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無所需的宗座代表

1541年3月,東印度的宗座代表準備出發往印度。一支五艘船隻的艦隊即將從葡國貝靈(Belém)啟航。

宗座代表向國王辭了行。艦隊司令在主艦聖地牙哥號上特別留下最好的房間給宗座代表,以表達王上的敬意。

在出發前,卡斯坦納伯爵(即司令)對宗座代表說:

「奉我王之命,閣下在船上應有盡有,絕無欠奉,請儘管吩咐。」
「我王之意,非常銘感。但我一無所需。」
「我聽說你拒絕了我特為你預備的指揮艙的房間,不過最好還是留用那個隨身侍從吧。」
「謝謝你,伯爵閣下。不過我會照顧自己的了。」
「但作為宗座代表,很多事情是不宜親自去做的。我派一個管房的給你吧。」
「伯爵閣下,我有一雙手,還是免了。」
「尚有一事,我王命我送兩套禮服給你,一套是航程時穿的,另一套是到了印度時用的;尚有一些藥物及書籍,留給你在途中應用及閱讀。」
「謝謝。我想我只要那些書籍。還有我知道到達風暴角(現稱好望角)的時候,天氣會轉冷,我希望能加一張毛毯。」

這位拒絕接受安逸待遇,不要他人服侍,而只要求一套衣服的宗座代表是誰?

他就是聖方濟各沙勿略。

讓我引用一句拉丁文名句:Rari nantes in gurgite vasto,中文譯作:鳯毛麟角。(待續)

本文轉載自號角報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爵式寶典】依納爵靈修與老年生活
  • 【心靈微整型】蚊帳大使:一個7歲小女孩拯救近2萬個非洲孩子
  • 【利瑪竇傳】 聖召再也不磨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