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那些蒙揀選、祝福,經破碎被要求施予的人一樣,我們被呼召去活出有內在喜樂和平安的生命。這就是有愛的生命,活在一個一直要我們相信且必須證明自己是值得得到愛的世界中。

另一方面又怎樣呢?我們渴望建立一番事業,期望成功、得著名望,使自己成為一個成功人士,這一切又如何?難道都應該被輕視嗎?難道這些意念與屬靈生命相違背嗎?

有些人會說:"是",然後輔導你離開匆忙的大都市,找一個能讓你毫無阻隔地追求屬靈生命的環境。但是,我想這不是你的道路,我不相信你應該在修道院,或是在像"方舟"這樣的一個團體,或是在鄉村獨居。我認為即使是充滿著挑戰的城市,對你和你的朋友,不儘然是個不好的地方。那裡充滿刺激、興奮、運動,有許多給人觀看、收聽、口味和享受的事物。只有在你成為世界的奴僕後,這世界才是邪惡的。

世界能有許多貢獻–就像埃及貢獻給雅各伯的子孫們一樣,只要你不被它捆綁,不服從它。真正的掙扎不在於你要脫離這世界,放棄你的志願,輕視金錢、地位、成功,而是在獲得那屬靈的真理:活在這世界又不屬於這世界。贏得一場比賽是令人興奮的,遇到知名人士是有趣之事,到林肯中心聽音樂,上戲院看場電影,到博物館觀看展覽,都是令人神往的,良朋、美食、漂亮的服飾,又有什麼不對?

我深信,這世界給我們的美好東西,都是要讓我們享受的,但是只有相信一切是用來肯定你是主所喜愛的這一真理時,你才能真正享受得到。這個真理能使你自由地去享受自然和文化的美麗,並滿心感恩,因為這是你蒙主所愛的記號。這個真理也允許你接受社會給你的所有禮物,享受生命。那個真理也能讓你放棄那些會阻擋你、迷惑你、危害你內在屬靈生命的事物。

想像自己被差遣到這世界……可能這樣看你自己:相信在世界開始之前,你已是被愛的……這觀點能叫你的信心大躍進!只要你活在世上,讓世界的沉重壓力控制著你,向你自己和別人證明你可以出人頭地,卻從開始就知道這是一場必敗的爭議,那麼,你的生命只是一場長久的掙扎求存。但是,如果你真正要活在這世界上,就不能把世界當作生命的能源。世界和其中的生活策略也許能幫助你生存一段時間,但是它不會幫助你生活,因為這世界根本不是它自己生命的能源,當然也不會是你生命的能源。

在屬靈層面,你並不屬於這世界,也正因如此,你被差遣到世界上。你的家人、朋友、同事、競爭對手,所有你在生命旅途中遇到的人,都是在尋找比生存更有意義的生命。所以作為被差遣到他們當中的你,可以讓他們瞥見真正的生命。

就在你知道自己被差遣到這世界的一刻,所有事情就有了特殊的改變。時間、空間、人物、事件、藝術、文字、歷史、科學,都不再難懂,都成了透明的,指向超越它們的地方,就是你的根源,也是你的歸宿。我很難給你解釋明白這個徹底的改變,因為它不能用普通的言語去形容,也不像一門新的自我認知般能被教導或練習。我所說的改變是,以生命來做痛苦的測試,去證明你是可以值得愛的,並不斷肯定自己就是蒙主所愛的真理。簡單地說,生命本來就是主給予的機會,讓我們活出自我,肯定自我擁有真正的屬靈本性,宣告屬於我們的真理,並真正活在現實裡,最重要的是去服從愛我們的那位。

主那不可測量的奧秘,就是天主是一個需要被愛的深情摯友。那創造我們的,等待我們去回應那賜給我們生命的愛。主不單說:"你是我所喜愛的。"天主還說:"你愛我嗎?"也給我們數不盡的機會去回應:"是。"這就是屬靈的生命:一個以"是"來回應我們內在真理的機會。屬靈的生命能把所有事情徹底地改變。我們的出生、長大、離家、尋找職業、被讚賞或被拒絕、行走、休息、祈禱、遊戲、生病、痊癒、甚至活著、死亡,都是表達那神聖的問題:"你愛我嗎?"在旅途的每一站,都可以選擇回答:"是"或"不是"。

你一旦瞥見這屬靈異象時,就能看到在我們每天的生活中有許多重要的事情,都失去了原有的意義。當喜樂和悲傷都讓我們向自己神聖的童年說"是"時,悲哀和喜樂就變得較相似而少差異。當獲獎勵和表現不優良的經歷,都給我們機會去肯定我們是主所愛的身份時,這些經歷就有更多相似少有不同了。當孤單和歸屬的感覺只不過是個呼召,讓我們更完全地發現我們是天主的兒女時,這些感覺就會更一致而少分歧。最後,當生與死引導我們更接近自我靈命的完全實現,知道它並不像世界要我們去相信的–兩者完全對立,生與死也就只是天主愛的奧秘的兩面。活出屬靈的生命就是活出一個合一而實在的生命。黑暗的勢力是帶來分裂、阻隔、相對抗的力量,光明的能力帶來合一。"惡魔"一詞在字面上有分裂的意思:魔鬼分裂,聖神合一。(待續)

摘自:盧雲神父《活出有愛的生命–俗世中的靈性生活》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台北四鐸區金山朝聖.體驗十字架的甘甜
  • 【信德年】台灣天主教信德年閉幕禮不是周末「大拜拜」
  • 【時事新聞】意大利總主教指污染環境的人不應領受聖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