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未按世界的邏輯進行復仇計畫,而是共同祈禱,彼此勉勵,走出仇恨,主動走進殺手家中,安慰他的妻子等家人。四年後,依此事件拍攝的電影《阿米什的恩典》上映,其中主人公(大女兒是受害者)和小女兒的一組對話震撼了無數人。

女兒問:"爸爸,我可不可以有一點怨恨,就一點點。"爸爸說:"那就一點點,一會會兒好嗎?"女兒點頭,爸爸接著說:"我們不能允許仇恨進入我們的內心。仇恨是一個非常巨大且非常饑餓的東西,它有著許多鋒利的牙齒,足以吞噬你的整個心靈,以至於不給愛留下任何餘地。"

這一年的瑪麗同樣邁出了和阿米什人一樣的重要一步,她決定去監獄探訪奧實。邁出這一步,面臨雙重考驗:首先是自己內心是否能做到徹底的永遠的饒恕;其次是奧實的反應。

“是的,我必須確定自己真的原諒了奧實。如果做了表面工作,心裡卻充滿仇恨和苦毒,那肯定不行,所以我必須弄清楚。"瑪麗說。經過了每次兩小時的四次預備會議後,她明確了自己真的可以做到這一點,就借助懲教局(Department of Corrections)設立的一個幫助罪犯悔改、讓受害人與罪犯進行對話的司法程式,告訴該局自己想和奧實見面。

隨後,一個名叫提姆•漢森的人去問奧實是否願意見瑪麗,結果對方回答說:"絕不要。"當時已近而立之年的奧實聽到這個消息後的第一反應是:"不,這不可能!我幹嘛要見她?好讓她詛咒我,當面罵我出氣嗎?我才不幹呢!"多年後,他坦言,自己當時還不想為自己所做過的事情承擔責任。

被拒絕的瑪麗感到失望,但她沒有放棄。九個月後,她再度前往徵求奧實的同意。"這次他和家人討論了一下,決定見見我。"其實,在這段時期,奧實也在經歷自我的"3R"調整:重新訓練(Retrain)自己,更新自我思想及反應;放棄(Retire)曾經的愚蠢行為和苦毒;給自己重新定位(Reposition)。這樣的訓練使他認識到:"做人最大的一部分就是要承擔責任,面對你曾經做過的事並對其負責。"

在許多人的共同努力下,瑪麗和奧實終於要會面了。"為了第一次會面,在會面前,我得好好預備自己。我首先要能原諒自己,必須為自己曾經對他的感覺和想法認罪,必須面對真實的自己,我才能繼續往前走。"百味雜陳的瑪麗接受了同為基督徒的好友瑞珍娜的幫助,後者多次和她對話,説明她明確一點,就是自己要去見的是一個成年人,"不是我心目中的禽獸"。

當天,瑪麗和瑞珍娜等幾個人一道前往。當大家沿著斜坡往上走到一半時,瑪麗突然崩潰了,她說:"天主啊!我還沒準備好,我做不到。"隨後她幾乎是被瑞珍娜推著上了斜坡,進入監獄。感覺自己"一塌糊塗"的瑪麗不得不洗了一把臉,過於緊張的她還搽了點潤膚露,瑞珍娜提醒她看看瓶身,只見上面寫著"難以置信"字樣。"難以置信?現在發生的不正是如此嗎?!我現在坐在這裡,等著他們把殺害我兒子的人帶過來!"

“你不瞭解我,我也不瞭解你,讓我們現在來重新認識"


奧實終於出現在瑪麗面前。那一刻,內心翻江倒海的瑪麗站起身,只說出了一句開場白:"你不瞭解我,我也不瞭解你,讓我們現在來重新認識。"

奧實呆住了,這和他預設的種種場景截然不同。他想得最多的一種可能就是對方會不會朝自己扔東西,"扔書本、椅子,咒駡我,想要毆打我。"為此,他做好了充分的心理準備,因為在他看來,無論如何,瑪麗都有理由做任何事。

“我不知道什麼在等著我,我就是進去,看看要發生什麼,試著給她所需要的作個了結。"奧實說,沒想到瑪麗的第一句話完全打破了自己的內心防線,反而讓他平靜下來。從那一刻起,他開始帶著信任配合這一過程,不帶抗拒地讓一切本應發生的發生。

他決定將自己的主權交托給天主並全然順服:"我們在生命中,往往會做一些事情,攔阻了本應發生在我們身上的美好事情和祝福,所以我決定不再自毀前程。我要放棄自我,讓出位置給天主,讓他來工作。"

那一瞬間,受害者母親和殺人犯相遇在唯一的天主裡,完成了人世間幾乎最不可能實現的和解。那句看似平淡無華的開場白,聽起來合理,不帶怨恨和報復的口氣,但也沒有假裝一切相安無事,為對方創造了一個可以自由回應的空間。

後來的奧實感覺"會面很棒",以至於竟然不想很快結束它,並希望有個美好的句點。所以就在他起身要離開的那一刹那,看著桌子對面的瑪麗,問她是否可以擁抱他一下。"因為我想要讓她知道,我是認真的,真心的。"

瑪麗同意了,起身繞過桌子。奧實也朝她迎上去。兩人擁抱在一起。瑪麗開始痛哭,哭得歇斯底里。奧實愈發用盡全力抱緊她。他沒想到在周遭都是重刑犯的監獄裡待了12年,經歷了很多之後,現在竟成為生命中最驚慌的一刻。他在內心深處呼喊著:"這位媽媽在痛苦,我該怎麼辦?誰來幫幫我啊!"手足無措的奧實唯一能做的就是嘗試抱緊這位母親,但那卻是一個祝福,愛消弭了一切苦痛。

舊事已過,一切都是新的了。2009年12月,奧實走出監獄,迎接他回家的是瑪麗和"出死入生"機構的人們,"我們一起給奧實辦了個歡迎回家的派對。"那一天,有30-35人參加,大多數人並不認識奧實,只是通過瑪麗知道他,但是他們都走近奧實,希望知道怎麼可以幫助他。而瑪麗的房東還徵求她的意見,問是否可以讓奧實搬到她隔壁住。

就這樣,出獄後的奧實成了瑪麗的鄰居。"那真的很棒!"奧實說,這可以幫助他保持清醒的頭腦。每天出去工作了一天后回家,他會碰到瑪麗,然後兩人在走廊裡交談一下,分享一天的經歷。要去上課的時候,瑪麗會跟他說話,瞭解他工作的公司和正在做的事情。

“她就像我的另一個母親,對我來說就像回家和母親談論一下一天發生的事情,也看看她過得如何,然後再繼續自己的日子。這是個祝福。"奧實說,有時候自己感覺傷心失望,或者由於事情不順利而感到受挫,就會去見瑪麗,然後給自己說:嘿!她給了我一個機會,我也應該給自己一個機會。

如今的奧實,正在努力證明著自己。白天他在一家廢品處理廠工作,晚上去修讀大學課程。他下決心不辜負瑪麗的愛心,要盡力回饋有需要的人。實際上,他已經在這麼做了:和瑪麗一樣,他走入監獄、教會和人群聚集之處唱讚美天主的詩歌,宣講饒恕的恩典。

摘自《境界》

採訪/約翰•奧特伯格
寫作/趙傑
翻譯/謝宇瀅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信仰見證】皈依旅程
  • 【禮儀生活】耶穌誕生的前前後後–訪勞麗•博琳修女(二)
  • 【青年之友】我與主的相識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