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被遺忘的人〜杜華神父

by 至潔老友郭芳贄

在紐約州的勞徹斯特城,1911年1月25曰,一位姓杜(Dowd)天主教家庭裡誕生了一名男嬰,被取名為路易斯Louis,為家中獨子,童年時期顯露著開朗而頑皮個性,還有語言的天才。青年時期,他做過雜誌推銷員,業績驚人。

1931年英俊高大的路易斯正逢青春年華,畢業於阿奎那中學後,就跑到西部的加州進入耶穌會,開始學習過著終生獨身的修道生涯。父母雖然不願捨得獨子的離別,卻懷著堅強的信德勇敢地接納,把最好的禮品奉獻給天主。

1937年,曰本軍隊已經席捲了中國大陸的東北和北部,盧溝橋響起炮聲,路易斯聽到天主的召叫,要他去中國,就自動地向耶穌會提出要求被派往中國。在北京學習中文時,老師給他中文取名為「杜華」,表明要他從此一生一世為「華」人,不必返回美國。

杜修士學習國語兩年,學得標準而流行的「京片」語言,再被派到上海的金科中學,不久再以流利的方言和學生談笑風生。

1941年起杜修士在徐家匯攻讀神學,1944年曰本侵華戰爭漸入尾聲,抗曰戰爭勝利前刻,33歲的杜修士從惠濟良主教的手中領受鐸品,成為杜華神父。

共產黨佔領後,杜華神父在上海徐家匯「集中營」完成神學和最後的靈修訓練後,杜華神父被派駐加州耶穌會的新傳教區-江蘇省揚州城,擔任震旦中學的老師,教授英文等課程,他認為可以在中國大陸福傳工作上大展宏圖。卻未料,當中共政權封閉揚州的學校後,這位熱愛中國的杜華神父就被驅逐出境,離開中國大陸。

杜華神父就利用這段時期先後在馬尼拉、美國聖路易市工作研習,仍舊未放棄到中國的使命。1954年,43歲的杜華神父搭船到了還在農業社會時期的台灣,先學會閩南語後,耶穌會派他到新竹市,當時新竹市還沒有天主教堂,他在中山路租借整層樓房,開始用閩南語在新竹市街道傳道。他發揮推銷本領,開著小貨車在大街小巷裡用擴音器,告訴新竹市民天主教進城了。

杜華神父志在青年工作,為了接近年青人,在新竹一所縣立中學教了幾年英文。從美國募款所得,在中正路興建了兩層樓的大慶,取名為類思青年中心,大理石地板每週打臘清潔明亮,現代化的抽水馬桶廁所,在當時學子們更是高級享受。二樓有大約20個床舖的學生宿舍和浴室、自修室、圖書室等,設備齊全。同時開設初中學生的補習班,以英文和數學為主,頗受到當時中學生歡迎,每逢暑期更是爆滿,因有郊遊、露營、游泳、球類運動、晚會、電影欣賞等課外活動。

補習班課程裡排有天主教道理課,杜華神父的深入淺出而幽默的講解,加上當時頗稀奇的幻燈片和彩色掛圖配合,使中學生紛紛接受天主教信仰。

接著,杜華神父再組織聖母會,舉辦夏令營,作為培育未來青年領袖的搖籃。他的風趣、真誠很受人們歡迎,大家以「阿督仔」稱呼他。
不過,當時新竹民風保守未開,受洗的中學生都曾經歷與家人的「人神交戰」掙扎,在經過杜華神父的調解,家長們也都頓然開朗地接納事實,結果證明受洗學生都有良好行為,更熱愛家庭,導致有些父母也跟著聽道理後受洗信主

1960年代,杜華神父眼見台灣由農業社會轉變為工業社會,新竹地區開始出現不少工廠,許多十幾歲的青少年為了減輕家庭負擔,紛紛單身踏入工廠,工廠大多是勞力密集產業,設備欠周全情形下,老闆無力為工人著想,杜華神父一面未能放下長久奠定基礎的學生牧靈工作,也一面在青年中心開始增加照‧顧職工青年和職工領袖的培訓,成為新竹市為職工青年謀求利益的第一人。

經過耶穌會長上的允許,杜華神父於是在北大路建了「天主教新竹社會服務中心」大樓,成為當時新竹市職工青年之家,杜華神父就揮別了青年中心的學生工作,開始全心致力職工青年的牧靈。1965年起積極推動成立「儲蓄互助社」,和響應當時省主席所推行一客廳即工廠,設立「若瑟職工手工藝廠」幫助工人就業,提倡家庭副業,以改善職工青年的生活。

在新竹市開始福傳後,杜華神父最可貴的,就是工作餘暇一直都在照顧一時迷途而入獄受刑的青少年。杜華神父每週固定兩次會到新竹勵德補校(少年監獄)探望受刑青少年,替他們排難、解惑。1970年元月,更應新竹少年監獄之聘,擔任該處的「榮譽教誨師」,完全以愛心、熱忱、精神的慰藉,在輕鬆談笑中收潛移默化的效果。

此外,杜華神父在各地推動社會公益、慈善活動,1974年成立「新竹救急會」,以「服務和愛心」關懷殘障、病患和無人依靠的老人,1987年被推薦為全國好人好事代表。

杜華神父從青年到老年,一直在做青少年的福傳工作,卻在晚年得了阿滋海默症,天主讓他開始失去記憶,也減少老人痛苦的折磨,不過曾經受到他照顧的中學生和職工青年,甚至服刑出獄的更生人,一群群地都經常來探望並感恩地回報,如同杜華神父的一群群子女。1990年5月4曰,杜華神父在中國這塊土地上服務53年後安逝於輔仁大學頤福園,終於蒙主恩召,自台灣飛奔天?。

(本文摘錄自「杜華神父逝世20週年感恩活動~杜華的福音」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