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谷寒松口述 曾玉琴記錄

認識陸毅神父,是一種恩惠,一種喜樂和鼓勵。

陸毅神父從事麻風救濟工作甚早,1996年,我與王輔天神父去杭州,經由一位當地陳醫師的幫忙,想去拜訪一些麻風康復院,卻不得其門而入,我知道麻風病在大陸仍屬禁忌,官員諱莫如深,爾後陸毅神父和我便產生共識:如果我們想在大陸深耕麻風服務工作,就必須要和大陸當局合作。也因為陸毅神父開明,一切以病人為優先考量,啟發我日後在大陸服務麻風病人的使命。

1999年,我們第一次去探訪四川省涼山州的美姑麻風村。當時,陸毅神父已經86歲了!他一步一步地踏上他捐建的美姑吊橋,然後謙遜地讓村民用滑桿抬他上山。到了海拔兩千多公尺的山上,看到一群狼狽的病人和一群骯髒的小孩,當下,陸毅神父堅毅地說:「我們要在這片玉米田上,蓋一座麻風康復院、修女院和小學,並請修女們來服務!」。這就是陸毅神父積極行動的一面。

雖然陸毅神父具有強烈的果斷力與行動力,卻有一顆聆聽、溝通與信任的心他的事必躬親是我工作的導師。

陸毅神父照顧窮人一甲子,他不僅給孤立的麻風病人帶來愛與希望,同時也跟政府官員成為好友,共同服務病人。由於他的大愛感動世人,小額的捐款,源源不絕,匯聚成一股強而有力的江河,流向所有需要幫助的人。無論捐款多寡,陸毅神父總是誠懇地一一回信,表達感恩之情。

我跟陸毅神父在2001年首度拜訪大營盤小學,後來他又到訪幾次,每次前來一定和病人握手聊天,替小孩擦拭鼻涕,抹去臉上的汙穢,2006年陸毅神父最後一次造訪時,已經坐著輪椅,他的陸毅中學獎學金培養了前三屆初中生,至今他仍是大營盤孩子心中最慈祥的陸爺爺。

2011年8月3日,98歲的陸毅神父蒙主寵召,在他的追思彌撒中,我看到了許多告別與哀慟的眼淚,卻也是歡送陸毅神父進入永生的喜樂之淚。我相信,陸毅神父在天上,時時刻刻地為我們祈禱,繼續地陪伴我們完成天主愛的工程。

本文轉載自中華希望之翼服務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