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傍晚時分,雲霞漸漸淡薄,暮色中遠山如岱,輔大校園內喧囂遠去,椰樹、芭蕉、木棉隨著微風輕擺腰肢,一位白髮老人身著藍色布衣,手持念珠,靜靜地行走於小徑……"每天晚飯後都會繞著輔大校園散步,一圈下來50分鐘。現在年齡大了不去爬山了,前幾年爬山,一千多級臺階呢!"每天邊散步邊念玫瑰經做省思是老人多年的習慣,他的步子緩慢平穩,時而停下目視遠方,空氣中濕潤的青草香會偶爾讓他想起如水墨畫一般美麗端莊的故鄉安徽貴池,母親站在苔蘚斑駁的青石小路上,柔聲喚著"法兒,去教堂呵!"……

天主給的"糖果"

年近九旬的房志榮神父每每回憶自己的童年,都會想起母親那輕柔的呼喚。他是家中最小的孩子,特別受到母親的寵愛,總是會依偎在母親身邊。"我還記得,那年我9歲,母親46歲,我們一同領受了洗禮,打那以後,她經常會叫上她最愛的‘法兒’一起去教堂。"

“法兒"是房志榮神父的小名。那時,懵懂的小小少年極喜歡湊熱鬧,哪裡人多去哪裡,哪裡好玩絕不放過。七八歲年紀的小法兒有一天突然被街上一所"大房子"吸引了,那裡有人正在給孩子們分發各式各樣包裝著漂亮彩紙的糖果和一些精緻的小畫片。因為想要得到糖果,小夥伴們後來常會到"大房子"去,有時那裡會有人講"故事":"你看,一個聰明人造房子造在石頭上,一個糊塗人造在沙灘上……"小法兒對這個造房子的"故事"很是喜歡。"我後來才知道那是基督新教的福音堂,也就是在那裡我第一次聽到聖經上的故事。"

外婆家不遠處有座天主教堂,跟先前的那所"大房子"一樣,小法兒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那裡,人們唱著悠揚動聽的歌曲,祭臺上到處都是鮮豔的花朵,還有精美的蠟燭不斷跳動著火苗……之後,他便經常拉著母親的手到天主堂去學道理聽"故事",母親在女學,小法兒在男學。一段時間之後,母子倆一起加入了天主教會。

那時候小法兒聰慧好動,讀書、踢球、唱歌樣樣都在行。母親出身大戶人家,一心想好好栽培自己的兒子,聽聞在貴池有個西班牙耶穌會士開辦的小修院可以實現這個願望,於是欣喜地叫來兒子,問:"法兒,想不想去修道?"小法兒天真無邪,想這修道嘛,無非就是去種田、種稻、煮飯什麼的,也不錯。於是便高興地背起母親為他收拾好的行裝踏上了追尋耶穌的"道"。房神父感慨,那個時候,一個孩子哪有"聖召""奉獻"這種概念,就這樣"傻傻"地與天主初識。不過,倒是應該感謝天主給了母親一顆有別于舊時婦女沒有的心胸,"去修道是母親的意思,我自己也沒想到,在天主的安排下一路走到今天。"

初生"牛犢"不怕苦

進入修院後換了環境,到處都是同齡人,小法兒好動的天性發揮得淋漓盡致,跟同學一起吹笛子、踢皮球,玩得不亦樂乎,卻不大喜歡念書。後來,偶然有幾個西班牙神父教拉丁文,小法兒聽過一次便迷上了這門古老的語言,並且學得相當不錯。念完小修院後轉到安徽蕪湖的大修院念哲學,期間都是用拉丁文,考試的時候,還考得了最高分。1947年總主教到安慶來訪問時問梅主教:"有沒有孩子可以送到羅馬去念書?"因為八年抗日,一直沒有學生到羅馬去留學。梅主教馬上就想到了小法兒。

在羅馬念了四年書,那個叫作"法兒"的懵懂少年,隨著時光的流逝轉眼已經長成了24歲的英俊青年。因為家鄉是耶穌會的傳教區,受主教、神父的影響,房志榮產生了加入耶穌會的念頭,得到主教允許後,他再次上路,到西班牙撒拉曼卡去初學。

兒時,房志榮看了許多聖人傳記,最喜歡的便是聖達尼老。達尼老家庭富有,父親是位參議員,虔誠有聖德的他想要棄家修道,卻受到父親及家人的極力反對,甚至寫了一封滿篇恫嚇言語的信給達尼老,揚言將波蘭的耶穌會會士全部逐出,並罵兒子"自甘墮落"、"玷辱家聲"。達尼老決心不改,於是步行從波蘭到羅馬,路途遙遠而艱辛。人們常說"初生牛犢不怕虎",房志榮準備仿效"偶像",借機修一修自己的耐性和德行,也來個"長途跋涉",從羅馬步行去西班牙。"結果沒能實現這個計畫,儘管坐著火車去西班牙,但其中的艱苦也出乎意料。"房神父說起這段經歷仍唏噓不已。

“火車經過露德,本想在露德的山洞前過夜,求聖母,後來實在冷得撐不下去了,還是找了個小旅館住了一夜。"房神父特別記得,在露德的時候,買了一個小鬧鐘,每當那個鬧鐘響的時候就唱"露德聖母"。他把它帶到耶穌會的初學院,但初學院有規矩,不許有這些東西,便充了公。說到這裡,滿頭白髮的房神父像個孩子一樣笑得很開心。

當東方遇到西方

房志榮神父在外求學多年,環境在變,生活在變,師長朋友在變,唯一不變的是那思鄉情、赤子心。

房神父的家鄉安徽歷史積澱厚重,文化底蘊很深,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重要發源地之一。自小浸潤在中國傳統文化之中的他熟讀國學典籍,古詩詞信手拈來。伯利斯仁慈聖母傳教修女會韋薇修女對房神父評價道,"他保有中國傳統的文人風範與情操,卻也堅持做學問需要的嚴謹、獨立與某種超然,他以修道者的謙虛、慷慨,奉獻他的聰慧、才華,卻怡然自得于平凡生活中。"

房志榮神父歷任耶穌會中華省省會長,輔仁大學神學院院長,輔仁大學宗教研究所所長,《益世評論》雙週刊社長等重要職務。他與基督教聖經公會結緣甚深,併合作翻譯中文聖經。他畢生致力於神學、聖經學與中西經典之研究,以中文講授並撰述神學,宣導從中國文化的角度去領悟天主的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