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朗度神父(Fr. Jesus ZARANDONA, S.J.) 生平事略

1912-12-24 出生於西班牙 Santurce, Bilbao。
1929-08-14 在西班牙羅耀拉進入耶穌會。
1938-09-11 到中國北京學習中文。
1944-06-07 於上海徐家匯晉鐸。
1946-1947 在安徽蕪湖任副本堂神父。
1947-1952 於蕪湖內思工校擔任指導神師。
1953-12-23 被共產黨驅逐,來到臺灣 。
1953-1957 在新埔任副本堂神父,也是內思工校在臺灣復校的首任院長 。
1957-1959 在竹北擔任本堂神父。
1959-1965 於新埔任本堂神父 。
1965-1978 在竹東堂區任本堂神父兼院長神父。
1978-1984 回內思高工任院長,同時是新埔堂區本堂神父。
1984-2001 在竹北堂區擔任本堂神父。
2001-2005 於新埔任本堂神父。
2005-2008 定居於新竹市西門街耶穌聖心堂為教會祈禱。
2008 5月25日清晨蒙主恩召。

要放棄顯赫的家世容易,要離開親愛的家人難;要離開親愛的家人容易,要捨棄繁華的世俗難。而這些常人難以做到的境況,在西班牙籍的桑朗度神父身上都一一做到了!不是為了世俗名利,也不為個人所得,只是為了一顆奉獻天主的虔誠之心,一個愛臺灣的善念。

出身名門投身宗教

家世顯赫的桑朗度神父 ( Fr. Jesus Zarandona, S.J. ),一九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生於西班牙的Santurce Bilbao,父親是海軍總司令,母親是市長女兒,兩人育有三子六女,除長子結婚成家外,其餘八位子女都棄俗修道,成為神父、修女。桑神父大部分時間在臺灣傳教,是新竹縣新埔鎮「內思高工」創校元老,及新埔天主堂、竹北天主堂開教先驅之一;弟弟則在日本東京耶穌會上智大學服務。

神父十八歲進入西班牙天主教耶穌會。耶穌會是天主教會內菁英薈萃的大修會,一五四○年由西班牙人聖依納爵‧羅耀拉 ( Ignatius of Loyola ) 所創立,對天主教在中南美洲及菲律賓的傳教工作有很大貢獻。桑神父在比利時修道院時,思子心切的父親,從西班牙千里迢迢遠赴比利時,只為見愛子一面,卻恰逢修道院大避靜(退省)期間,戒律嚴格,不能見客。身為海軍上將總司令的父親,苦候多時,還是無法獲准會客,只能在修院門外佇立良久,黯然離去。年輕的桑修士,從修院樓上,目送父親背影漸行漸遠,隱沒消失,心如刀割,淚如雨下。
民國二十七年,桑神父到中國北平學習中文,回憶當年離開西班牙家鄉到中國的那一天,他和父母親擁別後,含著淚珠,就堅定地轉身往庭院外走去,不敢回頭。他說,那時如果回頭,勢必走不了,人會崩潰,因為他清楚知道,下次見面就是在天堂了。桑神父義無反顧地答覆了耶穌的號召:「手扶着犁而往後看的,不適合天主的國。」這種豪情壯志,令人動容!

民國三十三年六月七日在上海徐家匯晉升司鐸(即神父),民國三十六年到四十二年在安徽蕪湖內思工校擔任輔導神師。民國四十二年底,遭共產黨驅逐出境後,輾轉來到臺灣,最後選擇在新竹縣新埔鎮落腳。

傳教辦學雙管齊下

神父和數名逃出大陸的同會弟兄,開始和地方人士來往接觸,很受地方人士歡迎。那時的臺灣,學校沒有現在的普遍,且正處於從農業逐漸轉入工業社會的過程,需要大量基層工業技術人材;加上新埔地處窮鄉僻壤,年輕人受教育機會較少,謀生困難,當地方上的知識分子知道他們在大陸辦過一所工業學校時,就提議他們也能在新埔建立工業學校,而創辦工業學校正和耶穌會「優先選擇窮人(option for the poor)」,實現社會正義的宗旨相符,為了照顧這些窮人子弟,培育他們習得一技之長,桑神父不但提供免費醫療資源、設立幼稚園、推動英語教學,也有了成立職校的念頭。


神父決定將大陸創辦的內思工校在臺復校,於是號召了幾名逃出大陸,暫時回到西班牙的耶穌會修士來臺,協助「內思」復校事宜。在登記、立案過程中,德國的 Miserior委員會組織贊助三萬美金,地方上陳燠堂醫生、盧校長也幫了不少忙,民國四十三年八月終於在新埔天主堂現址籌辦夜間補習班,這可算是當時臺灣社會的創舉和盛事。民國四十七年九月立案為中級工業職業補習學校,經過二度改制,民國六十年九月正式成立內思進修補校。這期間,桑朗度神父擔任過第一、四任院長,對新埔地區教育卓有貢獻。

鼓舞支持慰助病苦

內思第一任院長卸任後,桑神父奉派到竹東當院長,在竹東高中隔壁蓋了一棟世光中心宿舍,供八十位竹東高中外縣的學生住宿,與竹東高中的師生相處和睦;十二年後,桑神父又回到內思當了六年院長。最後一段時間都在竹北天主堂當院長,竹北的教友不少,彼此感情融洽,還組織過土風舞與籃球隊等社團,並對外比賽屢獲佳績。院內場地也多次開放給民間團體辦活動,充分與社區融合。

神父出身顯赫,性格卻「溫、良、恭、儉、讓」,在每個地方傳道,從未炫耀過家世背景,也不常說教訓示。平常只見他以親切的笑容、真誠的關懷,專注地傾聽並給予教友溫暖的鼓舞,在平易的閒話家常中,融入每個人的喜怒哀樂,令人不知不覺領略「天主是愛」的內涵。  

遇到鮮少進教堂的教友,他同樣以燦爛的笑容、體貼地關懷迎接,還會安慰他們:「你有困難,天主知道!」、「Don’t worry!Be happy!」聽到神父這麼說,總令對方打從心坎感到慚愧。

他的口頭禪是:「愛!天主是愛!」、「每個人,每個家庭,都有困難!不要怕!天主是愛!有了愛,什麼困難都會解決!」曾有教友家裡遭逢變故,經濟頓失支柱,神父同感傷痛,除了盡力安慰家屬,並承諾要照顧遺孤至學業完成,隨即請求祖國的胞兄經濟支援,後因家屬獲得保險金救助,方才作罷。

自奉儉僕心存民眾

五十年前的臺灣,民生條件較為困窘,歐美天主教會送來一批批的救濟物資,桑神父參與過許多次援助物資的發放工作;他到鄉鎮公所抄寫貧民名冊,不論是否教 友,都一視同仁按月發放救濟品,展現了扶貧濟弱的博愛精神。後來臺灣經濟起飛,國外捐助遞減,遇到教堂經費不足時,他往往尋求祖國親友的支援,體貼客氣地未向教友宣導捐款。當神父調派到別的堂區服務前,將多年來親友贊助儲蓄的存款全數領出來,交給繼任的神父,作為教堂後續經營資金,當真是「奉獻而不獲得」。


桑神父日常生活極其儉樸,自在隨和,與他長期共事的傳道員或照料生活內務的姊妹們,都能感受到這位「神父老闆」,全無架子、極少挑剔,就像和煦春風一般能夠設身處地為人著想。

他非常理解傳道地方的風土民情,也努力學習客語,融入當地的文化生活。但人總有難以改變的習性!桑神父對於當地有些食物實在無法適應,一旦遇上盛情邀宴的教友,他還是來者不拒,盡皆下肚。事後有人問起,他只回答說:「人家的好意,不可以讓人難過!」

平日待人接物,難免遇到無禮的對待或不平的挫折,桑神父都默默承受,始終「不辯解、不抱怨、不發怒、不責備、更不曾事後批判」,依然謙卑奉獻、全心付出!並非他沒有喜惡之心,只是他選擇了棄俗修道,便奉行聖經所言:「愛天主在萬有之上」,「愛人如己」的圭臬,早把自我隱居幕後,以服事天主、眾人為志業。這般雍容大度,以愛服人的風格,數十年來,潛移默化地感召了周遭無數與他接觸過的人們。

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

為了中國、為了臺灣,為了天主的子民,桑神父將他幾十年的歲月都奉獻了出來,民國八十六年桑神父曾獲內政部頒發「對臺灣社會有功人員獎」,九十三年再獲「史懷哲獎」的殊榮。得獎是世俗功績,在天主臺前,或許微不足道;但是,他將天主的大愛,深植人心,沁入肺腑,才真是完成了福傳的鉅大使命。

有時向神父提及:「您遠離家國親人,為天主、為異地的子民,奉獻一生,真是偉大!」他每次都回答:「不偉大,沒有什麼,一點都沒有什麼!」對至親之愛,昇華為博愛濟眾,其中的割捨奉獻,唯天主悅納知曉!

最後,用以下這篇耶穌會士經常誦念的美麗經文來總括紀念桑朗度神父的一生,應該是再貼切不過了!

耶穌基督的司鐸
耶穌基督的司鐸:
生活於世俗之中,而不貪求俗樂;
是每一家中之人,卻不隸屬於一家。
分嚐一切苦痛,
透視一切奧秘,
治癒一切創傷。
從人間到天主,獻上你的祝禱;
從天主到人間,帶回恩赦和希望。
滿心是愛火,潔身如堅冰;
不停地教導、寬恕、安慰、祝福。
我天主,這是何等的生活!
這就是你的生活:
耶穌基督的司鐸。

桑朗度神父在民國九十七年五月二十五日清晨蒙主恩召,今天我們將他平凡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列舉一二,公諸社會大眾,願大家也能分享這份「大愛」的力度與美妙。同心協力,讓愛生根、成長,傳播於天地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