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吳偉特.謝平芳

結果第二天星期四上午十點我們到神父那兒練功時,神父告訴我們,他一大早就坐計程車到耕莘醫院,將他曾在十二年前寫過一篇〈如何幫助臨終者安詳地離世〉文章,當面交給夏敏和家人,剛剛才回來;原來前一天通電話時,神父即想到要找這篇文章,可是整個辦公室怎麼找都找不到,就是不見蹤影,心中十分懊惱:「為什麼現在什麼事都想不起來?」結果,在第二天早上睡回籠覺時,「突然」在八點鐘醒過來,心中有一個念頭:「這篇文章在……。」果然一找就到手,所以神父立即坐計程車送去。天主的仁慈再次彰顯!不得不相信這是「天主聖神」的臨在,天主知道朱神父的需要,在重要且緊要的關頭上,祂適時地幫助他達成祂的工程;當天夏敏與女兒也適時用上那篇文章中的方法;由這件事上,我們從神父身上學到了:「人行愛德要『及時』!」
  接著,朱神父又憶及老友林杏娥女士在二○○一年過世的前一天,那時是在復活節期間,他到耕莘安寧病房去看她,當時杏娥的姐姐在旁陪伴,杏娥正在睡覺,於是神父下樓離去;到了樓下「突然」想到口袋中有個復活蛋還沒給她,就再上樓,此時杏娥已醒了,神父就將蛋給她,並為她唱了一首拉丁文、有押韻的耶穌復活歌曲,唱完後就看到杏娥對著神父說話,但因她太虛弱以致聲音太小無法聽懂,神父就問她姐姐杏娥說什麼?於是她姐姐把耳朵湊近杏娥的口邊,原來是:「再唱一遍!」於是神父就為她再唱了一遍。我們認為這些「突然」在當時實在是料想不到!不得不承認這都是天主聖神的「巧」安排呢!

8.豆芽菜
  有一次,我們在練完養生氣功時,閒聊神父以前當修士時的上課情況,神父就從書桌旁拿出一疊五線譜歌單,中英文皆有,我們以為是印刷排版的五線譜影印歌單,神父說那時沒有影印機,這是他在神學院讀書時,利用時間一筆一畫慢慢抄寫出來的,那些五線譜及線上的綠豆芽,工整的全都像是印刷體,可見神父是真的非常喜愛音樂,所以才耐性地一字一句,一個一個音符地把它刻畫完成!(參見五線譜歌單影本)
  之後,我們在每次練功完畢,都會選兩首神父手抄的歌曲一齊歡唱,其中以中文老歌居多,如「永遠的微笑」、「夜上海」、「小放牛」、「花樣年華」、「初戀女」、「蘇州河邊」、「秋的懷念」、「不變的心」……,我們曾問:為什麼大部份抄寫的都是情歌?神父的回答是:「所有歌詠愛情的歌,都是『聖』歌;天主是愛,人間的愛情全來自天主,是反映天主的愛而已!」
  自二○○四年暑假神父生病中風後,就喪失了原先天主給他足以自傲的記憶力與體力,但經過他各種的努力,大約自二○○五年起,天主卻開發了他另一項潛能:就是創作歌曲!
  有時神父靈感一來,就以五線譜寫成了歌曲,曲風豐富且多樣化,有的像小調,有的像修道院修士們唱的歌,歌詞大部份是以聖詠為主。四年中他陸續完成了:
  「我的一切你全知道」、「我們要彼此相愛」、「感恩歌」(聖詠一○○)、「為選民之復興祈禱」(聖詠一二六)、「虔誠的早禱」(聖詠五)、「耶肋米亞」(耶三一13)、「讚主頌」(聖詠十九)、「賜你平安」。
  這些創作完成的最大推手與功臣,是學音樂出身的王巧明,她每周一次與神父一起討論、試唱並修飾,有時在小團體彌撒中試唱;在神父寫完第三首曲子:「感恩歌」時,巧明覺得不可思議,這是一首「三連音的起承轉合、四平八穩」的弦律曲子;那一天剛好與任教大學音樂系的康美鳳教授參加音樂會,她很興奮地拿給美鳳看,美鳳也很訝異,立刻交給坐在旁邊另外一位任教大學的音樂系老師說:「妳看!這是不是很奇妙?一個中風沒有學過音樂的神父,竟然可以譜出這樣的曲子!太厲害了!」
  神父創作歌曲,仍源源不絕,而且也開始會享受他自己創作的喜悅了!神父總是很謙虛地說他很尊重專業,像王巧明或康美鳳等人,她們如果覺得需要修改的,他絕對會聽從她們的建議,不會堅持。
  他也非常努力地進修,有一天,在達人女中看到一本書:《古典音樂簡單到不行》,就立即買來研讀,他說他不服老,真是好學不倦。

9.天使來了
  目前朱神父已陸續完成了十多首敬拜讚美歌頌天主的歌曲;雖然一年多前已將部份歌曲錄製成一張鋼琴伴奏的合唱CD片,巧明仍希望朋友們能將它灌錄為多部合唱,但因大家都太忙,遲遲無法進行,於是巧明建議神父交給深坑的隱修院修女來唱。
  二○○八年十一月中,當我們練功完畢後,神父突然興奮地給我們看一封來信,原來神父依照巧明建議,將歌曲資料寄給深坑的加爾默羅聖母聖衣隱修院院長,請求幫忙練唱;結果讓神父驚喜的是:院長姆姆竟然將這個任務,交給當年曾被神父輔導的師大基督生活團團員、師大音樂系的賴姓學生手中,現在名字為賴瑪利德蘭修女,賴修女來信告知很高興接下這個任務,並道出朱神父一些過去在生活團與學生互動的塵封往事,有些事神父都已記不得了,對於當年朱神父對她的照顧、幫助與提攜,修女都記得清清楚楚,在信中修女感謝不已,令神父讀信備感溫馨!
  賴瑪利德蘭修女在信中寫道:「……在師大團體中的日子,我學習到如何注意別人的需要,學習要為別人服務。也因有您的陪伴,讓我懂得對天主懷著熱火,如何和實際生活協調,取得平衡。……有一次,大二元旦,王涵青要送您花,我自告奮勇,負責買花,搭公車送到光啟社。等到下次開會時,您故意問:「花誰送來的?」我答:「天使送的!」您還笑答:「說自己是天使喔!」……大四時,您安排我教蔡執事鋼琴,為我來說,那是天主的特別安排,……您帶領出來的學生,如今在不同的地方,默默貢獻己力。我要特別感謝您的提攜與幫助,……您作的曲子,我們慢慢會唱,……我編好三部合唱後,製出譜來練唱,……。」
  天主總是巧有安排!看來當年被神父糗笑「自喻為天使」的賴同學,如今不僅做了神父的「和音天使」,更不折不扣地成了專門為人祈禱的「天使」了!誰說這不是天主的恩寵與安排呢?
  《聖經》中說:
  「敬畏上主是智慧的開端,這敬畏在母胎中,已與忠信的人一同形成了;……敬畏上主是智慧的圓滿,她用自己的果實,使敬畏上主者沈醉;……敬畏上主是智慧的冠冕,她產生平安,恢復健康。」(德一16、20、22)

五、結語:永恆之歌
  我們有幸能認識朱神父四十餘年之久,從他的身上我們學習到許多;神父的大起大落,改變的是他的身體,不變的是他對天主的信心;人在順境較能感謝天主,不順時仍能積極努力並時時感謝天主,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朱神父在中風身體大為衰退後,雖然有時也會心情低落,我們仍常常感受到他對天主的信賴與依靠,這應該是來自他深入的信德!
  這兩年來,我們與神父有更深的認識與了解,神父以前是行事計畫周詳且性急的人,一直是在幫助、輔導別人,現在卻要乖乖待在耕莘家中,接受不如從前硬朗的身體,想趴趴走都要多所考慮,也不能隨心所欲地講天主的道理,有時還需依賴別人的協助,這真不是一件容易克服的「修身養性」功夫;但如今朱神父經由不斷地依靠上主後,所得到的平安喜樂與怡然自在,一如他在一九七七年曾寫給生活團的信:
  「我們做一切事只是為天主更大的光榮!我們盡我們最大的努力,不斷檢討、反省、祈禱、相互勉勵、關心;勝不驕、敗不餒;做完自己該做的一切後,該說:我是個無用的僕人,我什麼也沒有做,願天主永受讚美!」正可證明:神父他做到了!
  有一次在閒聊中,朱神父突然有感而發地說:「以前人家都說我有一點傲氣,我也不知道為何會如此?現在覺得可能是我們朱家曾出了一個主教──朱開敏,他是全大陸首次被教宗祝聖的六位國籍主教之一,現在想想,好像這種傲氣也是不應該有的!」
  其實,當時在大陸上海地區,像這種追隨耶穌基督,奉獻自己給天主去當神父,是一件光耀門楣的事,可是,現在台灣卻被一些人誤解,認為是被騙了才會去當神父。
  這番話在我們看來,正是朱神父在上主前的「謙卑反省」!他的所謂「傲氣」應是潛意識裏不自覺流露出「與有榮焉」的「人之常情」吧!
  這兩年,我們常常歡唱朱神父創作的歌曲,和他所喜愛的各種不同風格的歌曲,包括中英文流行老歌、巧明的創作,在這林林總總的眾多歌曲中,神父最愛的仍是他中風後在醫院時,每次要求巧明陪他唱的那首巧明的創作歌曲:「你是我的父」(附註);這也足以看出傲氣背後的朱神父,其靈魂深處在主內的謙卑以及堅強的信德,這是神父的永恆之歌,也是我們基督徒追求的最高境界吧!
  這首「你是我的父」的歌曲歌詞,正可做為本文的結語:
  「你是我的父──永恆之歌」
  父!我把自己交付在你手中,請你隨意處置吧!
  不論你做什麼,我都感謝你!我預備接受一切!
  只讓你的旨意在我身上實現,也在一切受造物上實現!
  主!我不願其他的任何事了,我把我的生命交付在你手中!
  我以全心之愛,把它奉獻給你!
  主!因為我愛你!所以我需要把我自己給你,
  以無限的信任,毫無保留的把我自己交於你手中!
  因為你是我的父!因為你是我的父!

◎附註:
  依巧明所述,「你是我的父」歌詞係為有名的〈富高禱詞〉,為富高神父所寫;光啟出版社曾出版他的傳記:《深入眾》(一九八五),但中文版傳記中並未收錄這篇禱詞,反倒是王敬弘神父從英文版翻譯後交給了巧明,她很認真地逐字譜曲,當巧明的弟弟樹治首次試唱時,她即覺心神感動不已!
◎後記:
  當(二○○八年十二月十一日)本文將完成的那一天,我們想確認文中的記述是否確實,在練「養身氣功」結束時,平芳先將結尾文唸給神父聽,聽完後,神父直點頭說:「對!對!」然後沈默了幾秒鐘後,語帶哽咽地說:「這一年我特別感受到很多人愛我,在香港的妹妹曾問我說:『為什麼有那麼多人愛你?』我也不知道!想想可能是天主給了我『愛』!以前我自然地『愛』了別人,如今別人『愛』我,所以『愛人』是應該的。」我們感受到神父的真情流露!
  如果大家去耕莘文教院四樓,不用看門上的名牌號碼,就可找到朱神父的辦公室,因為只要看門上留言版上的圖文,就可明白神父如何以愛心與細心為訪客著想,在留言版上有一張神父取自天主教大專同學會活動的廣告,上面寫著這樣一句話:
  「讓我與你相遇,用愛陪伴。」
  《聖經》中說:
  「我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你們該彼此相愛,如同我愛了你們,你們也該照樣彼此相愛。如果你們之間彼此相愛,世人因此就可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若十三34~35)

本文轉載自中華基督神修小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