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加福音記述了這樣一個時刻:有一個婦人高聲向耶穌說:"懷過你的胎,及你所吮吸過的乳房,是有福的!"(路11:27)這位素不相識的婦人的話,以某種方式把瑪利亞從她的隱居中顯示出來。

你的母胎是有福的

那位婦人喊的這些話,至少在這一刻,在群眾中突然閃現了耶穌在繈褓中的福音。正是由於這位母親,耶穌–至尊天主子,成為真實的人子:"聖言成了血肉"(若1:14),他是出自瑪利亞的血肉!

可是,耶穌的回答卻讓人意外:"那聽天主的話而遵行的人,更是有福的!"(路11:28)他希望把人們的注意力,從僅把母性理解為血肉的聯繫,指引到要聽取和遵行天主聖言這種奧秘的精神聯繫。

三部對觀福音都記載了耶穌另外一次回答類似的問題,他同樣把答案清清楚楚地提升到屬靈的價值。有一次,有人告訴耶穌,他的母親和兄弟站在外面希望見他的時候,他卻回答他們說:"聽了天主的話而實行的,才是我的母親和我的兄弟"(參閱路8:20-21)。耶穌的這些話似乎很符合他在12歲時回答瑪利亞和若瑟的話語,那時他們找了他三天,才在耶路撒冷的聖殿中找到了他。

當耶穌離開納匝肋,開始在巴勒斯坦各地公開傳教時,他完全和唯一地"關心他父親的事業"。他宣佈天國的臨近,他對人間的一切事物,以及人間的聯結賦予了新的意義和維度……在這新的維度中,一些聯結,如"兄弟關係"的含義,已不同于那種同胞的血親關係。同樣,"母性或母職"的解釋也是如此;在天主之國的層面和天主的"父性和父親身份"也具有另外的含義。

母性意義的新層面

耶穌是否以此話和生身的母親保持距離?抑或他也許希望母親留在她所選擇的隱居狀況?如果說,他的語氣似乎表示的是這種情況,但我們必須注意到,耶穌是用一種特別的方式對門徒們指出瑪利亞,他所說的母性是一種新的和不同的意義。瑪利亞難道不是第一位"聽天主聖言並身體力行"的嗎?因此,耶穌在回答群眾中那位婦人時,他所做的讚頌難道不是也指向瑪利亞嗎?因此我們不要膚淺地誤解,因為耶穌的讚頌與那位無名婦人的讚頌並不相反,而是完全一致。

如果說瑪利亞是靠信德由聖父藉聖神懷孕了耶穌,而同時保全她的童貞的話,她也就以同樣的信德,在耶穌傳教的啟示下,發現和接受了母性的另一維度或層面。她的兒子的傳教使命使她的靈魂更加清楚地看到,作為一位母親,她自己越發開放母性的新維度,這形成了她在耶穌身旁的"不可或缺的角色"。她當初不就說過"看!上主的婢女,願照你的話成就於我"嗎?靠信仰,瑪利亞繼續聽到和思考這話,這些似乎"遠超人所能知道的"(弗2:19)的話語變得越發清晰了,這是生活的天主的自我啟示。因此,從某種意義上講,瑪利亞作為母親,也成為她兒子的第一位"門徒",耶穌似乎首先對她說:"跟隨我",對瑪利亞說的這些話甚至遠在耶穌對他的宗徒們發出同樣的召喚之前。

瑪利亞是世人的中保

若望福音對迦納婚宴的描述,在另一方面也實際顯示了一種屬靈的新母性,而不只是肉身的母性,也就是說,"瑪利亞體貼人",她樂意説明有各種渴望和需要的人們。在加里肋亞的迦納(婚宴)所顯示出來的,只是人們需要的一個具體的方面,但是,這件事卻有很大的象徵性價值:瑪利亞説明有需要的人們,這同時意味著,她把這些需要放置在基督的救贖使命與能力之中。

她置身於"仲介",即:作為母親,她要成為我們的中保,而不是旁觀者。她知道,以母親的身份,她能夠向她的兒子指出人類的需要,事實上,她"有權利"這樣做。還不止于此,作為母親,她還希望她的兒子的救贖大能能彰顯出來,也就是,他的救贖威力旨在幫助不幸中的人類,使他們從各種邪魔的壓迫下解放出來。正像依撒意亞先知關於救世主的著名預言:"向貧窮的人傳報喜訊,向俘虜宣告釋放,向盲者宣告複明,使受壓迫者獲得自由……"(參閱路4:18),耶穌就曾在他納匝肋的鄉親們面前引用過這些話。

本文摘錄自信德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本月壽星】尊重生命,也接受死亡──訪問吳智勳神父
  • 【心靈微整型】狄克神父的秘密
  • 【真理電台】嚴任吉神父談電影「上帝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