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災、暴風雪、流感爆發,甚至火災,這一切或許拖慢了美國威斯康辛州一批修女的祈禱,但她們說,這些挑戰從未中斷修會在過去一百卅七年來不停為數以千萬計的人向天主祈求。

在拉克羅斯的恆久朝拜聖體方濟女修會表示,自一八七八年八月一日上午十一時以來,她們便一直從早到晚為病患及受痛苦者祈禱,時間之長,在美國可謂無人能及。

協助統籌祈禱的撒辣·亨尼西(Sarah Hennessey)修女表示:「當步入小聖堂,我能感到那種有形的臨在打動了我。」

據馬琳.韋森貝克(Marlene Weisenbeck)修女指出,這種在基督聖體前不斷地祈禱的恆久朝拜聖體傳統,可以追溯至一二二六年在法國之時。此後,世界各地都有天主教修會延續這一傳統。

馬凱特大學歷史學教授斯德望.阿韋拉(Steven Avella)指出,這個傳統在十九世紀逐漸流行,其後再獲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支持下而得以普及。

在拉克羅斯,這些修女估計她們已經為數以千萬計的人祈禱,包括在過去十年的十五萬人。

唐娜.本登(Donna Benden)是一百八十名被稱為「祈禱夥伴」的教友之一,她們協助一百名修女祈禱。本登指出,「人們所受的苦難及受疾病的痛苦,有時是難以忍受的。」本登每周三早上七時至八時在她上班前協助修女祈禱。

這個修會在一九九七年開始要求社區協助,當時修女的數目在逐漸減少。據瑪利亞.弗里德曼(Maria Friedman)修女表示,現在,修女通常會負責夜間的祈禱,而教友則負責日間。她負責安排每兩小時兩人當值祈禱。她說:「修女難免經常要出外、或負責其他工作。這是現代生活的複雜性。」

她指出,她經常嘗試尋找各種方法,使祈禱之事來得更易,譬如在校園內設置一張床,讓教友可以睡覺。如果有需要,這些修女會尋找更具創意的解決方法。她又說:「我們會想盡辦法。」

美國也有其他修會是全天候祈禱的,例如在俄亥俄州克里夫蘭的貧窮嘉勒恆久朝拜聖體女修會的十六名修女,也是每兩小時輪班祈禱。據修會的瑪利亞.多默(Mary Thomas)修女指出,自一九二一年以來,她們的修會就一直在美國為人們祈禱,這是延續自一八五六年在法國開始的祈禱。在每段時間,都有一至兩名修女祈禱,沒有請教友來協助。

至於其他修會,由於修女年紀老邁及其他原因,只能把祈禱時間縮減,在部分時間進行。

自拉克羅斯的修女開始以來,她們的祈禱曾經歷一九二三年對面一座建築物的大火、六五年拉克羅斯的水災,另有流感爆發及多次風暴。亨尼西修女每日都會收集由人們親自留下的字條、電話、電郵及網上表格提出的祈禱意向。

在最近一系列的祈禱意向中,就有為拉克羅斯兩間學校擔任校長的勞拉.於貝(Laura Huber)祈禱,這名五十二歲校長在十個月前被診斷患有乳癌。她說,「是學校校董局一名成員要求為她祈禱。」

她說,「這種祈禱以一種我無法言喻的方式鼓舞著我。」她續說:「我感到溫暖和被愛,以及陌生人的關懷,而這是一種令人難以置信的感受。」

弗里德曼修女表示,找人幫助,她從未遇到困難。她有一張替代人的名單,但是祈禱夥伴及修女通常都會承擔額外時間。

亨尼西說,「如果這是晚上十一時,我的時段已過,但另一名修女仍未出現,我不能就此離開,回房上床睡覺。」

「你好像會想到:『這已有一百卅七年──我需要提起精神。』」

【完】來源:《Crux》,天亞社編譯。

Wisconsin order of nuns have been praying nonstop since 1878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聖座】教宗方濟各:說人壞話的人是殺害天主和近人的兇犯
  • 【活出聖言】你們不能同時事奉天主而又事奉金錢
  • 【利瑪竇傳】謙遜有禮傳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