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姆姆今年99歲,從我認識她老人家到現在一直是住在無錫的修女院裡,每天過著修院到教堂,再從教堂到修院的生活,臉上總是呈現出喜樂和安詳。

認識蔣姆姆將近18年了。還記得我第一次到無錫天主堂參與彌撒時,看到這位老修女在教堂裡嚴肅地要求教友們守規矩,感覺這位老姆姆好嚴厲啊!但是彌撒結束之後,在聖母山前蔣姆姆遇到了我,親切地拉著我,問我是哪裡的教友,目前在做什麼。當她得知我獨自一人在無錫打工的時候,就對我說:"你要熱心敬禮聖母啊,每天和聖母一起念玫瑰經,請聖母把你一天的工作和生活奉獻給天主。"最後,蔣姆姆開玩笑地同時也認真地對我說:"修道去吧!去給天主打工吧!"一句話如同暖流亦如同醍醐灌頂般,喚醒了我沉睡多年的心靈,也喚醒了被世俗纏繞而塵封的修道渴望。但是因著家庭的原因,這次被激發的修道熱火被父母毫不留情地澆滅了。

過了幾個月,為了方便乘車回安徽老家過年,我在顧神父的安排下,住在教堂.第二天早晨彌撒結束後,蔣姆姆看到我,見我穿著有些單薄,便去找了一件大衣硬是要我穿上,還送給我回家的路費,讓我感動得不知如何是好。

在無錫天主堂備修期間,發現蔣姆姆每天早晨總是早早地進教堂,午飯前朝拜聖體,下午進堂誦念玫瑰經,經常獨自一個人在教堂裡自彈自唱拉丁聖歌,那蒼老卻又美妙的歌聲讓我產生一定要努力學習聖歌,和老姆姆一樣用歌聲來讚美天主的想法。每當蔣姆姆發現我的時候,便會拉著我講著我聽不懂的無錫話,教我唱不懂的拉丁歌。每次結束的時候,總會提醒我要我好好學習,要每天協同聖母陪伴聖體,並與我一起誦念玫瑰經。

後來我進入修院,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明白蔣姆姆簡單的話語中透露出來的深厚的靈修底蘊:協同聖母奉獻每天于耶穌,協同聖母陪伴聖體,每天和聖母一起誦念玫瑰經。並漸漸領悟到,請聖母陪伴自己在修道路上同行是多麼的重要,於是請求聖母做自己的聖召主保。的確,聖母是我們每一個修道人的聖召主保,而蔣姆姆教我的靈修寶訓則是我們修道人每天要學習和實踐的神聖功課。

蔣姆姆對年輕的修士們非常關心。每當我放假回到無錫教堂的時候,蔣姆姆每每看到我總是噓寒問暖,關心我在修院的生活,並且總是"悄悄地"給我送來許多好吃的食品;每當我要返回修院的時候,總是要叮囑我要熱心祈禱,依靠聖母,好好學習等等。

特別難忘的是我在無錫教堂實習的時候,有一次感冒了,咳嗽得非常厲害,但因為是星期天,仍然堅持在彌撒前教教友唱聖歌。彌撒後我就回到房間休息,午飯後,蔣姆姆打著傘給我端來一碗熱氣騰騰的冰糖雪梨,囑咐我要好好喝下,早點恢復健康,而且說還有很多,下午和晚上再給我送來。第二天早晨彌撒結束後,院長許修女看到我,"嫉妒"地對我說:"修士啊!你真有福氣啊,老姆姆對你真好啊!昨天主日彌撒前你教歌的時候,老姆姆看到你咳嗽了,心疼得不得了,彌撒一結束就連忙打著傘去街上買梨,回來之後親自洗啊、切啊、燉啊,我想幫忙吧還不讓我幫,非自己親自動手,還親自給你送過來,之後才回去吃。"我聽後,眼前仿佛浮現蔣姆姆穿著雨鞋,打著傘,慢慢地走在路上,手裡提著一袋雪梨的樣子,眼淚立刻如同斷了線的珠子流了下來。

想到這裡,淚水再次打濕了我的臉頰,打濕了稿紙。這淚水化成愛的烙印,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裡。

蔣姆姆將一生奉獻給了她所深愛的天主和教會,她生命的每一天都寫滿了"奉獻"二字,且是毫無保留地、徹徹底底地奉獻。她對教會的愛、對教友的愛、對年輕修道人的愛、對生活在社會邊緣人的愛,無不彰顯著她對天主的大愛。

一位躺在病床上被蔣姆姆照顧過的老太太曾感慨到:"蔣姆姆啊!看到你我就像看到了天主。"這不正是教宗在慈悲禧年所宣導的,"你們要如同天父一樣慈悲,好使他們從你們身上認出天主慈悲的面容"的最美的見證嗎?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新事社服】傳福音的人多麼喜樂!
  • 【聖召分享】聖母前祈禱,答覆聖召,帶來一生恩寵喜樂
  • 【我思我見】我的聖召 我不悔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