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南菁

唉!很難相信鮑善能神父已離世整整十年。他離世前,仍是那麼好好的活著;只是一次心臟手術,便蒙主寵召。一直以來,我都未有寫過片言隻字表揚他的品格和生活點滴,因為以我平庸的文筆及淺薄的學養,恐怕未能把他的真、善與聖好好地彰顯出來。故此,我一直以來都未敢提筆,只能採用蘇學士的《江城子》裡開頭的這幾句說話:「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來表達自己真實的體會和對他的懷念。

我認識他時,正是我生命中最坎坷、最心力交瘁的日子。那時,思想保守的父母認為嫁出去的女兒就如潑出去的水,以後有任何困難痛苦都是命中註定的,娘家絕不會伸出援手;丈夫則認為只要是男人,可以隨便在外拈花惹草,即使在外面有了孩子也只是小事而已;自己的三個孩子則剛念中學,最年長的還未會考,所以自己的苦決不能找孩子分擔,以免影響他們的學業。而最使我難過的卻是我平日的摯愛親朋,他們都變成打落水狗的能手,使我在倏忽間明白到,雖然我對別人充滿信心,但原來自己卻是活在一個無愛心的世界裡。這真教人萬念俱灰,以致輕生之念頓生。由於想死,作為一個教徒,當然要先辦告解,於是我便去找一位從未認識的神父。這就是我認識鮑神父之因由。他耐心地聆聽我的哭訴,以及懷有極大愛心回答我的問話,使我有如聆聽著主耶穌親口說的話,進而對人生有了通透的領悟。

自此以後,鮑神父作了我的神師長達二十年,直到他去世。在這二十年內,他使我明白到,我們的生命由始至終,都應該達到認識和熱愛耶穌及其聖心的地步。耶穌極需要我們的愛,因祂從開始就先愛了我們,但我們卻時常虛耗了自己的生命去愛那些忘恩背義的人,反而忘記了為我們而死的萬善萬美的主耶穌。鮑神父更要求我多做祈禱及修和,因為連聖人每日都會有機會犯罪七次,我們既非聖人,就應更多與主交談;這樣,我們才能真正認識主。祈禱確實可解決及答覆一切欠缺,因為是主在聆聽我們說話。

鮑神父除了悉心教導我明白天主的愛之外,他更關愛他的修會。他看見當時會院理家江之和神父所穿的那件羅馬小祭衣實在太破爛了,遂問我是否願意試試為他縫製一件。其實,我對祭衣的縫製一竅不通;豈料,在姑且一試之後,更多的請求陸續而來,包括為他們縫製祭衣、領帶、長白衫、大小祭衣等,共數十件。江神父除了不嫌我的手工劣拙外,還要送我一筆錢,以示謝意;但我婉拒了,我告訴他從我認識鮑神父之後,我便立志做耶穌會的忠僕,忠僕是不需要酬勞的。如果他堅持答謝,我只要求他送我一串已亡虔誠的神父的玫瑰念珠,希望藉此補我虔誠的不足。其實,我更開心的是鮑神父告訴我,每當神父穿起我所送的祭衣開彌撒時,我亦一起參與其中。他更笑著對我說:「做耶穌的忠僕要具有很大的犧牲精神;幸好做我的小妹子還比較容易和輕鬆得多。」所以,他自此視我為他的妹妹,在他離港時亦不忘為我介紹一位神父作我的神師。

面對當年好些神父的還俗結婚,他的見解是作為一個神父,內心只可讓基督之慈愛佔有,一旦涉及男女之情,則必須作出犧牲。

他除了每天為不同階層的慕道者講道之外,亦時常幫助一些在街道上結識的痳瘋病患者及盲人朋友。他認為他們都是天主的兒女,不應被忽視。他的這些行動都給了我一個很正面的教育及啟示,使我明白到除了對天主感恩外,也應關心其他弱小者,而不應只是消極地活著。

鮑神父博學、謙遜、神貧、服從,亦能包容一切,永不講論別人的長短,確實是一位真正秉承耶穌會精神的傳教士。鮑神父,我們永遠懷念您!

公教報2007年5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