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翁德昭神父  

我們必須知道我們天主教婚姻的禮儀仍有改進的餘地。但是它對參與者而言,通常是莊嚴,適用且具有意義的。大多數為非基督徒的協助者都表示尊敬儀式,並對其莊嚴有良好深刻的印象。有幾點值得考慮的,第一點有關此聖事的神聖性。若要一個恩寵的婚姻領受,鼓勵新人在即期準備中回顧告解聖事將極有益處,能幫助夫婦適當地調整生活,為新生活提供勸諭的機會,並提升以婚姻為聖化方式的聖事之神聖性。第二點,兩位天主教徒的婚姻和混合婚姻的儀式應有明確的區分。目前二者幾乎沒有差別,兩種婚姻在彌撒中都得到同樣的莊嚴。從牧靈觀點而言,最好把彌撒的莊嚴保留給兩位天主教徒(或兩位受過洗的人)的聖事婚姻儀式,而為有一方為非基督徒的混合婚姻舉行因果關係簡單的儀式,如聖道禮儀和降福儀式。

教宗對家庭團體的勸諭瞭解許多要求教會為他們舉行婚禮的人有相當不同程度的信仰,甚至可能有主要為了社會的理由而請求在教堂舉行婚禮。在這種情況下,"牧人有責任使這些人重新發現他們的信仰,滋潤它,使它成熟。但牧人也必須要瞭解教會允諾為意向不夠完美者舉行婚禮的理由。"教會這種態度是基於婚姻的特質,婚姻屬於天主創造的意義,是創造者在一開始就創立的婚姻盟約。"教會瞭解當人們決定要結婚,並以不可撤銷的婚姻允諾,將他們整個生命投注在堅定不渝的愛和無條件的忠貞裡時,即使他們並不完全自覺,也必然包含了深刻順從上主意願的態度,這是沒有上主的榮寵便不可能存在的態度。"如果為了信仰不足,意向不夠正當或主要動機是社會的而非原本宗教的等理由而拒絕婚禮,便有了無法成立且歧視的判斷,令人懷疑已舉行婚姻的有效性,而帶給基督徒團體嚴重傷害,並使已婚夫婦感受到一些不必要的焦慮等等危險。然而最清楚不過的一點就是,在牧人已盡一切努力之後,有人仍明白正式地拒絕教會為受過洗的人在婚禮中所要做的事宜時,不得答應為那些人在教堂舉行婚禮。

以上的原則對我們非常重要,因為不慣常實踐宗教義務的天主教徒請求教堂舉行婚禮的例子並非不頻繁。

另一種勸諭中沒有注意到的是,兩位非基督徒要求在教堂舉行宗教儀式的情形。臺北近來有這種例子。在日本好像是由主教同意本堂神父在某些特殊情況下為非基督徒婚姻祝福。若無主教的同意,則不可輕易允諾給予祝福,必須要主教視我們傳教區牧靈情形而明定其允諾條件。例如,在實際上必須確保:有充分適切的準備,以瞭解宗教儀式的意義;以忠貞的相互義務,認識並接受婚姻之和諧不渝;審慎調查請求儀式者的自由身分和是否有任何其他障礙存在;當大多數參加者皆非基督徒,不能舉行彌撒而要採取特別儀式時,必須有能確保儀式尊嚴和控制的方法。同時,也要顧及對基督徒的陶冶和對天主創造此婚姻制度神聖性的重視。

應該為訂婚舉行儀式嗎?

在談到訂婚的程式方式時,我們已經討論過以宗教儀式對完成訂婚在牧靈上的意義和提高允諾婚姻的慎重性,且能強調此主要步驟之宗教性和增進對結婚近期和即期準備之道德責任感。而事實上一般卻並沒有這麼做。我們的調查顯示只有少數人在訂婚時行宗教儀式,現在甚至有些年輕人懷疑結婚前先訂婚的必要,訂婚只不過是個花錢的場合。有些人不瞭解其真正的必要性。在這種情形下,最好都能為訂婚舉行儀式,在家裡或聖堂舉行簡單的祝聖儀式,但這必須要和婚禮很清楚地區分,才不致造成混淆,而且也不當強迫人們將之視為義務而舉行。一個有家人摯友在場的聖道禮儀加上承諾,訂婚信物的祝聖和為兩位年輕人祈禱,將極具意義,並能顯示在上主之前承諾婚姻的訂婚儀式之神聖性。

非基督徒結合的混合婚姻

臺灣天主教徒的婚姻大多數是與非基督徒締結的婚姻。一九八0年臺灣所有天主教友的二千一百五十九對婚姻中,有六百一十七對,即百分之二十八點五的婚姻是兩位天主教徒締結而成的。這顯示出對天主教徒與非基督徒結合的混合婚姻牧靈的重要性。

教宗對家庭團體的勸諭也仔細考慮了混合婚姻的問題。但其中討論較多的是強調天主教徒與領洗的非天主教徒婚姻中可能有的大公主義,提出以尊敬彼此不同信仰和宗教自由的原則建立和諧結合之穩定與合作。這類婚姻在臺灣較少,而且每一種情況都有其特別的適應需求。這是因為每位非天主教徒伴侶對天主教徒的基督信仰的態度非常不同,有些很諒解,其餘則不甚贊同。和領洗的非天主教徒的混合婚姻中,必須注意三項要點:身為天主教徒的一方,有自由實踐信仰和一慣義務,盡可能確保其子女在教會中的領洗聖事和信仰培養的責任;注意夫婦關係中有關尊重宗教自由方面的特殊問題,有關婚姻的禮儀典禮和教規上的形式,則可由教區主教廣泛運用其權柄來應付各種不同的需求。非天主教徒的一方在領聖體的分享上,應遵循羅馬基督徒合一運動秘書處所發表的規範。

我們普通的混合婚姻是天主教徒與非基督徒的婚姻。這類婚姻的實際問題並不那麼主要在"確保天主教徒的一方和他在自由實踐信仰時獲得保障,且最重要的是以其全力盡其在婚姻中確保其子女之天主教領洗聖事和信仰培養的責任"之有效性。同樣地,"天主教徒應得到各種協助,使他能在家中提供天主教信仰和生活的真誠見證。"

由於現在已不再要求非基督徒的一方提出書面保證,我們更應該尋求途徑讓非基督徒及時得知天主教徒對其本身信仰和未來子女所負有的責任。近來臺北總主教區的總鐸會議強烈堅持要強調結婚準備,尤其是混合婚姻準備之必要性。一項包括三十對已婚天主教夫婦的調查也提到非基督徒伴侶參加準備婚姻課程是必須且應該提倡的。

我們應該做些特別的努力來增加兩位天主教徒間的婚姻,以加增天主教家庭,並確保聖事婚姻的恩寵能充分影響教會與社會。天主教家庭有其在社會上的特殊使命與角色,也就是塑造人的社會,侍奉生命,參與社會發展並分享教會的生命與使命。在只有兩位天主教徒所組成的聖事婚姻才能達到更圓滿共用的情況下,這項使命方能得到實現。

結論

臺灣天主教婚姻和家庭的實際情形需要教會以革新的努力給予許多天主教年輕教友及時而漸進的準備。他們不僅需要建立有效的婚姻,而且是一個能繼續發展其信仰生活,並在真正的天主教家庭"家庭教會"的溫暖氣氛中將之傳遞給子女的婚姻。對處於較不友善氣氛的混合婚姻的天主教徒應有特別的牧靈照顧。不僅本堂神父對整個家庭牧靈有責任,教會團體本身在其不同層次,特別是堂區內也都要負起此責任。就如在教宗對家庭團體的勸諭中所述,在為今日臺灣天主教婚姻和家庭帶來新希望和生命的牧靈服務上,神父、會士、在俗教友、已婚夫婦和專家都負有重要的任務。

本文轉載自輔仁大學神學論集第五十二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