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回答她說:「瑪爾大,你爲 許多事情操心忙碌,其實需要的惟有一件。瑪利亞選擇了更好的一份,是不能從她奪去的。」〈路十 38-42 〉

一、信德是什麼?

信德是什麼?是我們對天主慈愛召喚所做的回應。信德包括二個因素:理智的認識眞理和實際的皈依。信德不只是理智知識的增長,更重要的是實際生活上的皈依。讓我們來體驗一下天主對我們每一個人愛的召喚。天主在創造宇宙時,一邊創造,一邊欣賞這些受造物。有如一個慈愛的父親,爲讓孩子有幸福的生活,創造美好的環境;也像一個母親,以喜樂的心情,爲即將出生的嬰兒,準備各種用品。最後,天主按照自己的肖像造人。天主的肖像是什麼?是天主聖三愛的形象。天主在造人的時候,種下了愛的種子,祂要人有上愛天主、下愛衆人的心。天主不但給人本性的生命,更恩賜人超性的生命,以分享天主愛的永恒幸福。天主爲人所做的一切,純粹是出於無私的愛和恩賜,而不求人的回報。

原祖亞當、夏娃,違反天主的禁令後,天主雖是位仁慈的父親,但也是堅持原則的賢明父親,不能縱容人隨便犯罪,於是按預先的警吿,把原祖逐出天堂。天主罰人,不僅爲了懲罰人,而是當人悔改後,給人恢復天主子女的希望。請問人類歷史上,有哪一個宗敎的神,像我們的天主這麼慈愛,主動伸出挽救人的手,救贖人類,離開地獄的痛苦?

二、天主聖三,救贖人類

究竟天主派誰來做救贖工程?祂沒有派帝王將相,而是天主聖三集體行動,完成救贖工程。天主聖父派遣獨生子,經過聖神的德能,藉童貞瑪利亞懷胎,使聖子降生成人。

天主爲了愛人,把人類所犯的罪惡,都放在自己聖子身上,受盡苦難,爲我們毎個人的罪做補贖。耶穌從一誕生,就開始受苦做補贖,祂不在自己家裡誕生,而是在不是人住的馬棚裡。出生幾天之後,因爲黑落德要殺害小耶穌,聖家一路顛簸行走幾百里,逃難到埃及,三年之後,回到啦匝肋,在那裡過著窮苦的木匠生活。耶穌卅歲後,開始公開傳佈福音,生活就更辛苦了。白天奔波各地宣講福音,爲了治病,夜裡經常祈禱到深夜。耶穌自己說:天上的鳥有窩,地下的狐狸有洞,人子連枕頭的地方都沒有。我在靑海勞改營裡,也比耶穌生活舒服得多,所以我不敢向祂訴苦。

最後,耶穌是怎麼死的?是雙手雙脚被釘在十字架上。中國人說,十指連心,手脚是知覺最敏感的地方。耶穌兩手兩脚被釘穿,祂的塲孔承擔了全身的重量。祂深知這種痛苦的難受。所以在山園祈禱時,懇求天父,如可免去這苦杯。但是不要照自己的意思,要照天父的旨意,聽命至死。

我們聽慣了耶穌的苦難,好像不足爲奇,也不很惑動了。我講個發生在第一 一次世界大戰的事。有天,在德國集中營出了破壞事件,德國人把俘虜集中在廣場上,要作案人出來自首,但是沒有人出來自首。爲了殺一儆百,叫全體俘虜張開嘴,查到一名有金牙的俘虜,就拉他出來,準備吊死他,因爲他們看中他口中的金牙。那名俘虜大聲哭叫著說,不是他破壞的,自己家中還有老母、妻子、幼子等著他回去。就在這時,俘虜中有人大叫 . ,「放掉他,是我做的。」這個代替別人,犧牲自己生命的人,是一位神父。如果我們是這有金牙的俘虜,會用什麼感情對待爲自己死的救命恩人?請大家在苦像前,好好地默想一會兒。

三、「 XXX ,你愛我嗎?」

我們毎個人都有對不起天主的地方,向耶穌說 . ,「好耶穌,是我的罪,讓称活活被釘死的。」耶穌被釘十字架上時,不顧自己劇烈的痛苦,還替我們向天父懇求:「寬恕他們吧,他們不知道在做什麼。」我是不是也能學習耶穌,放棄個人的怨恨,爲得罪我的人眞誠地祈禱呢?

耶穌受難,雖復活,升了天,可以說大功吿成了,但是天主更派遣聖神降下,指導並支持耶穌所釗的敎會,成爲世界上信徒最多的敎會。

天主聖神不但在敎會中,更在我們每個信徒的心中,經常對我們發出愛的召喚,「 X X X ,你愛我嗎?」我們該怎麼回應天主的召喚呢?

四、信德的獲得和培養

獲得信德的基本條件是,謙遜承認自己是天主的受造物、自己的有限和軟弱,願意打開心門,懇請天主來到心裡,幫助我淸除治療心理的疾病、罪惡。

我們基督徒之所以能濩得信德,保持信德和超性生命,究竟是靠什麼?靠虔誠的祈禱。祈禱就是我們超性生命的飮食。

我在三十四年的勞改生活中,深刻體驗到當我眞誠地加緊祈禱時,我就力量堅强,能抵抗住何壓力,保持信德。一旦疏忽祈禱,我就開始軟弱;當我停止祈禱,我就馬上跌倒,並且跌得很慘。有次上法庭之前,我什麼都不想,就是祈禱。在法庭上,奇怪得很,就說出我想都沒想到的話來了,眞是一切靠天主。三十四年勞改生活,天主給我最重要的敎導是:飯可以不吃,覺可以不睡,生活再困苦,祈禱不可少。有時我覺得快支持不住時,好似一切都沒有希望時,這時有個聲音對我說 :「 祈禱吧! 」 我就心中不斷唸;「耶穌,瑪利亞救我!耶穌,瑪利亞救我!耶穌,瑪利亞救我!」這是天主仁慈可憐我,敎我保持信德唯一的有效辦法。

我們的超性生命是天主給予的聖寵,我們不祈禱,不和天主交往,哪來的聖寵呢?在獲得天主恩賜的信德種子之後,請不要以爲接受了天主信德種子之後,信德就會自然而然地成長起來,我們要淸楚了解,信德是對天主愛的回應。也就是在日常生活中,每天要堅持祈禱,閱讀並默想聖經,進而在一言一行上,做個有名有實的基督徒,來培養自己的信德成長。

五、物質的享受對信仰挑戰

我從某個角度觀察,在高度物質享受的美國,要在生活中做個名實相符的基督徒,比在中國大陸共黨迫害下做個好敎友更困難,這是什麼道理呢?在高度物質享受和高度自由的社會,好像靠自己能滿足一切的需要,不會感到需要天主的助佑。但是在中國,敎友生活比較貧苦,物質享受的誘惑比較少,同時共黨對敎會的迫害,大家警惕心很高,對天主的依靠就更眞誠。

另一方面,在美國生存競爭非常劇烈,工作緊張,常常要加班到很晚,才能回家,身體疲倦,迫切需要休息,就以看電視當作娛樂,但美國的商業性和衆多低級趣味的電視節目,給人在道德和信仰上很大的挑戰。常看電視的話,把祈禱的時間壓縮得幾近於無 . 。在這種環境下,要做個充滿信德精神的敎友,是比較困難的。使我感到安慰的是,聖荷西華人敎友大多數能堅持信德,毎人藉祈禱,來抵抗種種物化傾向的挑戰。

六、信德的種子,如何結好果?

現在我們一起默想聖經中耶穌的撒種比喩:瑪十三 3-8 , 18-23 ,谷四 1- 9 ,路五 4-8 。 ① 種子撒在路旁,就像有些人自以爲自己的能力大,能滿足自己的需求;也有人以爲有了天主,要守誡命,反會使自己的自由受到拘束,以致於心硬,不接受天主信德的種子,魔鬼一誘惑他,他馬上上鈎,便跌倒了 。 ② 種子撒在石頭裡,根不深。有人聽了福音,也接受了 一段時間,但是禁不住外來的壓力。或是在一切順利時,尙能度正常的敎友生活,遇到困難就跌倒,不能持久。對天主沒有眞誠的依靠,沒有深化自己的信德,一遇到阻力或苦難,就離開天主了 。 ③ 種子撒在荊棘中,是指把心思放在世俗的利益、享樂和焦慮上,沒有感到需要天主,只想及時行樂,打算到年老返休時,有時間才進堂。這樣,便也離開了天主。 ④ 種子撒在好田裡,就是那些眞誠接受天主愛的邀請,敞開自己心門,全心皈依,在生活中實現福音的精神。克制個人的私慾,對違背福音的事絲毫不妥協。每克服一次信德上的阻力後,天主會加倍賜給聖寵,自己也會增强毅力,並且影響週圍的人,信德的種子自然會結出好果子來。

以上三個播種的情況,雖有程度的不同,但結果是一樣的,都沒結出果實。天主給了我們信德的種子,要靠自己努力回應天主的召喚,才結得出果實來。我們可以在天主面前眞誠地思量一下,我的心靈是屬於那一種田地?爲什麼會成爲那樣?今後希望成爲哪種田地,將如何把信德踏實地活出來?

七、信德的資踐生活

基督徒信德的超性生命,就是看我們在現世生活中和天主的關係是否密切。我提出一些例子,供大家參考 : ① 我們天主遠遠在天堂上看著我,還是就在我身邊?天主不但臨在我身邊,更在我心裡,即使一個人單獨時,千萬別以爲沒人知道,可以隨便做違背天主愛的事。人不知道的,天主都知道,天主不只看外表,祂更看淸人的內心。想想耶穌怎麼看待法利塞人和稅吏的祈禱,又是怎麼稱讚窮寡婦的奉獻? ② 我們看待天主是太嚴厲的判官,還是位慈愛的天父?耶穌來到世上是救人,而不是判斷人的,祂被釘十字架前,還向天父祈求 :「原諒他們吧!因爲他們不知道在做什麼。」我們向天父祈禱時,要眞誠坦率,即使有怨言,也不妨說說,但是所抱的態度是孩子向父親眞心的傾述,深信在天主口中有生命之言,全心向祂表逹心意。 ③ 我們和天主的關係是否像外敎人對待菩薩一樣,只有在急迫需要的時候,才去廟裡燒香叩頭?我們和天主的關係不要建立在利害關係上,不要爲了求恩才祈禱,祈禱時要懷著讚美和感恩的心。 ④ 我們是不是在一切順利時很愛天主,一旦遇困難,就抱怨天主呢?約伯在遇到災禍時,平靜地說:「天主給的,天主拿去。願天主的名受讃美,因我有罪降此災難。」請注意,有時挫折困難,是天主的一種恩典,是增强我們信德的機會。 ⑤ 我們對公司老闆常百般依順,卻對天主不是這麼忠誠,有時還會討價還價。在小事上不忠心於天主,就會開始遠離天主,不警惕的話,會上了魔鬼的當,犯下大罪,跌得很慘。信德當在日常生活小事中一言一行活出來的。

再來看看我們和人的關係:我是用什麼態度待人?我對人是以利害關係作爲親疏遠近的標準,還是把人當做天主子女看待?在福音裡一再强調要寬恕得罪我們的人,愛仇人,和他們和好,即使目前不能與他們和好,至少也要爲他多祈禱。耶穌臨死前,爲釘死祂的人向天父祈求:「寬恕他們吧!」祂把所有的恩怨都抛開了,我是不是也學著去寬恕別人?

最後,是我們和財物的關係:錢財、事業和榮耀都是天主給我們的禮物。天主給我們這恩典,是要我們善加運用,讚美侍奉天主的。我們要做財產的主人,而不是做它的奴隸。有些敎友在生活不太富裕時,很熱心;但是到他事業成功,有財有勢了,反而冷淡起來;甚至根本不再進堂,實在是太可惜了。耶穌在聖經上說:「有錢人進天國,比駱駝穿過針孔還難。」這句話直到兩千年後的今天,仍有深刻的現實意義。

世界上再好的東西終究要離開的,但是天主是永遠離開不了的。

藉著今天這個小小的避靜,我們想想自己和天主的關係、和人的關係、和財物的關係。一個人不能沒有淸醒的頭腦去埋頭苦幹。毎天用一點時間,靜下來,和天主接近,做祈禱,用天主的眼光來看世界的事,在天主前認眞地省察,加深自己的信德,做個名實相符的基督徒。

王楚華神父主講、徐琪整理;此篇講稿是耶稣會王楚華神父人爲舊金山灣區的小會會員於 九二年六月二日 的避靜講題。〕

本文轉載自中華基督神修小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