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記得一件事:

我家住以前的房子的時候,前後通風,有天回家,呼–地跟進一隻麻雀。

很快,這個走錯路的傢伙就發現自己進入一個不該進來的地方,慌不擇路地朝每一面帶玻璃的窗子狠狠撞去。只聽「咚!咚!」,麻雀在一百平米的屋子裡尋死覓活。

其實,我根本毫無惡意,不止如此,我是要開窗為他放行。

它飛到書房,我就去把書房的窗打開,可它根本看不懂玻璃窗是怎麼回事,只知道我來了,它就慌忙逃到陽臺,我就趕緊跟去開了陽臺的窗;它又 逃,到了客廳,到了臥室……,我就像捲入一個捉迷藏遊戲,開窗、關窗,不一會兒大汗淋漓。而它索性就躲了起來。我想,好吧,你先安靜安靜。為讓它瞭解我的 善意,我抓了一把米,輕輕走到它躲藏的窗簾後,伸出手去。可憐的麻雀嚇得將自己卡進一個窄縫,半天不能自拔。

忽然記起了美國一位名主持說過的故事:一個耶誕節,全家都去了教堂,除了他。在他看來,一切由自己創造的功名利祿已然足已。當他安然地坐到 窗前,忽見一群鳥在寒冷的雪夜泊在窗外。他開窗,鳥兒四散。他於是走出屋子,將門展開一條縫,又撒上一點麵包,希望那從屋裡透出的光像一條光明的小路,將 鳥們引向溫暖的家。但鳥兒門依然不領會他的善意,反而分飛逃散。就在那時,教堂的鐘聲響了。他忽然意識到:其實人如麻雀,只顧埋頭掙扎在自我中,為著那一 點眼前的生活或喜或悲,而那一條真正通向光明的道路卻無人顧及,甚至當那道路已鋪到腳前仍因著自我的卑微本性而不敢踏入。那天,他關上了門,走向教堂。

這故事聽過很久了,就在驚恐的麻雀咚咚地撞著我家玻璃的時候,在我腦中再次重演。我只得無奈地看著這可憐的傢伙:它依然不懈地努力著,往一面已經試過九十九回的落地窗上,第一百遍地沖去。

今天再次提起這陳年故事,卻發覺在我們生活裡豈不依然如此。許多人呐喊著需要信仰,耶穌站在門口敲門,我們卻把自己關上了。

即便我們已經信從了他的人,每一天的生活裡,我們仍尋尋覓覓,走著自己的方寸之路。

一些時候,人們喜歡問,到底天主是要我選擇這個呢還是那個,要我去呢還是要我留呢?主啊,你告訴我!

我們問完了,就依然自己尋找。

不是主沒有回答,是我們只顧一邊求問,一邊用盡自己的力氣和有限的判斷,撞向每一扇窗戶。等我們精疲力竭地卡在牆縫裡,我們就問:主啊,你在哪裡,出路在哪裡呢?

或許,那一刻主正站在客廳的窗前,看著你說:安靜,放下你自己的掙扎,你就能看見,我在這裡,已經為你開了門。

本文轉載自天亞社中文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信仰見證】皈依旅程
  • 【禮儀生活】耶穌誕生的前前後後–訪勞麗•博琳修女(二)
  • 【青年之友】我與主的相識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