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五月中旬,有幸再次踏上山東平陰胡莊感受聖地風采,步履先後到達頗具盛名的聖心山、聖母山。行至山頂,俯瞰山下鬱鬱蔥蔥,一覽眾山的豪邁之情油然而生,不禁對這信仰歷史悠久、民風淳樸的聖地產生羡慕之情愫。

平陰胡莊聖母山是國內著名的聖母朝聖地之一,每年五月總迎來難以計數的朝聖者,其規模比起各地的名山大川之旅遊景點毫不遜色。有念及此,「旅遊」一詞忽閃入腦。

登上聖母山頂端,朝西而望,豁然發現山下明晃晃的新建築拔地而起,經詢問當地教友後,方得知乃是商人在此建設遊樂場等設施,只是尚未竣工營業。此時,又另一詞彙「寓教於樂」湧入腦海中,但這個「教」指的卻是傳教。

商人選擇在此建遊樂場,是看上山清水秀的環境抑或是聖母山的聲名遠播?還是僅僅偶然的抉擇?這不好商酌。但我想到的是倘若遊樂場真的建設起來,遊玩的人雖然起初只是「在乎山水之間也」,但他們會否對聖母山感興趣,進而好奇的開始瞭解宗教呢?而教會本身是否也可以用一些「觀光旅遊」之類的特色吸引教外人呢?

隨著城市改造,許多鬧市的教堂儼然成為都市的一道風景,有的甚至和城市著名建築群相依,有的與著名廣場相鄰,這些無疑都可以讓不認識信仰的人一窺天主教的風采,也使得天主教在外人眼中不再那麼神秘。

然而,教會主動締造這些吸引人的契機能有多少?我們看一下佛教和道教,寺廟和道觀很多建築在一些名山大川,有些甚至已經成為眾人皆知的旅遊熱點,如山西五臺山或四川峨嵋山,但天主教似乎沒有這方面的優勢。上海的佘山、山東平陰的尖山,如果不是當地人,一般教外人恐怕不一定知道。如果能廣泛讓人知道,已經是一種傳教,故此天主教在這方面是否應該加強宣傳?

不過,理論是這樣說,實質操作起來是有困難的,即使教會有心做,但似乎也無法輕易地選擇在旅遊聖地建造一座教堂,或者大張旗鼓的把所在教堂發展成旅遊點。

即便真有類似的兼顧旅遊、傳教為一體的教堂或朝聖地,其分工也不明確。正如佛教道教很多旅遊點,經常出現爭議,那就是門票收入到底歸旅遊管理部門還是應該歸寺廟或者道觀本身?

再者,這類收費觀光景點,門票定價是另一問題。如果定價太高,一般普羅大眾未必可以負擔,最後會否變成了少數人的特區?教會不主張收費,那麼景點的管理、維修、營運費如何維持?一些歷史建築的龐大開支,更隨時令教會陷入財政危機。

筆者前幾年受一位徐州神父邀請,去當地新沂市參加祝聖新堂的禮儀,那座教堂是全國特殊的教堂,我不敢說是唯一,但必定是特例,因為它不是教會投資的,而是旅遊公司建設,產權是旅遊公司,但管理和使用歸教會,在不影響教會正常活動情況下,經常會有導遊領著遊客走進教堂,向遊客們作出介紹。而聖堂周圍還有很多旅遊景點,皆是旅遊公司開發。

當然,有教會人士對此模式不看好,認為教會是在為旅遊公司作嫁衣,要看旅遊公司顏色行事。這樣的擔心無可厚非,因為過度商業化,或許會失去了教堂及朝聖地的神聖性,既不能達到福傳之效,又給人對教會錯誤的印象。

但反過來說,這樣的模式對教外人播下瞭解信仰的種子也不是沒有好處。故此,這樣的發展必須要有全盤的計畫,以信仰為主,旅遊次之。

前段時間,筆者瞭解到山東東營市要建教堂,已經設計好,只是尚處於起步狀態。通過其設計來看,無疑加深了人們的期待,譬如新建的聖堂周圍將輻射出「聖經主題公園」、「室外婚禮廣場」、「老人福利院」、「多功能餐廳」等設施,這樣的設計無疑是一種特色,而「公園」、「廣場」相信也可以適當對教外人開放,很適合透過「旅遊」契機帶動傳教。

顯然,我們的教會或許不具備地處旅遊聖地之類的優勢,但完全可以挖掘出一些吸引人的亮點,在環境和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吸引教外人走進來。新堂的設計應該考慮到這點,即使是老堂,也該挖掘一些自身優勢。譬如,面對教外人對教堂婚禮的興趣和好奇,有條件或有地理優勢的聖堂完全可開放為教外人祝福婚禮這一塊,讓他們有機會認識信仰。至於尖山、佘山一類的朝聖地,完全可以在吸引教外人上努力下功夫,宣傳當地特色和宗教文化。

撰文:安康,一位大陸天主教徒。

本文轉載自天亞社中文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台南市玉井天主堂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屏東縣萬金天主堂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高雄市聖若瑟天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