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靈生命在我們每天生活中,與無數能導致破壞和暴力的分裂抗衡。這些分裂是內在也是外在的;在我們最隱秘的情感,也在最分開的社會團體內。在我裡面歡樂和悲哀的分裂,在我周圍種族、宗教和文化的分裂,都是黑暗惡魔的能力。天主的聖神,那稱我們為蒙愛者的神,是帶來合一與完全的。辨別天主的聖神最明顯的方法是找出合一、醫治、重建和複合的時刻。當聖神工作時,分裂就會消逝,內在和外在的合一都會彰顯。

我最想告訴你的是,如果我們日常生活中的每個細節,都像從"上頭而來"的樣式去活,像那被差遣到這世上的愛子一樣,那麼,我們所遇到的每一個人和每一件事物,都成為一個獨特的機會,讓我們選擇一個不能被死亡所取勝的生命。那麼,喜樂和痛苦就成了步向完滿靈命的一部分。小說家朱利恩•格林(Julien Green)在給他的朋友,法國哲學家雅克•馬里頓(Jacques Maritain)的信中,很感人地表達了這異象。他寫道:"當你想到許多聖人的神秘經歷時,你可以問自己,喜樂和受苦是否屬於同一高層次現象的不同層面。"我想到一個看來似乎瘋狂的比擬,那就是非常冰冷的灼傷。可以肯定的是,在我們受苦時去找天主,那痛苦就成了喜樂,因為最終是同樣一件事。

這異象會引導我們往何處?我想它引導我們回到原來的"地方",就是天主的"地方"。我們被差遣到這世上一段很短的時間,在我們有限的年月中,透過喜樂和悲痛,以"是"來回應那位給我們愛的,也歸向那差遣我們的,我們的心中銘刻著那"是"。我們的死亡也就成為回歸的時刻,但是,死亡有可能成為回歸,除非我們的一生是個歸回的旅程,歸回到那差遣我們的,也稱我們為蒙主所愛的那位。對於"來生"和"永生"的說法,確實有點混亂。我個人深信永生,但不是指肉體死亡後的生命那麼簡單。只有在我們有生之年,確認我們的生命有主的同在,我們才能期待死亡是進入更完美生命的門檻。永生並不是在我們存在的終結時,令人驚喜的宣佈,而是一直以來我們的生命、生活所給的完滿啟示。


若望很清楚地表明瞭這點,他說:"親愛的教友,沒有記載說我們將來會如何,我們只知道我們將會像他,因為我們得見他真正的樣子。"

 

因著這異象,死不再是最後的失敗,相反的,它成了最後的"是",讓我們能完完全全地成為主的兒女。我想不是很多人如此看死亡,他們不但不把死亡看成成全的一刻,反而看成是個極大的失敗,離開得越遠愈好。我們的社會告訴我們死亡是我們最大的敵人,能阻止我們去完成自己的心願,故此所看到的生命也不過是個必輸的爭議,無望的掙扎,無奈的旅程。我自己的異象,與這些完全不同,盼望你的也一樣。雖然我常常降服在我的世界內許多恐懼和警告下,但我仍深信,我們在這世上短暫的幾年,是伸展至我們生死之外的。我把它看成在時間內的使命,一個令人興奮的使命,因為那差遣我去完成這使命的,正在等待著我的歸回,等待我述說我所學習的一切。

我害怕死亡嗎?每當我讓世界的聲音誘惑我,告訴我自己微弱的生命是我僅有的,建議我還是盡力抓住它時,我仍害怕死亡。但是當我讓這些聲音移到我生命之外,並聆聽那微小的聲音,呼喚我是蒙主所愛的,我就知道沒什麼可怕。死亡是愛的最偉大的表現,引導我回到主的懷抱中,他的愛是永恆不變的。(全文完)

摘自:盧雲神父《活出有愛的生命–俗世中的靈性生活》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台北四鐸區金山朝聖.體驗十字架的甘甜
  • 【信德年】台灣天主教信德年閉幕禮不是周末「大拜拜」
  • 【時事新聞】意大利總主教指污染環境的人不應領受聖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