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下午,突然接到一位陌生女士打來的電話,在電話中她向我訴苦說:

“神父,做人為什麼會這麼苦呢?自從嫁給我丈夫之後,我盡心盡力地為這個家付出,可是不管我怎樣為他們做牛做馬,他們總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做得好是應該,做得不好就得挨罵。他們從來也不會說聲謝謝或讚美的話。"

從電話那端,我可以聽到她斷斷續續的啜泣。

去年教師節那天,我在三峽德來靜院給二十來位教友帶領了一次退修活動,由於深深了解感恩在我們日常生活中,對人與人之間的交往有很大的關係,因此就以它做為那一次活動的主題。

在一次心得分享中,每一個人都說出了,在這一生中他應該感謝的人。六十出頭的錢太太以微微顫抖的聲調說:

“最該感謝的,還是剛剛離我遠去才一年的心愛的丈夫。記得老伴生前常會在我忙得七葷八素、昏頭轉向的時候,及時地在我耳邊說聲’謝謝! ‘本來滿肚子的委屈與不對勁,就在這一聲’謝謝’中煙消霧散。我立刻又會變得高高興興,願意繼續為他賣命了!"

我昔日在美國加州進修時,結識了一位來接受我輔導的美國教友,由於談得來,後來成為知交。

此君平時沉默寡言且近於木訥。如果不是他親口告訴我,真不敢相信他曾經是大學時代的拳擊代表隊隊員呢!但是他卻有不為人知的細膩的一面。

在一次閒聊中,我們提到夫妻相處之道。他喜形於色地告訴我說,每一年他都會把五個孩子託給岳母管,然後帶太太到外面去旅遊幾天,一來是為太太慶生,二來是想藉此機會感謝她一年來為丈夫和孩子們所付出的愛心與辛勞。他說:

“有一年,我們去檀香山。有一天晚上,我帶太太上一家充滿夏威夷熱帶浪漫情調的豪華餐館。我特地向樂隊點了幾首我太太喜愛的曲子。吃到一半,侍者從廚房裡端來上邊點著燭光的生日蛋糕,樂隊及時奏起’祝您生日快樂’的音樂,在場的人也都以歌聲和著。此情此景,令我太太感動得淚流滿面。"

聽了他的描述,我好生感動。我想,那是驚喜,卻更是欣慰!過去三百六十五個漫長的日子即使再苦,此刻也都早已化為甘甜。在美妙的音樂和精緻蛋糕的背後,她所看到的,是丈夫對她的愛和那顆感恩的心。

在日常生活裡,我們似乎太容易把許多事情都視為"理所當然"。愛固然不求回饋,但適時的一聲"謝謝",或一個小小的感恩行為,不是都足以令付出的一方感到無比的溫馨和鼓舞麼?

(自由時報78.1.14)

本文摘錄自李哲修神父所著《美就是心中有愛》一書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