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是傳統中藥,早在漢代就作藥用,具有大補元氣,補益臓氣,生津止渴,安神益智等功效;西洋參則是在清代才歸化的外來藥,具有補益元氣,補氣養陰,清火生津等功效。二者雖然都是重要的補益藥,但藥性不同,應區分使用,西洋參「性涼而補,凡欲用人參而不受人參之溫補者,皆可以此代之」。其實,作為外來藥,西洋參的發現與中國人參密切相關。

且讓時光回到清代,在這裡,人參是一個極其重要而特殊的商品,其採辦事務由朝廷直接管理,即由清政府負責人參的專採和專買專賣。康熙年間(1662-1722)則是中西文化交流的一個鼎盛時期,大量有專業技能的在華外國人被召入朝廷供職,其中就有擅長數學、植物學和地理學的法國耶穌會傳教士杜德美。杜德美1668年生於法國,1701年來到中國,1720年卒於北京。在華期間,杜德美曾奉康熙皇帝之命前往東北一帶測繪地圖,因而得以親眼見到了人參的生長環境並親身體會了人參的神奇功效。

他在1711年寫給印度和中國傳教區總巡閱使的信中,詳細描述了人參的形態、生長環境和分佈區域,並推斷「如果世界上還有某個國家生長此種植物,這個國家恐怕就是加拿大」。杜德美在信中還記述了自己服用人參的親身經歷,他因為野外工作辛苦勞累,有一次疲倦得幾乎從馬背上摔下來,同行的中國官員立即讓他服用人參,一小時後就不再感到疲倦,從此屢試不爽。此信的內容於1713年在法國和英國發表,在歐洲引起強烈反響。遠在加拿大魁北克省的另一位法國耶穌會傳教士拉菲托得知此消息後非常興奮,通過仔細尋找並請教當地的易洛魁族印第安人,終於在蒙特利爾市附近的森林中發現一種植物完全符合杜德美的描述,證實了杜德美的推測,這時已經是1716年的9月份了。

這種被易洛魁族印第安人稱為garent-oguen(意為「人形的根」)的植物,在當地只是一種普通的民間草藥,拉菲托認為,這就是分佈在加拿大的中國人參(其實是西洋參)。拉菲托的發現很快傳遍了魁北克省,在蒙特利爾市掀起了買賣和使用西洋參熱潮。1720年,由著名的法國貿易公司–印度公司將在魁北克省採集來的西洋參集中到蒙特利爾市並從此出口到中國。此後,西洋參的採集範圍還擴大到了安大略省。昔日默默無聞的garent-oguen憑藉著中國人參的威名,也就身價大增。

需要注意的是,在1700年代初期,人參和西洋參是不分的,它們的英文名都叫ginseng。後來,瑞典植物學家卡爾∙林奈將西洋參定名為Panax quinquefolius L.,德裔俄國植物學家卡爾∙安東∙邁耶爾將人參定名為Panax ginseng C. A. Mey.,正式確立了各自的身份,即是五加科人參屬的2種不同的植物,從植物分類學的角度結束了二者混為一談的歷史。

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
教學科研部一級講師郭平博士

本文轉載自YAHOO新聞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解讀人生】你的靈魂賣給誰
  • 【信仰見證】勞神父(二)
  • 【信仰生活】基督徒:環保如何從身邊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