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群體在天主教教會發展中扮演著重要角色。瞭解學生信仰的特點以及對策,就能更好的引導大學生正確認識教會和個人靈修,使其信仰健康發展。

為一個學生而言,現實世界是很少有人會思考信仰問題的。首先,小小不夜城的三亞正好迎合了大學生們晝夜顛倒的習慣。當然我也不曾例外。尋根溯源,不知是哪裡來個人隨口說了"從未翹課,便算不得上過大學。不睡懶覺晝夜顛倒,不談戀愛,便算不得上過大學……"哪知莫名其妙的被學弟學妹炒為"經典"。互聯網發展已不能用迅猛來形容,有時像對於炒股的億萬富翁一夜淪為乞丐一樣不可思議。網路資訊擴散超速,人們病態傳染得很快,卻被認為是正常的,所以沒有誰會極力抵抗,除非是有信仰的。所以與我這樣大學生的矛盾又應運而生,旁人眼中,怪異有加。

最後,對於有信仰的我們,周邊無神論的環境好似一頭餓狼巡行各處,隨時有被撕碎的危險。2011年9月15日距離故鄉近萬公里的海島,大學生活即完全沉浸無神論的中國社會生活正式開始。之前很喜歡完全陌生的地方,完全陌生的事情,完全陌生的人……總歸是陌生的就會喜歡,畢竟自己是個好奇心很重的人。剛開始的生活,只要找到教堂,似乎與之前無太大差異。隨著天南地北人的熟絡,矛盾不可避免得越積越多。

很多人,甚至是要好的同伴也會不可思議我每天花很多時間祈禱,尤其吃飯的時候。開始他們告訴我一起在外面吃飯希望能不劃十字(十字聖號),那樣會暫態引來不少差異的目光,覺得很惱人等等。後來他們很氣憤我每週或大的節日推掉各種活動去教堂參與彌撒,並認為我是一個冷漠的人,去教堂的行為更是一個天大的笑話,而我委實傻得可憐。不可否認信仰跟生活有時存在一些矛盾,專注信仰可能會減少維持朋友關係的機會,是故二者的取捨便讓許多人在大學喪失了信仰。即使有些沒有喪失得徹底,但那麼大的世界,這裡只不過是泥潭入口罷了。

一般大學生都不會承認有一個超性體存在這個世界或高於世界,因為他們偶爾總是很高傲狂妄的。其實他們不接受的是虛假的東西,虛假的神,畢竟苦學了這些年的科學,一下子都突然成了神造的,這用任何人的思維模式想都是不科學的。所以我們能保持信仰到大學是件多麼不易的事!事實上人的一切都可摧毀,除了意志。如何在漫長的幾年時間保持這樣的意志著實是道難題。

就自己而言。首先,每天祈禱是必不可少的。我大致的祈禱模式形成於2005年,也就是我學校寄宿生活的開始。祈禱分早、中、晚三次,每次誦念玫瑰經,早晚加上從小學來的早晚禱,中午可能會加一小段感恩的聊天。個人認為只要祈禱必然自會有其用處,當然要認真去做。我們每天都有24小時,若祈禱三次最多也不過其中八分之一,仍然有足夠多餘的時間忙各種事情,大學除去上課也還有大把時間。一旦停止祈禱,惡勢力必立刻咆哮而來,所以即使覺得是負擔也要堅持祈禱,好比一日三餐斷不可缺。

其次,倘若內心淩亂不堪,進行再多的無心之禱也不會有太大幫助,避靜、學習等活動真的需要參加。以前總有點不屑參加,覺得只幾天不說話聽聽講道如何能讓心淨和靈魂成長,那不是無稽之談?!事實上也沒參加過幾次,畢竟上學,都錯過了。不過學習之類的倒參加過幾次。


徹底改變我看法的是2014年8月北京為期一周的避靜,在一個跟福利院連在一起的私人住所,有個很精緻的小教堂。印象最深刻的是第一次參加每天24小時明供聖體的活動,選好自己中意的時間一個人在教堂或靜默或祈禱或跟聖體龕的耶穌聊天。我大多數採用聊天的方式很少念經文。避靜效果出乎意料的好,我發現很多從未注意到的問題,也切實體會到了耶穌的臨在,一時間什麼都變得可愛、和諧起來,去之前滿滿的負能量完全消失了。很神奇,無以言表!

最後,尋找信仰生活的同伴和陪同的老師,能幫助對信仰的堅持和心靈成長。海南本地信仰天主教的人寥寥無幾,外地來海南的大學生中也是屈指可數。因此,"海芥子"青年團體的存在讓我感到教堂溫馨得更有幾分家的味道,我們更像是家庭聚會上吵吵鬧鬧的那群孩子們,即使為了與某人嬉戲也會參加彌撒,不管怎樣,教堂顯然又多了另外一份吸引力。一個人祈禱可能有所怠慢,但大家一起時就自然認真起來,誘惑來臨還能彼此扶持,不致跌入深淵,益處頗多。

偌大的一個海南島僅有兩位神父,兩位常住修女和一位元服務修女,信仰生活的艱難可見一斑。一直聽說國外每個人都能找到專屬的靈修導師,很是羡慕,若要談心也不必擔心換位老師要重新瞭解。曾經遇到很多可以聊天的機會,由於是為期有限的活動,懶於從頭講起或超出時間故而錯過。

“信仰是什麼?"很多人反問過我。慚愧的是我不知該如何簡短明確地闡述才能使周邊同齡的無神論者明白,畢竟對於多數大學生而言尤其是中國大學生,這無疑是件奢侈品。但就目前的情況來看信仰勝似一個專用廚房、私人藥箱和一瓶令人精神抖擻的紅牛,而且是夢寐以求的取之不盡,飲之不竭的,這一點其他無神論大學生和我一樣渴求。

大學生的生活亦或豐富多彩亦或單調乏味,信仰在被病變的社會中實際上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很多大學生對信仰的渴望遠遠高於他們的想像,加之邪教的盛行,正確啟發和引導大學生走上信仰之路絕非易事。撒種子的人不能隨意拋棄種子,所以作為有信仰的我們一方面要謹慎樹立表樣,另一方面要活出我們的信仰,以此來保證不會錯撒種子。

大學是吸收知識最多的時候,我們也能辨認善惡取捨。因此教會組織的各種學習都很重要。就我而言,真正對教會有所瞭解,對信仰有所體悟和詮釋確實是大學開始的;此時的學習也是積極主動。教會對於教友的學習是毫不吝嗇的,作為大學生這一點與其他人群比算是優勢吧。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在線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聖召故事】你適合當一個耶穌會士嗎?
  • 【走向基督】時代訊號下的基層教會團體
  • 【聖經園地】聖經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