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一生獻給中國人的陶雅谷神父

by 陶雅谷神父 蕙仙譯

我在一九三0年十月三十日進入耶棘會。

有些人曾問過我,在那樣長久的使徒生涯中, 我是否經驗過接受改變的困難。當然有的:一九三0年十月十一日,我離開愛爾蘭故鄉,情感上有很大的掙扎。一九三七年九月,我搭船經過金門大橋遠赴中國,準備在北京學國語。船行那天,心裡是另一番掙扎。接著我在上海讀了四年神學,在揚州的曰本集中營裡當了兩年的隨軍神父,後來被中共逮捕,在監獄裡又待了一年。我想任何一個血肉之軀都很難以超然的心情來接受像晚霞美景那種變化萬千的改變。我當然也不能!但是,天主多多少少給了我些恩寵,使我不但能夠接受改變,而且能夠回應。我有我自己的使徒神學,那就是聖保祿所説的:"神恩雖有區別,卻是同一的聖神所 賜;職分雖有區別,卻是同一的主所賜;功效雖有區別,卻是同一的天主,在一切人身上行一切事。"(格前十二:4-6)

但是,一定還有一些心理上的理由,使我能夠甘於服從,接受長上的任何派遣。的確有的!我心裡總是想:在我一生的使徒生涯中,我是在實踐耶穌基督的使徒工作。

我為了準備宣揚福音而離開愛爾蘭。為了成為一個神父,宣揚福音,我高興地離開加州到中國去。我總是高興地離開一地到另一個地方,因為我要宣揚福音,我要推廣耶穌基督的使徒事業!

一九九二年六月十九日早上,我動了一次開心手術。又一次改變!但這回我有些不同的反應,我很驚訝!一股強烈的神枯感覺侵襲著我。我感到我的使徒工作不管是直接和間接(例如敎書),從此都將結束;而我生命中隨之而至的最大改變將是我的肉體和神魂分離–死亡。我必須好好準備!耶穌基督那安慰的話語: “如今,你們固然感到憂愁,但我要再見你們,那時,你們的心裡要喜樂,並且你們的 喜樂誰也不能從你們奪去。"也從此成為我的祈禱和默想!

編按:這是陶神父生前為我們SJCCC【聖城通訊】寫的最後一篇文章,他彷彿有預感將不久人世,我們特別請蕙仙翻譯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