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7歲的譚福銀,是遼西朝陽堂區的第一屆門徒班的學員,現在是堂區的義工、傳道員。是天主的愛使她走上了這條福傳之路。

以前的譚福銀性格極其內向,人前不敢說話,如今在聖神的帶領下,無論是宣講還是義工主持,語言流暢,落落大方,再也看不出原來的性格。

說起譚福銀的信仰還有一段難忘的經歷。那是20年前,譚福銀畢業賦閑在家,當時正是秋天。一天,譚福銀56歲的二大爺晚飯後,坐三輪車去別人家玩撲克,不料路遇車禍身亡,人們發現時已是第二天早晨。幾天前二大爺曾說:"活著幹啥,明天死了算了。"沒想到,幾天後這句話成為了事實。二大爺去世不長時間,譚福銀的弟弟又在自家的山上說出了同樣的話,他可是個14歲的孩子啊,母親害怕了。那時譚福銀的母親信佛,供品供物幾乎占滿了一個房間。她帶上孩子去看仙,沒想到看仙的不僅要紙和寶,還要緞子被面,在買緞子被面時遇一朋友,說看仙的是騙人的,是給兩個未出閣的女兒要嫁妝,母親如夢初醒:"這麼騙人還信它幹啥?"就回家了。

回家後譚福銀的母親想起前段時間一位大嬸曾向她傳福音,讓她信天主。母親問大嬸說:"如果我不信,可以去教堂看看嗎?""可以呀!"想到這裡,母親馬上領著女兒譚福銀去找大嬸,然後一同去了松樹嘴子教堂。晚飯後,神父請來傳道員,從《創世紀》開始,給她們講解聖經,母女倆越聽越愛聽,一直聽到晚上11點多。第二天早晨,母親就決定信天主,還買了些聖書、聖物。路上擔心爺倆反對,再把聖像聖書給撕了。卻不知道救恩就在此時臨到了她家。回家後,父親和弟弟拿起聖書就看,還把聖牌帶上,大嬸立時把她家的供物全都扔掉了。就這樣,一家四口經過慕道考核後全都領洗。不久,神父還在她家成立了聚會點,定期送彌撒。

1999年譚福銀嫁給了松樹嘴子的一位教友,隨之有了他們愛情的結晶。隨著孩子的到來,譚福銀的信仰也逐漸冷漠了下來,只有主日天進教堂。2001年,孩子7個月大時,全家搬到了朝陽。年末,譚福銀把孩子交給母親照看,自己去超市打工。

幾年後發生了一件事讓她有些觸動。2009年的一天,譚福銀一人在家時望著牆上的聖像竟然開始懷疑,自言自語地說:"天主,我信了你12年,也沒看見你,你也沒給過我啥。"雖然如此,周日還如往常一樣進堂參與彌撒並辦了告解,但沒告這條懷疑的罪,神父沒有當面說穿,領聖體後,神父看著譚福銀說:"剛才領聖體的一個人需要辦告解。"自知理虧的譚福銀知道沒辦妥當,彌撒後留下來繼續辦告解,劉神父說連剛才冒領聖體的罪一同赦了,天主真的是洞察人心,從此她不再懷疑了。

2010年春天,譚福銀的母親去她家時說松樹嘴子某人進教會服務了,譚福銀想:"進教這麼多年,我該為天主、為教會做點什麼了。"過了一段時間,當時的副本堂劉平波神父成立了義工團,號召青年教友參加,在天主的恩佑下譚福銀成了義工團的一員,每逢主日也能早早進堂為教會服務了。天主也給了她在眾人前開口講話的膽量,但跟天主的關係還是不太親密。

2013年春天,傳道組組長讓譚福銀參加本堂區舉辦的門徒班,本來以為上班沒時間參加,只在休息時間去劉杖子聽課,不料正遇上馬三家門徒班學員張桂銀分享,說自己參加門徒班時沒有領洗,那時的她過的是夜生活,整天吃喝玩樂,歌廳舞廳經常出入,生活迷茫,精神空虛,丈夫怕她,管不了,公婆見了嚇得哆嗦,在踐行門徒班老師留的作業時,端著洗腳水要給公婆洗腳,二人都嚇得一個勁兒往後躲,怕今天洗了明天再挨打。張桂銀動情地對他們說:"爸、媽,以前是我錯了,以後我改。"從此她真的改頭換面,與以前的生活一刀兩斷,夫妻恩愛孝敬公婆,家庭和睦,還到處講說自己的經歷為福音作見證。譚福銀看到這樣的人,天主都有能力借著學習改變她,自己也對天主充滿了信心,於是暫停工作,報名參加了2013年5月份的門徒班。

在參加門徒班期間,譚福銀慢慢地發生了改變,丈夫有玩麻將的嗜好,一年上不了幾天班,還常常玩到後半夜,為這事譚福銀和他不知生了多少氣,吵了多少架,還詛咒他,甚至祈禱時還求天主賜教,丈夫回來該怎樣訓斥他、收拾他。但當她聽了第一期講的悔改課程之後,譚福銀認識到這樣做是不對的,人改變不了的在祈禱中求天主改變。現在,丈夫已有很大的改變,但偶爾還是會去玩。然而譚福銀經過一次次的學習,一次次的磨煉,已經不再生氣。並且經常帶著丈夫祈禱。丈夫也感慨地說:"妻子自從學習後,原先的強脾氣沒有了,遇著事情能做到心平氣和了,不像以前覺得自己對的事就得理不饒人。"她說:"我參加了門徒班,雖然做得不不夠好,可是能在家中學會忍耐、順服,使家人受益,我很知足了。"

20年來的信仰生活,是天主的護佑、聖神的引領,使她堅定地走好信仰之路。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丁神父時間】九大快樂秘方(一)
  • 【我們的故事】拓墾天主之國
  • 【我們的故事】敬憶 善牧 良師 益友──齊敏哲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