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日前,日本愛知博覽會展出長毛象,科學家想要藉此取出DNA,進而培育胚胎,複製長毛象。究竟人類有沒有「生命的控制權」呢?人類有沒有給予生命、塑造生命、進而控制生命的權力呢?

答:這個問題的出發點是「生命到底從哪裡來?」以及「誰有這個權力?」我從天主教的觀念出發,之後我們也許可以進一步討論。

生命是寶貴禮物 人的價值勝過一切

我們相信,生命是一個禮物,是從愛我們的天主而來,天主有無限的智慧,可以安排每一個人的生命,祂有無限的愛與無限的智慧,因此祂可以安排整個人類的生活方式。這個禮物很寶貴,天主除了給身體以外,祂還給我們一個永遠不死、永遠存在的靈魂,所以,每一個人的價值非常的大。我們可以說,如果把所有物質的東西、甚至所有的動物、植物通通加起來,都比不上一個人的價值!因為人有靈魂、有思考的能力,除此,人還可以與天主建立愛的關係,這個愛的關係也可以永遠存在;因為這個存在是永遠的,因此,人可以永遠分享天主的快樂、智慧、與愛。所以我們說,每一個人都有無與倫比的價值。

因為生命是天主給的禮物,是按照天主無比智慧安排的,所以人不能隨便濫用。天主制定人的生活方式,而人為了「愛」的關係,應該在一個家庭中,受父母的愛與教育,成為一個完整的人。

「人是家庭性的」不只是天主教的思想,更也是中國文化的核心。人是家庭性的,所以不能把人變成一個物品、一個東西。可是,現在很多科學家為了實驗、為了要獲得知識,企圖把人變成實驗品、物品。我們說過,因為人有無與倫比的價值,所以不可以這樣利用人,好像把人看成一個植物、一個東西。

康德:「人不是工具,是目的」

複製人把人變成「工具」,為了人的尊嚴,這既不可以,也不可能。康德也說過,人不是「方法(means)」,人是「目的(end)」。因此,複製人不僅在宗教觀點不行,從哲學觀點也是不行的。

我們現在的問題是,很多的科學家並不認為「倫理」有什麼特別的價值,他們重視邏輯與實證,亦即對科學家而言,真正的知識是「可以用科學的方法證明的」,倫理只不過是一個感覺罷了。科學家們問:「你怎麼證明人是有尊嚴的?」「尊嚴是什麼?」「靈魂是什麼?」可是靈魂是精神性的,所以沒有辦法被證明。對科學家來說,這表示靈魂不存在、尊嚴不存在。

所有的科學方法只可以證明物質的事實,沒有辦法證明非物質現象的事物。科學界要把人當作動物來實驗,是做的到的,但是我們宗教界不同意把人看作動物。

問:核心的問題是,許多在科學上可行的方法卻與「倫理」與「道德」相衝突。科學家以科學的目的,回推事情可不可以做。可是,就人類的歷史來看,人需要被歷史演進,而不是應該被加工的,是嗎?

答:你說得非常對,比我說得更好。簡單來說,就是把人「非人化」以及「實品化」。如果把人非人化了,最後就是那個製造者,在控制一切以後,也要控制人。

問:之後可能會導致失控?

答:對。宗教不是在反對科學,可是,科學應該在倫理的限制之下,而這些限制也不會阻礙科學的發展。最可惜的是,科學家認為倫理道德與他們沒有關係,結果到最後,許多科學的發明是在傷害人類,不是在幫忙人。

死亡非結束 「準備」與「和好」是重點

問:上一期的《科學人》雜誌報導,目前醫療科技可以把人暫時停止生命,讓人呼吸停止、可是生命延續。對此您有什麼看法呢?

答:我自己的領域是倫理,我從倫理的角度來回應您的問題。就這件事情來說,並沒有什麼絕對不可以。可是我覺得,會這樣做的人,好像有點不了解「人」。

我們應該要問自己:在接近死亡的時候,應該抱持什麼態度?如果認為死了以後,就什麼都消失、沒有了,人只有現在的生命,那麼他自然就會很怕死,並且想各種方法延續現世的生命。可是如果認為人不是只有現世的生命,如同許多宗教說得一樣,人死了以後其實進入了一個更好、更高的境界,例如天主教、基督教相信,我死了以後可以更接近那位愛我的天主,所以在面對死亡來臨時,我應該要好好準備自己。

面對死亡的時候,就是給人準備自己的最後時刻,我們應把許多應在這世上許多應做、但還未完成的事,趕快完成。例如:我有沒有得罪我的家人?我要不要與他們和好、求他們的原諒?有沒有什麼話要跟愛我的兒女、我的太太先生、我的親戚說呢?另外,我有沒有要趕快跟天主、上帝和好,好在死後面對祂呢?這些事情就是我說得「準備」,才是應該要做的。

從這個角度來看,我認為,如果人只把注意力集中在怎樣用科技方法延續生命,而不面對死亡、準備自己,那就不太好。如果人進入那個暫停生命的機器以後,我開玩笑的說,如果有一天,不小心停電了,或是什麼人不小心把插頭拔掉了,你就突然死了,而且沒有人知道。這你要怎麼辦?你要知道,很多事情──跟「人工生殖」一樣,一開始聽都說很好聽,可是後來都變調了。事實是,你沒有辦法預期未來所有的事。我是說,你不知道很多未來的事情,沒有人知道五十年、一百年後到底有沒有方法把你救活、或是治療好你的痼疾重病。冰凍期間停電了,你怎麼辦?你也不知道五十年、一百年後,你的家人親戚都死了、你的人際關係怎麼辦?

所以,這都是把人「非人化」。我認為,面臨死亡的時候,人就是好好的接受,死亡不是結束。人有很多人際關係、家庭關係,接近死亡的時候,重要的是趕緊與他們和好,做最後的階段,之後,我們就平安地接受死亡。

倫理雖然設限 未必阻礙科學發展

問:能夠這樣不害怕死亡需要很強的宗教依歸。不可否認,人有很多的不捨,例如家人、朋友、當然還有物質享受、財產。面對死亡,不僅僅牽涉個人,還牽涉到家人,因此,並不是一個人的問題。醫學的進步可以對改善生命做出許多的貢獻,例如器官的培育等。這也有什麼爭議嗎?

答:科學會讓人活的比較久,這沒有不好。可是品質很重要。複製人,是把人當作方法、工具。關於器官複製,在倫理上是可以被接受的,不過,還要看用什麼方法。如果用胚胎的話,那就是為了達到目的,使用殺胚胎的方式。胚胎是有生命的,不論為了什麼目的,殺害生命就是不行。如果是用幹細胞,就比較好,尤其是用自己的幹細胞更有用,比用胚胎的幹細胞還好。

我可以向您報告,使用胚胎的幹細胞的治療方法,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個治療方法成功過。但是使用成人的、或是自己幹細胞的治療方法,到目前已經有一百個左右不同的成功案例。

這就是我之前說的:用比較符合倫理與道德的方法,不見得沒有辦法達到科學家的目標,甚至效果可能更好。(未完待續…)

專訪/總編輯郭至楨

整理、撰文/張毅民

本文轉載自中時電子報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