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一個自幼父母離異的孩子,後來爸爸為她娶了一位後媽,但她和繼母的關係不是很好,一直處於緊張狀態。

自讀初中開始,她就住校遠離家庭,在父親的眼中她就是悖逆不孝的姑娘,父親性情也暴躁,急了就會打她。有一次,她頂撞父親,父親被她氣壞了,用腳將她踩在腳下,瞬間,她被死亡的恐懼攫取。她發誓,只要這次死不了,就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將她踩在腳下。

她從此鍛煉身體,也為了防身學習散打。

在外人看來,她是個性格頑強的姑娘,但沒有人知道她的故事如此愁傷。有時,她也莫名其妙地惆悵,因為她本可以快樂的童年卻沒有人能給她。

夜晚她獨自坐在馬路邊,覺得自己還不如垃圾堆旁覓食的狗活得有意義。

她開始用這樣的方式尋找自己的歸宿和意義:旅遊、畫畫、看樂隊和走天下……

大二那年暑假放假,中午,她錯過了回家的車,於是在一座教堂附近停留,她被教堂古老的模樣所吸引,於是進去看了看,這時一位神父看到了她,和善地對她微笑。那種微笑,她好像見了天使。神父帶她去教堂參觀,講解教堂內的十四處苦路,還有很多天主教的故事,二人談得還很投機。臨走時,神父問了她的家庭,她內心反感不願透露,她很清楚,她不願意讓人碰觸她內心最憂愁的部分。

她離開時,還是為神父留下了電話和姓名。

新學期,她又一次來到教堂,神父遇見了她,竟然一下子喊出了她的名字。她為之一振,感覺自己是被關注的。她後來接觸到了修女,修女也視她為家人。她從此找到了家,她說,父親給不了她的,神父竟然輕而易舉地給了她,家庭給不了她的,教會竟然無條件地給了她。

她會畫畫,神父修女就請她畫教堂頂上的羔羊像,還有主日學教室的兒童聖經故事。她喜歡這種被重視、被需要的感覺,她開始覺得自己很重要,不再是多餘的。

她開始用更多的時間服務教會,並在信仰內找到了自己的意義。她說:"人一生所擁有的一切,只有在被使用,並且產生積極影響時,才有了意義。"

她如今已經是領洗兩年的教友。她給自己取了聖名小德蘭–微小,卻充滿天主的愛。小德蘭領洗後,喜歡每日讀聖經和念玫瑰經,她說:"這能帶給她無盡的智慧、靈感與正能量,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小德蘭常帶著燦爛的笑容,不論你的心情多麼糟糕失意,一旦看到她,就會充滿力量,並從內心感歎:這是一位天使。

而她,也曾經遇到過天使。

而你,又是誰的天使呢?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延伸閱讀 

  • 【解讀人生】你的靈魂賣給誰
  • 【信仰見證】勞神父(二)
  • 【信仰生活】基督徒:環保如何從身邊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