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觸信仰伊始,念珠就在信仰生活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試問哪個教友沒有至少一串玫瑰經念珠呢?老教友們甚至會有好幾串不同式樣和材質的念珠吧!

我的第一串念珠是自己做的。用的材料是普通的黑膽石,從一串廢舊的念珠上拆下來的。十字架是澳門的教友送給我的,十分精緻漂亮。那一串念珠陪伴我很長的時間,白天帶在身上,夜晚放在枕邊,念經的時候持在手中。有時候,哪怕不是為了祈禱,散步或者思考的時候,也常常把念珠拿在手上觀賞一番。如果有人問起這是什麼,倒也是個給人介紹天主教的好機會。

一次搬家時,念珠照例帶在身上,幹了大半天體力活之後,卻怎麼也找不到它了。循著搬家的道路來回搜索也不見蹤跡,最終只能承認我已經失去了它。

第二串念珠,是我最為尊敬的一位神父,作為領洗的禮物送給我的。神父說那串念珠是他自己修道的時候用過的,給我做個紀念。那串念珠的材質也是黑膽石,低調而樸素。聖牌一面是耶穌聖心像,另一面是加爾默羅聖母像。十字架和聖牌都顯出時間的痕跡,而珠子卻磨得極亮–不是人工拋光製造出來的那種沒有靈氣的光滑感,而是在光亮中透露出溫潤與柔和,仿佛能看出前主人的氣質與修行。

當神父還是一名修生的時候,不知道這串念珠在他手裡摩挲過多少次。神父也對我講起過在修院的時候,每天下午自己在教堂裡面祈禱,可能會持續好幾個小時。念玫瑰經"一串不夠念兩串,兩串不夠念三串"。而把這串念珠送給我,也是神父對我的一種鼓勵,希望我在靈修上更加努力吧。

第三串念珠的材質非常特別,來源也很偶然。雖然基督宗教使用念珠的歷史非常悠久,也有很多念珠做得非常精美甚至非常昂貴,但是從信仰本身來說,念珠的材質不重要,木頭做的也好,珍珠做的也好,重要的是我們所做的祈禱,而不是念珠本身。

也許只有一個例外,那是我很早以前就聽說過的一個故事:

初期教會的沙漠修士,每天誦念很長時間的耶穌禱文,逐漸形成了以羊毛打結做成祈禱繩來計算祈禱數目的傳統。祈禱繩是由兩根長繩編織而成的一連串繩結,每個繩結都是由多個十字聖號相互交叉楔榫構成。相傳魔鬼曾以多種方式破壞修士們的祈禱,但當修士們手持以基督的聖十字形成和守護的祈禱繩的時候,魔鬼就無法破壞它。

編祈禱繩是一項複雜的工作,並不是每個修士都能學會。相傳,古時的修道聖山阿托斯山上,有一位修士,非常虔誠地祈禱並學習編制祈禱繩的技巧,付出了很多努力,卻怎麼也學不會。這位修士自己也感到十分沮喪。一天,他坐在一棵樹下休息,在那裡睡著了。在夢中,聖母向他顯現,手裡拿著一串由草籽串成的念珠,告訴他說:"這是我的眼淚,你可以尋找這樣的草籽做成念珠,以替代祈禱繩。"這位修士醒來之後,發現手裡拿著聖母顯現時授予他的念珠。後來,用這種"聖母之淚"草籽來製作念珠在教會中廣為流傳。

我是在一篇講東方靈修的文章中讀到這個故事的,從那時起,我就非常好奇,這種神奇的草籽,到底是什麼樣的?那時的修士收集了這種草籽,用什麼辦法來給它打孔呢?哪裡才能找到這樣的草籽?這種東西在現實中存在嗎?抑或只是個傳說中的故事呢?

過了很久之後,一位正教的朋友才告訴我說,這種"草籽"是真的存在的。而且,從某種意義上說,它是我們經常見到的一種植物,只是種屬略有不同。

“聖母之淚"的學名叫薏苡,是一種外形謙卑樸素的植物。它的草籽十分堅硬,質地瓷實,石砸錘敲也很難破壞。更為獨特的是,草籽中間天然長有一個孔道,內有草芯,將草芯取出後,即可串成念珠,不必刻意打孔。在工藝不發達的古代,特別是修士們簡陋的生活環境中,這簡直是天主的安排。"聖母之淚"的形狀並非正圓,大多呈水滴形,恰合聖母所說"這是我的眼淚"的形狀。聖母指示以這樣的材料製作念珠,也是一種特別的恩賜吧。

又過了許久,我終於有了自己的"聖母之淚"念珠。這種草籽呈淺黃色,形狀橢圓,樁高略小於直徑,模樣很是敦實可愛。每一顆草籽都顯得成熟、飽滿而堅硬,拿在手上很輕,卻又有一種充實感。簡單的草籽和簡約的木十字架,看到它的第一印象,大抵都會覺得很不起眼。可是,作為一種祈禱工具,正是因為這種樸素和"不起眼",讓我感到一種特別的吸引力。一個多麼美好的故事,一段靈修學上重要的傳承,就藏在這"不起眼"的草籽當中。僅此一點,就值得我們不斷思索和反省。

我們的信仰並非寄託於某種物質,我愛"聖母之淚"念珠也並非因為這草籽本身有何種魔力。而是,它以一種很奇妙的方式提醒著我,將個人的信仰與整個教會悠久的祈禱傳統聯繫起來。從這個意義上說,它在我的信仰生活中,是某種難以名狀的超性意義的承擔者。

在我的信仰經歷中,有故事的念珠還有很多很多:有教宗親自祝福過的念珠,有愛爾蘭宗教迫害時期教友們用的一種特別的念珠,有大得只能掛在牆上的念珠……上面提到的這三串是其中的代表。

當我回顧這些器物時,就是在回顧自己的信仰經歷,不斷讓我想起當時的場景、事件和當時的人。每一位教友都有自己的信仰故事,而我們每個人都在不斷續寫著這樣的故事,直到我們去面見天主的那一天。器物終會消逝,但它們在我們心中留下的印記,卻可以一直陪伴著我們。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延伸閱讀 

  • 【會士剪影】因他被造,驚奇神奧──嘉理陵神父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新竹市天主聖神堂
  • 【父親節專題】爸爸親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