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聞金魯賢主教于2013年4月27日安息主懷,傷感之情悠然心頭。從人情而言,主教的離世總是讓人難過;然而,從信仰角度來看,金主教已經完成了天主給他使命,"這場好仗,我已打完;這場賽跑,我已跑到終點,這信仰,我已保持了,"他現在回到天主身邊去了。金主教聰穎的智慧與積極上進,不斷建設教會的精神是有目共睹的。許多人已經從不同的角度表達了對金主教的紀念與感恩,以及他對中國教會所作出的貢獻,作為曾經與金主教一起生活過,工作過的人,我想見證,他是一位祈禱的人,一位忍辱負重的人,一位胸懷中國教會的人。

他是一位祈禱的人

和金主教生活在一起,你會感到祈禱就是修道人的生活。和所有基督徒一樣,每天的彌撒聖祭是金主教新生活的開始。除了教會重大的節日和特別的聖事慶祝主教在堂區舉行彌撒外,他每天總是按時舉行彌撒聖祭。即使是只有一個人參與彌撒,主教也會講道。主教高深的神學修養和精確的語言表達是眾所周知的。在彌撒聖祭中,主教總是記得為教宗祈禱,為普世教會祈禱,為教區祈禱,並為身邊人的特別需要祈禱。祈禱生活貫穿金主教一天的生活。定期的日課經祈禱和玫瑰經是主教每天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記得我剛到主教身邊時,他問我有沒有日課經?因為我還是修士,沒有日課經。那時國內還沒有出版日課經,日課經都是從香港,台灣帶來的,非常難得。在得知我沒有後,金主教送給我一套誦讀日課經,並提醒我好好每天祈禱。每當聽到一個特別的消息後,主教總是告訴我:"為***事祈禱。"

朝拜聖體是金主教每天的生活。主教每天總是花時間朝拜聖體。我相信,主教的每一篇講道不僅是個人神學智慧的結晶,更是祈禱生活的自然流露。每次從外面回來,金主教總是先到聖堂拜聖體,然後再回到房間休息。和主耶穌的親密關係增加自我身份的認同。在我的記憶中,金主教總是穿著神職服裝,無論是在自己房間,還是外出參加各種活動。神職服裝本身就是屬於教會,屬於主耶穌的標記,同時,也是一種信仰的宣告。

他是一位忍辱負重的人

信仰的實踐和宣告總是充滿著各種各樣的艱難,金主教卻選擇以積極的態度去宣講並實踐信仰。作為主教,在實踐信仰中所面對的艱難和屈辱總是比我們普通神父,教友所遇到的要多。在我們一班修士將要畢業的前夕,我們一起去佘山山頂拜訪金主教。他鼓勵我們信靠天主,充滿信心,珍惜同學的友誼,互相幫助,在艱難中堅持信仰。他告訴我們,幾乎每年耶誕節他都會從某個地方收到一封信,信上寫著"金豬叫收"。我們聽了很驚訝,也為主教遭受這樣的誤會而難過。然而,金主教卻說他總是一笑了之,並為別人的不理解行為祈禱。金主教也提醒我們:我們是主耶穌的門徒,總會遇到許多艱難困苦,然而,我們信靠天主,善盡責任。和所有主教一樣,金主教所遭受的來自內外的艱難困苦很多,然而,他選擇為了主耶穌,勇敢地背起十字架。

在艱難中,金主教總是選擇帶給人希望。主教有時向我說,他常常晚上不能安眠,因為教區內外的各種事物讓他擔心掛慮。金主教是一位非常要強的人,極少在外面表達負面的感受和各種壓力所造成的艱難,他總是鼓勵神父,修女,和教友們跟追主耶穌,積極生活。然而,金主教卻是一位非常心細,體察別人感受的人。在我剛和他工作時,他請我坐下,然後向我說:"各種各樣的事情都會到我這裡來,特別是不能解決的問題。所以,我有時也會不高興。我希望你知道,這些感受不是因為你。希望你安心在這裡工作……"。金主教也很會照顧人,每次教區發生活費時,他都會從他的生活費中給我100元,或者200元。他說:"你是修士,沒有錢,給你一點補助……"。我當然非常高興主教的幫助,我知道這是主教愛人的表達。金主教在艱難中仍然選擇實踐信仰,敬主愛人。

他是一位胸懷整個中國教會的人

作為上海教區的主教,金主教首先考慮的是教區的發展和未來,然而,他卻總是記得中國教會的其他教區。在光啟社先後出版了新約聖經,彌撒經書和日課經後,他都慷慨地送給全國各個教區的主教們,神父們,修士們和修女們。光啟社出版的所有書籍,他都送給每位主教每人一套或多套。凡是寫信給金主教要書的人,他都滿足他們的需要;凡是向他求助的人,他都盡力幫助他們。金主教也通過訪問不同的教區,和主教們交流牧靈經驗,鼓勵當地的教會。

金魯賢主教在自己特定的環境中選擇積極回應主耶穌的召叫,選擇正向思維,在艱難中充滿希望。他知道自己在做天主的工作,他知道我們人生的目的是永生。每一位基督徒都在自己的時代和環境中分享了主耶穌的同一使命,但卻分擔不同的責任。我們可敬的金主教現在完成了天主交給自己的使命,回到天主身邊去了,他的精神遺產提醒我們善盡自己的責任,弘揚福音,愈顯主榮。

本文引自天主教上海教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