Written by 繼宗

親和力超強的滿神父的確與眾不同;有道是「滿招損,謙受益」,而他郤滿了還不夠,竟然溢出來,真是一「名」驚人!真虧朱蒙泉神父當初想到這麼一個別出心裁的名字。

他是民國三十年十二月生於加拿大蒙特利。半世紀前,他從研究所畢業的暑假,回應天主的召喚 棄俗修道,進入耶穌會初學院。他效法沙勿略、利瑪竇等先賢的榜樣,來到萬里之外的台灣。他曾在華語學院和輔仁大學學習中文,他的中文可不是盖的。不但字正腔圓,而且引經據典起來,語不驚人死不休。滿神父講道時四個字的成語往往脫口而出,恰到好處。唱起中文歌時,音色優美,神韻十足,尤以「教我如何不想她?」一曲招牌歌(神父特別聲明是為他母親而唱)膾炙人口,遠近馳名。滿神父自小就由信仰虔誠的母親告訴他天主全知全能,因此祂知道每個人心中所想之事,所以不能胡作非為,行事為人要有規矩。 幼年時, 每當他看到雲彩、高山、流水…都會想到媽媽告訴他天主無處不在,而感到與主親近。由此觀之,他的母親對他的信仰及聖召影響甚鉅,他日後的愛心滿溢,母教之教導功不可沒。更妙的是他不愛吃西餐,特別喜愛中國菜,連臭豆腐都成了他的最愛,辣椒也不可少,簡直不像「老外」,比老中還老中。

從一九六七年他到台灣之後,由於個性開朗,平易近人所結交的朋友,遍及各層次。他組織大學生到山地服務、支援堂區的青年暑活動和道理班、上電視參加歌唱比賽、、忙得不可開交。可惜後來因他的母親病重而回蒙特利老家,一方面侍奉母親,一方面策劃與中國教會的訪問與連繫。當時正是大陸積極推動改革開放的時期,加拿大和中國的外交關係遠較美國與中國為佳,他可說天時、地利都碰上了。滿神父擔任過Quebec Catholic China Bureau 執行長,與友人共同創立Canadian Catholic Round-table on China。他對中國人和中國教會的關愛,可見一斑。

一九九八年他來到舊金山大學,加入馬愛德神父創立的「利瑪竇中西文化歷史研究所」。使我得以和他更多機會接觸,那時他鼓勵我和他一起參加「北美華人基督教學會」(Chinese Christian Scholars Association in North America),並多次提出論文在會中和各地來的中國學者們分享和交流。滿神父和我常是會場中唯「二」的天主教徒,往往接受其他諸多基督教派別的挑戰和質疑。於是我們必須同心合意舌戰群雄,因而建立了兄弟一般的革命情感。在灣區他更加忙碌;定期到中半島華人天主教會主持感恩祭,兼任南、北兩個輔友中心的職務,擔任華語夫婦懇談會輔導(接手朱神父交下的任務),基督服務團輔導神師,帶領各方邀請的避靜和靈修指導,為華裔子弟教授雙語要理、利瑪竇協會之友主席、、等。此外,我們家兒子和女兒的婚配彌撒都是滿神父主禮的,他的妙語如珠,使得婚禮氣氛溫馨難忘。從二零零七年底,他受邀擔任「天主教中美交流中心」(US Catholic China Bureau)的執行主任。該中心位於紐澤西的西東大學,以加強美國和中國教會的了解和友誼為宗旨。灣區教友和他睽違四年之後,他終於在去年底將該中心遷到柏克萊的輔友中心。又可和我們長相左右,對華人教友而言,真是一大福音。

今年四旬期避靜時,他以「 與天主相遇」為主題,滿神父事先表示不需準備Projector,其實大家都同意他唱做俱佳,比Power Point 等電子器材效果好得多。原本嚴肅的靈修活動,他以生動詼諧的比喻,加上聖經教導變成一場充實豐富的心靈盛宴,使我們受益良多。例如他說 「 比喻」是聖經的文學形式,我們不需要用科學的眼光盤算和批評。當我們讀到創三8, 亞當、厄娃黃昏散步時,天主和他們說話的場面,不妨想想這是多麼美的「天倫樂」,也是「天人合一」的境界。我們就需要朝向這個目標努力—與天主更加親近。的確,我們除了常常想念他,感激他的幽默式教導,但是更重要的是效法他對福傳中華鍥而不捨的奉獻熱忱。滿神父是法裔加拿大人,原本和中國沒有太大的關係,但是他郤持續長達五十年與中國人的愛情長跑,將天主的大愛和我們分享。我們身為中華兒女,更要見賢思齊,為向自己的同胞傳福音而努力,這樣慶賀他的金慶才有意義。

本文轉載自聖荷西華人天主堂

#耶穌 #耶穌會 #天主教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