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日進是著名的法國地質學家和古生物學家。在歐美,他主要成就是作為"北京猿人"的發現者之-而聞名。德日進既是一個虔誠的天主教耶穌會神父又是進化論的積極擁護者。一生不倦地探索宇宙奧秘,發表過許多具有進化論觀點的論著,被公認為傑出的科學家和思想家。

1881年5月生於法國多姆山省(Puy-de-Dome)的一個篤信天主教的貴族家庭。

1892年,就讀於耶穌會的蒙格雷聖母中學,成績優良。

1896年獲業士學位。次年又獲哲學業士學位。

1898年再獲數學業土學位。

1899年加入耶穌會,開始過修士生活。

1902一1905年,於法國西部聖路易學院學習三年經院哲學。

1905-1908年於埃及開羅聖家中學任化學和物理實習教師。

1908-1912年由教會派赴英國進修四年神學。1911年升為神父。1912年,結識巴黎博物館古生物學教授馬·蒲勒(Marcellin,Boule),這給德日進後來的發展以很深的影響,奠定了他畢生從事考古研究的前程。

1913年,他由同事、古生物愛好者勃安葉神父帶領,赴西班牙西北部實地考察洞穴壁畫,並發表研究報告。戰後他到巴黎大學攻讀地質、植物和動物三科,並獲自然科學學士學位,一面在巴黎天主教學院講授古生物學和地質學。 一面又投入史前的古生物研究,從而迎來他的中國之行。

1915年1月20日,德日進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斷考古工作。

1919年復員,從此專心致力於古生物研究。德日進從小喜歡植物和昆蟲。在開羅教書期間,又對鐵器與石強產生濃厚興趣。

1923年,德日進參加耶穌會神父桑志華率領的"法國古生物考察團"到中國進行實地考察。5月由上海登陸,23日到達天津,6月11日經北平(北京)直奔內蒙鄂爾多斯,發掘舊石器時代的遺物,進行新生代地質和古生物研究。10月13日返回天津整理資料。之後在北京過冬。

1924年9月回國。旋而赴英國等地考察。

1926年:6月返回天津北平。7月到陝西潼關考察。8月又回天津。11月7日書信:「我終於決定寫一本關於精神生活的書。我計畫把我生活我講解得久的神修道理,盡可能往簡單裡出來。我稱之為『神的氛圍』….;我安定下來寫我這一本小書。我要慢慢地寫,靜靜地寫-生活在其中,靜觀在其中;宛如一個祈禱」。

1927年:4月再去綏遠、察哈爾、熱河考察。期間完成『神的氛圍』(1926-1927)。8月回天津,月底回法國。

1928年間,參加周口店發掘工作。

1929年他作為中國古生物考察組的顧問,直接參與周口店"北京猿人"的發掘和研究工作。

1930年,他又應邀參加"美國自然史博物館亞洲中心考察團",到我國周口店等地考察。5月去大戈壁考察,他不時來往於中國、法國、美國和緬甸、印度等地。在中國,除於內蒙進行發掘外,還訪問了陝西、河南、山東等地.曾發表短篇的《人的現象》(Le Phenoméne Humanin) – 收入『德日進全集』第三冊 1957年出版。此短篇的人的現象與後來的著作略有不同。

從1923-1946年,他先後八次來中國。並取中國姓名為"德日進"。

1933年11月回北平講解「北京人」。

1935年9月留印度考察,後再去巴達維亞(雅加達)考察。

1936年1月返回中國,抵北平後獲知其母死訊,北平已臨陷落前夕。8月妹妹格麗特‧瑪麗病死。

1937年9月26日致友人信件:" 我完成了『人的力量』:正是我到上海的那幾天;我要趕快把它打出(字)來,給你寄去…我想今後我可以靜靜地開始關於『人』的準備工作。" 此工作的成果便是『人的現象』一書。12月去緬甸考察。

1938年4月去爪哇考察。5月回北平,因日軍控制人員進出森嚴,周口店考古工作無法進行。

1939年 – 1945年困居北平六年,不得外出考察。但這期間進行『人的現象』寫作,1940年完成。可惜書的完成,向上級送審後卻遲遲不能刊印發行。

1940年于北京建立"大陸生物研究所"。同年2月8日書信:「….『人的現象』的進度,是每日十二頁。稿子已經寫就一半多了。它究竟會有什麼價值,連我自己也不知道。然而,我是如何渴望完成的理想啊!我感覺很少像現今這樣完全為上主工作過。相信上主會賞給我光明和力量,能把我所願『祗為了祂』而說的話,完成到應如何完美 的程度。」5月9日書信:「….一切正常。我的書很有希望在七月前完成….」

德日進神父在『人的現象』書末,附註了這樣的字樣:「北京:1938年6月 – 1940年6月」

1943年組織出版《大陸生物學》雜誌,並親自撰文。同年,到燕京大學作《關於幸福的反省》的報告。顯然,在中國期間,他與我國古生物學者和考古工作者建立了深厚的友誼。此後,德日進根據在中國搜集的大量寶貴的古生物資料,進行分析和研究,寫出有獨到見地的報告和論文。

1945年二次世界大戰結束。 

1946年返回法國。英國生物學家赫胥黎(J.S.H uxley,1887-1975)曾讚揚德日進,彼此也成了朋友。接著,英國歷史學家湯因比(A.Toynbee,1889-1957),法國物理學家德·布洛依等都相繼與他交往。

1955年去世。年底,湯因比、赫胥黎、布洛依,以及當時法國文化部長著名作家馬爾羅等人,組織各種德日進協會,籌備出版他的著作。一些著名的大學和團體相繼建立德日進研究會,設立國際獎金,出版專題刊物。頓時,在歐美掀起研究德日進的宇宙和人類進化論的高潮,形成一股德日進主義熱。 而戴高樂政府在中(共)法正式建交便直接向中國索取德日進生前遺留在北京有關資料,中國科學工作者完好地把德日進的材料交給法國政府。

《德日進全集》也就順利地得以出版。目前已出到十卷,如《人的現象》、《人的出現》、《回顧過去》、《神聖的中心》、《人的未來》、《人的力量》、《力的能動性》等等,其中《人的現象》和《人的未來》是體現德日進思想的主要著作。其主要著作多半己被譯成十幾國文字,傳播於世界各地。

而關於德日進思想的評論、研究在歐美理論刊物、哲學雜誌和專著迄今問世的已達數十種。德日進成為當代歐美知識界探索新科學理論和人類現象的一個重要物件。法國作家,原法共理論家加洛第(R.Garaudy,1913一),在《人的遠景》(1959)一書中專門用一章論述德日進的自然現象思想。另一位法國作家尼·喬治的《從愛因斯坦到德日進》(1964)以兩個半圓形對碰一起而構成一個完滿的圓形來形容世界這兩位偉人。還有人把他與海森堡、羅素和馬克思等相提並論。湯因比在《每日郵報》上寫道:"德日進作為古生物學家是個著名的人物。他成了關於發現北京猿人的最初倡議者。作為古生物學家,即使不再增添什麼,他也算得上一個偉大的科學家,然而他又是詩人和基督教信徒。這就使他既是科學家,同時又成了精神界的巨人"。

赫胥黎在德日進的主要著作《人的現象》發表後,向《衝突》雜誌介紹德日進神父:"1946年,我作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秘書長到巴黎就職,不久就遇到了德日進神父,此後我就銘記這個事實:

認為自己不僅找到了一個朋友,而且獲得在智慧和精神的探險中互相合作的夥伴。即使他從基督徒耶穌會神父這個角度來研究人類的命運(未來)問題,而我則採取無神論和生物學的觀點。可是我們兩人的思想卻始終沿著同一路線,朝著同一方向擴展和加深;我們達到了驚人地相似的結論……

我們兩人雖然沒有任何個人聯繫,可是各自都想把人類的命運–也就是說,人及其遠古的宇宙創造、人所處的環境和它們的一切關係–當作一個‘現象’,"認真地進行考察和研究"。

赫胥黎下結論說: “德日進注意到人是中心。"人從"觀看"宇宙"轉回到自已","觀看自己","創造自己"。所以,"德日進的想像是真實的,他的宇宙現和人類觀不僅能夠使人蘇醒過來,而且還能夠把人們解放出來,即把碰到無數可怕的釘子而陷入苦境的人們的精神和靈魂解放出來。"

克·葛諾寫過不少關於德日進的文章、評傳和論著。他在《德日進》一書的結論中說:"在德日進的革新精神及其傳統思想這兩者之間有矛盾嗎? 決不,因為他一直是個具有綜合思想的人。德日進基本上是個進化論者。"

但是,"他能夠同一個具有永恆價值的信仰結合在一起,而且也就能夠探索人的變化"。葛諾還說,德日進不僅忠於信仰,而且對教會也是始終不渝的。"他在1954年就說過,如果教會倒下了,那末一切都完了"。

“從德日進的實在論,他的宇宙論的樂觀主義,他對人類概念價值的信念和人類具體統一的意義來看,德日進顯然是符合聖托馬斯的",德日進成功地把"宗教信仰"融化在"進化論的辭彙中",結合在"現代科學的領域中"。德日進的思想並未消失,現今德日進主義終於在世界上獲得了"巨大的迴響"。"德日進的科學研究和宗教反省是緊密地結合在一起的"。他既是公認的"地球上的人",卻又忠實地做了"基督的見證人"。

本文轉載自依納爵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