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荏苒,牛雅琴修女離開我們已兩年多了。兩年多來,每當想起她,記憶就像開閘的江水,奔騰洶湧,不能遏制。
    生於1921年的牛修女,是西安耶穌聖心會的老修女。西安解放後,修會解散,她居無定所,四處漂泊,最後靠裁縫手藝,在鳳翔教區的宋家村定居。這裡是鳳翔縣的邊沿,靠近岐山縣,民風淳樸,教友信仰虔誠,她一住就是40多年。80年代初,她在這裡蓋了兩座二層小樓,開辦了耶穌聖心會的望會院,先後陶成40多名女青年走進耶穌聖心會。90年代初,中國農村拋棄女嬰之風盛行,耶穌聖心會先後收養棄嬰298名,大部分棄嬰被領養後,又繼續撫養留下的20多名殘嬰,成為南六塚若瑟孤兒院的前身。2013年3月,牛修女走完了她人生的旅程,在耶穌聖心會的張白養老院逝世,享年92歲。
    一位窮修女如何蓋起了兩座二層小樓,辦起了常年收容20多名學生的望會院?如何養活200多名棄嬰?在奉獻生活年裡,筆者披露其鮮為人知的嘉言懿行,以頌揚度奉獻生活的老前輩的堅強信德和執著的愛德,彰顯天主的光榮,也作為對她的深切懷念。

 


後排右三為牛修女,左二為李亞蓮,前排右一為王玉玉

三句話不離本行

    牛修女樸實無華,思維敏捷,善與人溝通,對所接觸到的人,因人施教。她時刻想著天主的事業,想著慈母教會的發揚光大,拳拳之心溢於言表,震撼著和她接觸的人。
    80年代初的一天晚上,我回家探親,在鐵豐教堂參與彌撒。彌撒後,她站起來講了約10分鐘的道理,這是與她的初次接觸。她講道語言生動、幹練,主題明晰,貼近生活,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當她得知我在鳳縣工作後,從我的親戚處要來了通訊位址,給我去信問我能否幫助一位家庭有困難的女孩讀完初中,以進入會院。我與妻商議後,回信答應了她的要求,這是她引導我為天主做事的第一步。
    春節期間,我去探望她,看到她住在窯洞裡,過著清淡的生活,不禁潸然淚下。她告訴我,有吃、有住她非常知足。她是孤兒,兩歲時,老家湖北老河口一帶連年饑荒,父母帶著她到陝西逃荒。8歲時父親染病無錢醫治身亡,母親把她送到大荔縣天主堂保食會(孤兒院)後改嫁。她在保食會長大讀完初中後,進了西安耶穌聖心會,在那裡讀完高中發了大願,教會就是她的家。解放後,雖然顛沛流離了10多年,但她堅信,黑暗總會過去,曙光定會出現。不論走到哪裡,她三句話不離本行,堅固教友們的信德。有許多膽小、怕事不敢講話的神父、修女,聽了她的話,面露愧色,也堅強起來。
    她還告訴我,文革初期,她在宋家村勞動改造。一次大隊規定“四類分子”背磚,不分男女,每人每次50塊磚。從磚瓦廠到大隊院子,要上一個很長的坡。近50多歲的她,上坡路時實在背不上去。她默默祈禱後,瞅准了其中一個人,央求他說:“你幫我背上去,我幫你上天堂。”這個人沉默了一會兒後把她的50塊磚背了上去,再下來背他自己的磚。改革開放後,幫她背磚的人已年近古稀,她履行承諾,三次登門給他宣講真道,終於解開他不信神的死結,在去世前接受了洗禮,領了傅油聖事。
    聽到這裡,我的眼睛早已濕潤了。我同情她受的苦更感歎她忠於天主的堅強信德。在我的眼中,她是那樣的高大,是我信仰上的楷模。

一千遍聖母經

    80年代初,給“四類分子”落實政策,一個大隊幹部譏笑她“念了一輩子經,連個去處都沒有”。適逢聖母升天瞻禮,她第一次向聖母流下了眼淚,念了一千遍聖母經,求聖母救她。聖母允了她的祈求,縣公安局網開一面,接納了她的落戶申請,將戶口落在了宋家村。這個結果連公社和大隊幹部都很意外,很快就給她劃了承包地。
    鳳翔縣開始落實宗教政策時,她每天晚上領著教友們跪在堂院裡念經,教友們有什麼為難事,都願意找她說說。一天,熱心姑娘王玉玉哭著找她,因為她父親為她訂的婚事,她不願意。“你願意當修女嗎?”她問。“願意,就是家裡沒有錢。”“傻孩子,當修女只要本人願意,不要錢。”她做通了王玉玉父親的工作,退了彩禮,還托人給那男青年介紹了物件。
    為破除俗見,王玉玉發初願後,她給鳳翔教區各會口下請帖請客,慶賀她收了“徒弟”,還把王修女的戶口遷到她的名下,王修女的承包地也和她的承包地兌換到一起。
    牛修女收“徒弟”的消息不脛而走,不久,幾名姑娘找到了她,願跟著她修道。這時,壓抑在她心底的熱情像火山一樣爆發出來。她和王修女夜以繼日地打掃房子,在教友家借床板、桌凳,請泥瓦匠盤鍋壘灶,又聘請教友退休教師教文化課和音樂課,宋家村望會院就這樣誕生了。


本文作者與牛雅琴修女

人生最好的一份選擇

    有一年春節我去看望她時,她正和王修女及幾個剛從家裡來的望會生往地裡送糞。她告訴我這裡已有五、六名學生,住宿成了大問題。她計畫蓋一座二層小樓,下面住宿上面做教室和小聖堂。水泥、磚瓦都買下了,只是木材還沒有著落,想請我幫她買木材。
    牛修女善與人交往,各行業的教友都樂於幫忙。那時,木材憑指標供應,我在林業上工作,是給教會出力的好機會,立刻就答應了她的要求。
    天主降福的事,辦起來十分順利。不久,我按牛修女指定的日期,坐車到蔡家坡,在一位教友司機家裡休息。第二天淩晨早早起床,一路趕往鳳縣,10點左右,司機就把車開到我以前工作過的林場的儲木場。人熟、地熟,春季又是木材採伐的旺季,我們挑選了最好的木材,辦各種手續也都十分順利。返回的路上司機告訴我,為教會出力是義不容辭的事,他跑這一趟,已和公司說妥,按職工內部價,只付汽油錢。
    兩年後,牛修女又蓋了一座二層小樓,前後在鳳縣買了四汽車木材。這年五一假期前,我和妻準備去眉縣十字山朝聖,牛修女和她的學生及宋家村教友也準備去朝聖。她在信中叮囑我們先到宋家村,以便包車同行。看到已竣工的樓房,我驚奇不已,因為春季剛買了木材,沒想到這麼快就竣工了。牛修女笑著說:“天主降福這個工程,幹活的那幾天,每天來七、八個大工,小工多的數不清。去年冬天我就定好了磚瓦,也交清了錢。今年春節後,磚瓦大漲價,省了不少錢呢!”
    牛修女幹了這樣的大事。我又尊敬又佩服,於是問她:“牛姑,你是怎麼幹成這樣的大事呢?身無分文,蓋了兩座樓,還養活了這麼多的學生!”她謙虛地說:“我一個修女能有什麼本事?這全是天主的大能,我不過配合了天主的召叫,做了我應該做的事。”“怎麼知道是天主的召叫呢?”“其實,天主時時處處在召叫著每個人。通過祈禱、讀聖經和默想,特別是領聖體後和耶穌的秘密交談,就能體會到天主在自己身上的旨意。”她又無限感慨地說:“配合天主的召叫,這是人生旅程的最好選擇。你為天主做工,天主一定降福你,賞你智慧和能力,各種困難都會迎刃而解。”
    是啊!天主降福了牛修女的事業。據宋家村的教友說,從鳳縣買來的都是檁條和做桌凳、床板的鋸材,缺少兩根大樑。那時,生產隊正給社員分配合作社時期已長成材的大樹,每戶一棵。因為樹大小不一,會計提著墨汁瓶,給樹排序編號,然後開社員大會抓鬮分配。有一熱心教友剛蓋了房子不需要木材,把號給了牛修女。牛修女的戶名排在後面,抓鬮晚,找樹時,教友們替她捏一把汗。誰知,卻出現了驚奇的一幕,沿河邊走去,樹越來越小,轉過一個彎,出現了一棵很大的樹,除做大樑,樹梢還能做一個檁條,大家看樹上的號正是牛修女的號。又向前走,出現了最後一棵大樹,做大樑綽綽有餘,還是牛修女的號。這一消息在宋家村不脛而走,不僅教友歡呼,連教外人都讚歎!
    天主無時無刻不在幫助著牛修女。李亞蓮一直在牛修女身邊工作,她說,望會生最多時24人,每月磨兩次面,每次磨500斤麥子。一次她在磨面時發現倉裡的麥子已經不多,又連續磨兩次,麥子還沒有減少,直到新麥下來。

他們也是鮮活的生命

    1995年送走了最後一批望會生後,西安總院將望會院改為修女院。一天早晨,牛修女在教堂門口碾盤上,撿回一個女嬰,幾天後又撿回一個,這時遭到了其他修女的埋怨。牛修女說:“我原是孤兒,最瞭解他們的可憐處境,他們也是鮮活的生命啊!”
    牛修女不改初衷,繼續在教堂門口、修院門口撿棄嬰,甚至有些婦女直接把嬰兒抱給牛修女,王修女抹著眼淚回憶說:“牛姑戴頂草帽,提著塑膠桶頂著烈日,來回幾裡路像乞丐一樣在附近有教友的村子乞討羊奶。每天三次,提著一大堆尿布,去河邊洗尿布,冬天把手都凍腫了,晚上半宿半宿地給哭泣的嬰兒餵奶,幾個月下來,原本瘦弱的她更瘦了。修女們感動了,再也沒有一聲埋怨,都跟著牛姑當起了保姆。”
    有一年我探望牛修女時,她正在縫紉機上忙活,她說:“實在沒法,大點的娃娃被教友剛領養,小的又送進來,最多的時候21個娃娃,沒有安靜的時候。買奶粉都買不起。院裡喂了羊、喂了豬,還在承包地裡栽了葡萄,為的是增加點收入買奶粉。你看娃娃們剛睡下,抽空在機子上做點活,多收入一點是一點……”我的眼睛再一次濕潤了,多麼難忘的印象!
    雖然時隔多年,70多歲的她重操舊業,麻利地在縫紉機上做活的景象,依然活靈活現地縈繞在腦海中揮之不去。牛修女雖然走了,但她卻給還在塵世的我們留下了無盡的思念,無限的遐想。
    願奮鬥了一生的牛修女安息!願她在天上為我們轉禱!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延伸閱讀 

  • 【會士剪影】因他被造,驚奇神奧──嘉理陵神父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新竹市天主聖神堂
  • 【父親節專題】爸爸親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