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來自天父的邀請將我所生活的城市、人群、甚至生活方式都帶到了一個陌生的境地。我坐著火車,懷著一份好奇、平靜的心踏上了一段未知的"旅程"。滿心期待著祂會給我安排怎樣的人生?

滿足的吳智文

時光匆匆,轉眼來到這裡(黎明之家邊村殘嬰院)已有兩個月有餘,生活各方面都已適應,原來陌生的面孔也格外親切起來。有那一副面孔,每天與我四目相對,從早至晚,他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聲音乃至全身,仿佛我都瞭解。他有一個很威風的名字–金大剛(天剛剛),以至於我第一次聽到便牢記至今,我是他的大文哥,他是我的大剛弟;我是他的老師,他是我的學生;我是他的保鏢,他是我的"老闆"。他常在我無意間說個笑話逗我開心,雖然我被他像孩子般的調皮映射到,但我還是會裝出一副很正經的樣子。天真機靈是我對他的第一印象,是的!現在依然如此。

而且,現在我從他身上看到一顆強大與樂觀向上的心。他非常渴望學習,天文地理、歷史、聖經等等,我都一一講解,他都耐心去接受我這"不成熟"的教學方式。


很感動!我的學生一切都讓我很欣慰,每次聊天、考試、吃飯,嚴肅與輕鬆並集。在多次聊天中,從他的經歷中我得知;他很想念他的爸爸媽媽(養父母)與在其它地方的修女姑姑們,他常常與我交談,向我訴說他的爸爸媽媽與姑姑們如何地待他好,如何寵他愛他,他多麼地想他們。這讓我知道大剛是個重感情的人。

大文哥和大剛弟

大剛與我可謂是被天父"撮合"的一對兄弟!在我來到這裡之前,我患有半年之久的結膜炎(俗稱紅眼病),去了很多次醫院,用了很多藥,依然沒有好轉,當我來到這裡,聽說這裡有一家德蘭眼科,這裡的修女姑姑在這裡看眼睛已有20餘年了,當我聽到這消息,仿佛那個耶利哥的瞎子一般,看到了治癒的希望。如今,我已痊癒得差不多了。後來得知,之前來的志願者都是女生,照顧大剛有諸多不便,他和奶奶們一直希望有個男孩子來照顧他。我深知道,我來到這裡,不是我選了這裡來服務,而是祂眷顧了祂的子民,邀請我一起完成祂的事。

為眼睛的治療

備註:吳智文,來自上海,2015年7月加入第六屆利瑪竇志願者,身為獨生子的他選擇到河北黎明之家服務。在那裡,他每天照顧陪伴天剛剛,除了文中所說的教大剛知識外,也照顧大剛的日常起居,幫助大剛洗澡、洗腳、起床、吃飯等等。

本文轉載自進德公益網站

 

延伸閱讀 

  • 【聖座】教宗方濟各:說人壞話的人是殺害天主和近人的兇犯
  • 【活出聖言】你們不能同時事奉天主而又事奉金錢
  • 【利瑪竇傳】謙遜有禮傳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