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希望,希望傷殘人士能夠自食其力,不用依賴別人。

我有一個希望,希望窮苦人家能夠自給自足,不用債主臨門。」

五十年來,郭樂賢神父就是朝著這個目標勇往直前,他深信無論是貧窮還是傷殘人士,都要為未來作好準備,積穀防飢。
儲蓄互助社這個教人節儉儲蓄,在急需時不單可以助己亦可助人的組織,現在除了在堂區有不少分支外,外教人如警察、公務局、水務局、廉政公署等亦有分會成立。這個使不少人受惠的組織,原來郭神父也是創辦人之一。

六十年代,香港雖然有隸屬於左右派的工會,但郭神父覺得仍有成立互助組織的必要。因此找來本地人合作,籌組儲蓄互助社,教導人作家庭預算,積少成多;未雨綢繆之餘,又可以互相幫助,就無須借高利貸。一九六四年,第一個儲蓄互助社於深水埗聖方濟各堂成立,發展至今天,分支已有四十個。

郭神父認為這樣有意義的組織,不應只惠及天主教徒,更應將其推廣開去。一九六八年,郭神父出任儲蓄互助社亞洲區秘書,因而有機會到各國進行宣傳活動。

為他最深刻的,是有一次到曼谷出席由儲蓄互助社舉行的講習班,由佛教僧人做東道,與會的包括天主教、回教、佛教、基督教,令他深深感受到不同宗教不一定會產生衝突;相反,只要有適當的渠道,不同宗教是可以彼此共融,聚集在一起,儲蓄互助社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郭神父不單將時間及精神放在儲蓄互助社上,不少傷殘人士亦因香港復康會及傷殘復康聯會成立而受惠。其中亦花了郭神父不少心血。

他說「五十年代,無論醫生及病人都沒有復康的意識。當時我擔任痳瘋會的神師,其中很多病人在病發前都有一技之長,如木工、車衣、織籐等,但得病後卻沒有人願意聘用,一身手藝也荒廢了。後來得到瑪利諾會神父的幫助,在樂富的徙置區設置了三個工場,讓他們自食其力。之後,因緣際遇,在推廣傷殘人士的製成品之餘,認識了一班志同道合的醫生,因而成立了復康會及傷殘復康聯會。」

郭神父一生之中,似乎都不斷將人的力量組織起來,從而推廣信念。一九七二年,他開始推廣另一個運動,教人如何面對挑戰,在惡劣環境中依賴自己。

這個名為ChristopherMovement的運動,目的是將基督帶給世人,因此學員稱為Christopher,意思是Christbearer。創辦人瑪利諾會神父JamesKeller認為只要有信念,無論是基督徒與否都可以改變世界。因為每一個人與生俱來都有一個獨特的使命,藉著生活實踐,將基督的真理及愛帶給世人。

五個星期十堂的訓練,加上一年舉辦五次,不經不覺已有千多人完成課程。

郭神父認為「這是一個Pre-evangelization的機會。雖然只直接講述福音,但是每星期透過一些小小的實踐,如向人微笑、寬恕別人等,其實已注入基督的精神。最高興是見到學員中得到改變」。縱使郭神父已八十三歲,應是退休的時候,但他仍樂此不疲,繼續這項有意義的工作。

苦苦耕耘了五十年,究竟郭神父的心血有沒有白費?無疑儲蓄互助社已經上了軌道,但香港人對傷殘人士的接納程度又改變了多少?歧視的聲音仍此起彼落,摒諸工作門外的事例仍屢見不鮮,是社會沒有改變,還是……。

公教報1995年2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