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顧景怡

「為什麼不去東方?」五十一年前,一個天氣微涼,雲彩時隱時現的秋日早晨,坐在西班牙北部Comillas修道院裡,正吃著早餐、年方十六的少年修士穆宏志(Jesus M. Munoz,S.J.),心裡響起這個聲音。七個月後,他決定加入當時積極派遣會士到東方的耶穌會,再經過七年,他懷著對同會聖人方濟.薩威滿腔的景仰,飛越萬里、踏上台灣,從此不離不棄。

這不是穆神父離家「最遠」的一次。今年九月,他的母親以高齡九十六辭世,在追思彌撒中他回顧,快滿十一歲那年的暑假結束後,他就直接進入小修院,頭一遭沒與家人從度假的鄉下一起回城中的家。再和家人見面已是九個月後,對一個小男孩而言,那思念的煎熬才是離開母親、家人最遙遠的距離。

彌撒接近尾聲時,聖堂響起一首他與母親皆喜愛的聖歌「漁人的漁夫」,穆神父在歌曲終了,向來賓解釋這首歌對他與母親的意義時,一度必須中斷談話,以整理自己的情緒。就如同歌曲裡所唱的,他捨棄他的小船,追隨耶穌尋找另一海洋,只是那捨棄,多麼不容易。

耶穌基督用穆神父的雙手與勞苦,在另一岸台灣漁人心靈。來台四十三年裡,除了中間離開三年去羅馬讀書外,「他不是在輔大神學院,就是在耕莘文教院」,基督生活團(CLC)永奉團員張芳芳的一句話,道盡穆神父最重要的兩個身分,輔大神學院教授以及生活團總輔導。

他的筆記密密麻麻、工工整整,他的行事曆幾乎不容許空白。為了一群又一群的小羊,他風塵僕僕地不斷來回新莊與台北。穆神父效法耶穌,讓人獲得豐富的生命,而他的長上兼朋友,輔大神學院院長和為貴神父也說,穆神父本身就是個豐富的生命,渾身充滿關於聖經的靈感,無論在教學、寫書或牧靈工作上,他積極投入他的能力,帶給別人生命。

目前是耶穌肋傷會初學生的潘珊珊,曾是穆神父的學生以及輔導的團員,她寫道:「天主藉著穆神父的陪伴給了我很大的恩寵,那就是在神操中體會到耶穌瘋狂的愛,而我也願意以修道的生活方式,把自己全部奉獻給祂。」

轉眼間,那個兒時摹仿神父,可以「主持彌撒」長達半小時之久的「神童」,如今已變成了眾人口中的「老穆」。六十八歲的他,已入耶穌會半世紀,度修道生活近一甲子了,穆神父跟珊珊說過:「耶穌要的不多,只要你的全部而已。」而他也把自己全都給了耶穌。

編按:原文刊載於《俠客行》耶穌會通訊 第3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