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基督徒聯誼運動會

在結束了紀念聖福若瑟神父的彌撒聖祭並吃過午餐後,一位教友姐妹希望我對近期教會大事做一個"簡報",以滿足大家的"求知欲"。我開口說道:"在我看來,近期最大的新聞倒不是教宗決定聖週四的濯足禮可以為女性洗腳,而是他將於今年10月31日前往瑞典倫德參加宗教改革開啟500周年的紀念活動……"
話音未落,大家一片驚歎聲:"這怎麼會呢?天主教的教宗去參加新教的改教紀念活動?!"

我倒並沒有因這樣的驚歎而感到意外,畢竟,乍聽起來,這的確有些不可思議:1517年的10月31日,本是像我一樣作為天主教神父的馬丁•路德,將抗議羅馬教廷腐敗、呼籲改革的"95條綱領"貼在維騰伯格教堂大門上,開啟了今後基督新教和天主教分道揚鑣的發動機,中間經歷了辯論、絕罰、教派戰爭等過程,最終通過簽署以Cuiusregio,eiusreligio(誰的天下,就隨誰的宗教)為核心內容的《奧格斯伯格和約》,將自1054年東正教和羅馬天主教大分裂後留下的"西半壁江山"再次一分為二,此後,世界基督宗教的格局一直延續至今。

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的"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之前,幾乎沒有過什麼基督徒合一的有效運動和舉措;相反,在天主教、東正教和新教之間的隔膜甚至敵視沒有消失,與此同時,在新教團體中,因不同的禮儀、神學、組織而持續分裂的勢態也從未停止。鑒於此,保祿宗徒在近兩千年前對格林多的教會團體所說的"你們各自聲稱‘我是屬保祿的,我是屬阿波羅的,我是屬刻法的,我是屬基督的’。基督被分裂了嗎?難道保祿為你們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嗎?或者你們受洗是歸於保祿名下嗎?"(格前1:12-13)這些話,其實也就是提前講給後來數十億的基督徒們聽的。

令人欣慰的是,儘管介於基督徒之間的不同形式、大大小小的分裂依然是一目了然的現象,但越來越多的仁人志士卻正在朝向大公合一的方向努力著。特別是自"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後,天主教會更是在這方面首當其衝,先教宗保祿六世、若望•保祿二世、本篤十六等,都是傑出的代表,而德國天主教神學家孔•漢斯(KungHans)則一針見血地大聲疾呼說"沒有宗教間的和平就沒有世界的和平!"教宗方濟各於2013年上任以來,更是在推動基督徒合一道路上繼往開來、義無反顧:他和君士坦丁堡的東正教總主教巴爾多祿茂一世肩並肩地祈禱、一起去聖地朝聖、一起在梵蒂岡為巴勒斯坦和以色列領導人舉行和平祈禱會;他常常接見"世界信義宗聯會"及"信義宗-天主教合一委員會"的代表們,並勉勵他們說"即使存在困難和分歧,也要繼續努力,不停地向上主呼求合一恩典";另據海外媒體報道,他正在和俄羅斯東正教的大牧首基里爾商討實現歷史性會面的事宜……

上述在倫德舉行的紀念活動將由教宗方濟各、世界信義宗聯盟主席尤南(MunibA.Younan)主教,以及該聯盟秘書長容格(MartinJunge)牧師共同主持,展現天主教徒與信義宗教徒扎實的大公進展,以及透過對話而共同領受的恩典。屆時,大家共同的祈禱主題將包括謝恩、悔改,以及共同為福音作見證的承諾,以期呈現宗教改革所帶來的恩典,並為神學之爭所造成的分裂請求寬恕等。

而這正好又是教宗方濟各早在2013年10月21日在接見"世界信義宗聯會"及"信義宗-天主教合一委員會"的代表們時所希望看到的:"只要我們以謙卑的精神靠近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我們就一定能彼此靠近;只要我們向主耶穌呼求合一恩典,我們就可確信祂必將扶持我們、引導我們……天主教徒和信義宗信徒可以請求寬恕,原諒互相造成的傷害和在天主前所犯的過錯;雙方也可以為主耶穌在我們心中激起的合一渴望而共同喜悅,這渴望讓我們以希望的目光展望未來"。

是的,不論是天主教和東正教的分裂還是天主教和基督新教的分裂,也不論是後來基督新教內的不斷分裂,都曾經而且依然在犯著被保祿宗徒嚴厲批評過的格林多教會的錯誤。

而問題的根本仍然出在將為所有人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棄之不顧,卻死死地抓住某個人、某種思想、某種禮儀甚至一些權力和地位不放,試圖"挾天子以令諸侯"。正是因為教宗方濟各也像當年的保祿宗徒一樣,看到了基督徒分黨分派的荒謬和罪過,決定前往瑞典倫德參加宗教改革開啟500周年的紀念活動,目的不是要讓天主教變成基督新教,也不是要基督新教變成天主教,而是我們大家都成為名副其實的基督徒–畢竟,這才是包括今天東正教、天主教、基督新教在內的所有信徒最原始的共同身份!

這無疑會讓一些人的思想一時難以理解和接受,但只要他們努力明白並實踐基督福音的教導,遲早會開悟的。今天,在場的那些教友們已經是這樣了,否則,他們不會在最後用笑聲、掌聲和歌聲來結束聚會的!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在線 

 

延伸閱讀 

  • 【心靈微整型】當一貫道媽媽 vs 天主教婆婆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新竹市天主聖神堂
  • 【基督生活團】本來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