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鄭嘉珷

三個月以前,本堂新添了一位阿飛型的年輕神父──身材高大、步伐健捷、三分小平頭、頂著大鋼盔、身穿皮夾克、腿跨重機車,來去都是轟隆隆,令人側目;但是跟他談起話來,卻又覺得他非常親切、風趣,哈哈大笑起來,中氣十足,讓人覺得他是一位非常豪爽而心無城府的人。這位就是最受青年學生歡迎的朱恩榮神父。

朱神父在年輕教友中被暱稱為「小小朱」或「迷你朱」,與大朱(朱勵德)、小朱(朱蒙泉)二位神父同屬耶穌會的「上海幫」;來自世代的教友家庭,家族中有多位神父、修女,甚至還有主教。生於民國二十一年十月八日,今年「四十六歲」(按朱神父的算法,上達五十年以後,便開始「倒數計歲」)是屬猴的,難怪一付頑皮相,頭腦靈活、開朗豁達、心直口快、善於交際,能把工作整理得有條不紊,讓後繼的人易於遵行。但他絕不是屬於保守型的人,你若注意看看,會發現他頭頂上竟有兩個旋兒呢。碩士學位是教育和心理輔導。過去擔任過的職務,最有趣又最成功的,就是做大專同學會和基督生活團的輔導,與青年人打成一片,水乳交融。最近朱神父自認為年事稍長,也許應該從學生工作漸漸轉移到婚姻輔導方面;但他卻驚訝地發現,他在幾處堂口的兒理彌撒中大受歡迎,好像應該往下認同才對呢!

朱神父雖然外型阿飛,但他在聖家堂擔任的工作卻是道道地地的「家庭主婦」,是這個大家庭的「媽媽」,必須照顧其他十六位神長的生活起居。從買菜、配菜、付帳、關燈、鎖門、收報紙,以至買郵票等大大小小,一切雜務,全都要料理。當然還要做彌撒、聽告解、講道等等,比一個普通的家庭主婦忙多了。因為人多、花費大,一切都要精打細算,難怪朱神父把「白菜一斤多少錢」、「這個市場比那個市場貴了多少錢」都記得滾瓜爛熟。聽說朱神父來了以後,伙食的臣色花樣都增加了許多變化,水果青菜都豐富,菜錢還比以前便宜呢!

但是做「理家神父」的艱苦也是外人不容易了解的。比方說,本堂每主日有八台彌撒,每台彌撒後,朱神父就得把那些皺成一團團的票子,一張張抹平、折好、數清楚、記帳。不知道為什麼,有的教友喜歡把那些最舊、最髒的票子投到奉獻袋裡?有的是溼答答的,甚至有味道的。朱神父有過敏症,一聞就噴嚏連連,非吃藥不可。即使是新票子,教友也喜歡捏成一團,於是每張票子都要花朱神父幾秒鐘去把它抹平、折好。一天下來,單是數錢這一件事就夠他辛苦的了,外人怎麼會了解呢?乘機在這裡拜託教友們,體諒一下朱神父的辛勞,也是為了對天主的敬意和誠意,盡可能不要把髒票子投入奉獻袋,也不要把鈔票捏成一團。

跟朱神父談過以後,我發現他有許多生活瑣事,實在不需要動用一位神父去管,只要教友們多奉獻一點時間,主動參與,教會又肯給他們足夠的信任去擔起職責的話,神父們就會有有多時間去從事牧靈工作,真正做到人盡其才,整個教會也會更活躍而有朝氣了。讓我們為這件事共同祈禱吧。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li>【活出聖言】大溪天主堂生日快樂</li–>

  • 【專訪】教宗:全然向禰(三) 論耶穌會
  • 【青春部落誌】有幸來到泰北當志工教師的我,是幸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