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的成立

中世紀曾被冠以「黑暗時代」,但因為歐洲大學的成立,這稱號也便足以被推翻。歐洲最初的大學是設於博洛尼亞(1088),巴黎(1090)和牛津(1096)。接着便是不同的大學接連不斷地冒出來,尤其在蒙彼利埃、薩拉曼卡和劍橋這些歐洲城市。而某些大學是因他們授的某課程而聞名:薩勒諾大學的醫學研究、巴黎的神學和邏輯學、博洛尼亞的法系和教會法(伊爾內留斯和他學生格拉蒂安也曾在此授課)、牛津的數學和自然科學等等。
還有一個令這些學府備受關注的因素,就是他們喜歡在課程中,纳入自然科學和新發現的古希臘文本和古阿拉伯文本,尤其出自亞里斯多德、Ibn al-Haytham、歐幾里得、托勒密等等多人的手筆。

中世紀的大學教育全都帶有濃厚科學意識,正因如此,Huff曾斷言中世紀的大學是奠定了"現代科學研究"的基礎(180)。換言之,中世纪盛期的科學研究已差不多制度化,至成果廣為傳播。更值得提的是:歐洲的大學是完全獨立自主的,學府會提供師生們法律保護,使他們在知識方面是絕對自由,不受任何干擾。他們更組成自治領域,讓學者可以自由進行知識和科學諮詢。因是獨立自主的關係,大學也享有一些權利和優待,例如不受教會或當政者的政治干預。大學學者也因應享有某種優待和特權,例如在該大學所屬地區,可被豁免公民責任及本地稅收。(Huff 234)

令我印象最深的要算是:在很多大學的成立和提供免費學術環境方面,我們是見到教宗權力也充當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到了宗教改革時期,已有81所大學成立,其中33所是獲得教廷的特許狀,20所同獲得教廷及帝國的特許狀(Woods 48)。於1254年,教宗英諾森四世授于牛津大學特權頒授學位,從此學府再不受教廷、帝國或皇室的干預。1233年教宗額我略九世頒令:從那時起,持有碩士學位的學者,在世界各地都擁有授課的資格,從而"鼓勵傳播知識和培養國際學術共同體的想法"(49)。

他亦於兩年後,發布了一教宗詔書,保護巴黎大學的師生,在法律上和學術上皆有自治權,假若他們的權利是遭到侵犯的話,他們有權持續罷課。教宗何諾三世也有類似的行動,為保護博洛尼亞大學學者的自主權,因教宗的介入而成功爭取到。其他例子有某些教宗,為了從忿怒群眾中營救一些學生,他們更特准學生成為神職人員,這代表他們的案件可在教會法庭審理而非在一般世俗法庭審理。有資料顯示,教宗鲍尼法八世、教宗克萊孟五世、教宗克萊孟六世、教宗額我略九世也曾插手,出面請大學立即支付一些教授的薪金(48-51)。教宗依諾增爵四世曾如此讚揚大學:『它們是科學的河水,灌溉及滋潤宇宙教會的土壤』;而教宗亞歷山大四世(1254-1261)則稱之為『照耀着天主家的明燈』(65)。

還有值得一提的是天主教教會在科學活動上的協助,是一直堅持到過了中世紀,也有很多司鐸不斷地在科學之作出既顯著又創新的貢獻。例如尼古拉斯·斯坦諾(1638-1686)被譽為地質學之父;同樣,阿塔納斯·珂雪被稱為埃及學之父;博斯科维奇(1711 -1787)被稱為原子論之父;孟德爾(1822 -1884)被稱為遺傳學的奠基人;拉娜德特爾齊(1631-1687) 被稱為航空之父。利奇奥里(1598 -1671)就因他的落體加速度計算法而聞名;格里馬爾迪(1618 -1663)是最先發現繞射(又稱衍射)的人,也創出怎去測量月球山和雲的高度;Nicolas Zucchi神父被認為是反射式望遠鏡的發明人;是麥凱爾溫神父(1883-1956) 最先把一系列地震學書籍引進美國。這些寶貴的資訊全都收藏在Woods那本內容翔實和經過精細資料搜集的書,名叫『論天主教會建立西方文明』。

我寫這篇文章,宗旨不是要去粉飾天主教歷史,或要告知天下天主教教會實在是毫無破綻、記錄絕對精確。我目的只想說出我對天主教會的驚人成就,十分欣賞,覺得功績應給予嘉許,因外界對這個他們認為充滿神話的教會,有着根深柢固的偏見。(全文完)

本文轉載自號角報

 

延伸閱讀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台南市玉井天主堂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屏東縣萬金天主堂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高雄市聖若瑟天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