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方濟各神父把轄區內一個使用率不高的教堂送給一個東正教團體使用(羅馬教堂很多,有時走上幾十米就會看見一座教堂)。當時不少人持反對意見。但他說,那麼多東正教弟兄姐妹,非常好的信仰,非常樸實的人,都沒有地方恭敬天主,我們一直講包容、講合一、講對話,難道教堂就不能和弟兄分享嗎?
相比教堂這件事,他的另一個舉動引起的爭議更大。當時,堂區內的一位教外人自殺,其葬禮在教堂臨近的小廣場舉行。舉行葬禮時,方濟各神父在教堂內也為他鳴鐘,像給教友舉行亡者彌撒之前一樣鳴鐘致哀、讓人祈禱。這件事招致了很多人的批評,甚至他的同學神父也指著鼻子批評他。但神父還是有他的理由:這人做過很多有愛心的事,鳴鐘是表示尊重和陪伴亡者及他的親人,作為慈悲為懷的教會應該這樣做。天主是"緩於發怒,極其寬仁的。"(詠86:15)

打開天國之門

方濟各還有一個職務–羅馬教區天主教勞工團體(ACLI)的神師。該團體有三個目標:忠信于工人利益、服務公共利益、生活福音。生活福音是最終目標,不管是商販、公司老闆、職員、政府工作人員,都應度符合福音的生活。方濟各神父特別強調的就是這個最後的目標:他不僅喜歡維護人們的現實利益,更願意、更渴望的是幫助人尋獲福音,找到天國之門。

說到門,歐洲城市中幾乎所有的老城區的街道都非常狹窄,夾在各種建築之間的教堂雖然歷史悠久、氣勢雄偉,但幾乎都是臨街的,沒有院子,也沒有看堂人。方濟各神父的山上聖母堂也沒有守門人,每天早上7:30他自己把堂門打開,晚上22點左右再把門關上。

從1999年聖神父時他就覺得教堂的門應常是敞開的,隨時歡迎每一個人進來。因為他覺得,現在人們工作節奏快,很多人上班趕不上彌撒,但教堂的門每天開著,為大家提供祈禱和接近天主的方便。不僅附近工作的人們能找個時間到教堂坐一下,和天主談談心,那些旅客、朝聖者更是有了停下腳步反省的機會。方濟各神父認為,絕不能讓人想祈禱時教堂卻是關著的。用他的話說:"教堂關門是教會的醜聞。"幾天時間,筆者確實發現,不管什麼時候,教堂裡總是有人靜靜地坐著或跪著。讓堂門常常開著,這是方濟各神父最自豪的事。

愛是基礎

方濟各神父的堂區大約有1萬名教友,每天他除了彌撒和固定的講授教理的時間外,上午一般是在辦公室工作,下午是接待或探訪教友。他的堂區除了婚姻、教理、玫瑰團等不同組織外,還開展了很多其他活動,比如請些專業人士介紹不同國家和地區的文化、組織孩子們踢踢球,如果有時間他還會騎上自行車到其他教堂去"朝聖"。今天的社會給修道聖召帶來很大衝擊,方濟各神父以前工作的堂區就曾有3個神父陸續離職。筆者問當時是不是對他的聖召也帶來了很大的打擊,他說有,但最終"自己一定要知道自己的路,清楚自己要什麼。"

方濟各神父去過中國兩次,筆者問他對中國的神父弟兄有什麼建議時,他說並不太瞭解中國的具體情況,但是覺得所有神父們都能做的,也是應該做的,就是儘量愛護你的教友,像窮寡婦奉獻全部,這也是傳福音的基礎。

方濟各神父的山上聖母堂位於羅馬第一區,羅馬文化中心地帶,也是凱撒大帝的出生地,教堂前方200米是鬥獸場,右面是古羅馬遺址;左邊是羅馬有名的聖母大殿。就是在這樣一個歷史、文化、經濟都讓人驚歎的地方,我們"發現"了一個開堂門的神父,但哪裡不需要這樣的神父呢?這位富有愛心而又大膽開放的方濟各神父有一天竟然接到了教宗方濟各打來的電話。當他聽到對方說"我是方濟各聖父時,一時間懵住了,原來教宗親自電話回應他寫的關於家庭的信,開放、簡樸、關心窮人的教宗也許還知道這位方神父的很多事呢。

願更多的教堂敞開大門,為耶穌迎接需要休憩的心靈!(全文完)

作者:任大海神父

來源:《信德報》2016年3月10日,10期(總第668期)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信仰見證】你為什麼不愛耶穌
  • 【聖經分享】中國文字與聖經
  • 【本月壽星】白雲山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