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陳耀聲神父,耶穌會士(1968-2015),其著作:論《十誡和真福八端:聖經研究和現實生活的倫理學》,由丹尼爾神父(Daniel J. Harrington, SJ)及雅各伯神父(James F. Keenan, SJ)寫序。2012年藍翰出版社(Lanham:Rowman & Littlefield)出版。《21世紀聖經倫理學:發展、新興共識及未來方向》,由耶穌會士James F. Keenan寫序,紐約Paulist出版社2013年出版。

讀者可能需要陳耀聲神父的編年傳記,才能充分欣賞他在二年之內出版的這些學術著作。但如同智慧書所說:「他在短期內成為完人,與滿享高壽無異。」(智四13),陳神父在2015年5月19日在美國耶穌會馬凱特大學( Marquette University)疑似突然強烈心臟病發,意外過世,享年不到47;天主將他從密集而重要的研究及出版計畫中召離人世(註一)。這項計畫始於三年前,為評論前述二書。雖然由於不知名原因,這二本書的出版社不同,甚至讀者對象可能有些微差異,仍如陳神父的導師,丹尼爾及雅各伯神父在序言中所指出的密切相關。

這兩本書孕育的寬廣背景,皆是從特利騰大公會議及宗教改革期間的基督宗教復興。這時期堅持聖經、教會傳統及聖事,為在真實生活中培養信德的重要性,這股更新的努力,一直延續到梵二大公會議之後,天主教的現代化改革(帶來最新的)。

身為天主教倫理神學家,陳神父專注於消除,在天主教會聖經研究的發展中(在不同解釋及聖經闡釋學派),聖經學者及倫理神學家之間的分歧。雙方皆不是真正熟悉對方的特定訓練。


由於上述所提寬廣背景的固有歷史因素,天主教道德神學家習慣用,規定「做」及「不做」的原則及戒律及禁令,來解釋他們的道德教導手冊,卻避淌釋經學及詮釋學的渾水。在理察賽門及啟蒙時期之後,遑論後來的現代主義之後,這兩門學科才終於發展起來。

陳神父嘗試和其他司鐸導正這種情況,他的目標很明顯具有基督宗教合一的本質。而來自亞洲,受孔子儒家教育,奠基於社會生活五種倫常關係,這種人性美德與基督徒的美德非常相近,必會彰顯,使他更加渴望跨越他所分辨出來,儒家美德及天主教倫理教導之間的橋樑。因此他對天主教神學家,無論是聖經或倫理學者之間的辯論卓有貢獻。

評論的第一本書發展得相當自然。正因為目標是跨越上述聖經研究及道德教導的差異,為何不挑選聖經中最典型的聖經章節,也是基督宗教倫理基石,那就是十誡(出二十2-17)及真福八端(瑪五3-12)?為了證實這樣的研究方法,這本書分為三部分。

對眼前任務的一些反省組成第一部份,它提出「連結聖經研究和基督宗教倫理學的模式」。在聖經學者當中觀察到一種「新興的共識」,他們從釋經學到詮釋學的研究,從編撰文本,到在聖經傳統中的情境解釋。使用作者所引的「艾倫洞見」(Allen Verhey’ insight),既定的經文可被視為「編寫成的文稿」,像是編寫的(書寫的)腳本(文稿),需要被演出,需要被完全詮釋,如同最原始的經文,包括首度詮釋其在歷史脈絡中單一或多重的編撰。寫好的文稿提供給其讀者,由他們再度在他們生活的團體和歷史脈絡中進行詮釋。聖經變得像一本他們「收到的劇本」,要由他們完成。 – 為了能夠發現,需要第二套反省,使道德或倫理生活穩固下來,並不是靠第一套或只靠倫理學家的神學家以前拿來用的哲學原則,而是靠「德行」。為了解釋「德行的本質」如何相互影響,提到四件事:習俗和習慣、性格和個性培育、個人典範,團體和共同身分。這二套反省系統給予這本書接下來兩部分內容的結構。


兩者基本上都按照相同的格式。首先考慮十誡或真福八端的聖經背景,接下來仔細檢視每一誡命或每一端真福的經文所要命令或宣示的。最後每一章都以較長篇幅處理某一誡命,或者某一真福所須實踐的一項特定德行,在上述所提到的四種「德行特質」之後。

陳神父所著:《十誡和真福八端聖經研究與真實生活之倫理學》,及後面內容、組職及說明方法的概略摘要,無法公平看待這個初步研究的品質。在這方面我們可能感到遺憾的是,十誡及真福八端的研究本身,許多針對評論所附加的聖經參考,並未引用全文;而這對全文的輕鬆閱讀及賞析是不利的。可能陳神父打算,先以這個領域的學者為對象寫這本書,先嘗試展示一些方法學的突破,為以後留下其他更多流行的聖經研究及真實生活的倫理學。如果我們回顧,他可能渴望一年後才向此領域的同事公布,他在出版「21世紀的聖經倫理學:發展、新興共識及未來方向」當時已知的。這本篇幅較少的書輕描淡寫描述了聖經倫理學雙方進展的全貌,包括正在成形的共識、上述已間接提到而現在更詳細、合理地解釋(約50頁的註釋、書目及索引)。

如果陳神父更長壽,他或許會在學科和文化的未來橋樑,考慮其他二個目標。首先在這二本書評中,並未發現何謂「德行」的任何人類學分析。然後,提到儒家和基督宗教價值觀之間,最接近的只有在「後記:從西方到東方」(十誡和真福八端…,第231-241頁),給這兩個傳統的德行一張比較列表,以及中文詞彙一個簡短字彙表 2。

更讓人深深遺憾的是陳神父英年早逝,使他無法透過艾里(Alley Verhey)所提供的「編寫的腳本」和歷史中的「文稿」觀點,來檢視儒家傳統Scripted script 書寫文本及歷史文本。有些中國學者已經開始這樣做了。

耶穌會士 趙儀文神父
澳門利氏學社

註一:關於陳耀聲神父的去世及其學往背景,請見喬治(George Griener)懷念陳耀聲"在http://americamagazine.org/content/all-things/remembering-lucas-chan-yiu-sing

註二:關於這主題,請見L.Chan及 J. Keenan透過美德倫理學連結天主教倫理學及儒家思想,中文十字架期刊Current 53冊74-85,在 www.riccimac.org/ccc/eng/ccc53/contents.htm

 

 延伸閱讀 

  • 【新事社服】傳福音的人多麼喜樂!
  • 【聖召分享】聖母前祈禱,答覆聖召,帶來一生恩寵喜樂
  • 【我思我見】我的聖召 我不悔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