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閱讀了一篇有關一位神父分享自己穿著神職服的遭遇和感想的文章。對於神職人員穿著神職服,我身為教友也有一點感想。

幾年前,我的堂區發生過一件不愉快事件,神父與一位非本堂的女教友發生不尋常的關係,最終事件曝光,神父不了了之的離開了,遺下一群惘然的羊。

事後才知道,原來有教外鄰居曾多次在街上看到「這名男子」跟該名女子有親密的舉動,不過正因為這名男子穿著便服,鄰居不知道他的神職身分,也就不以為然,以為只是一般情侶的親密舉動。

若神父當時穿戴著神職的白領,我想可能會惹來途人疑惑他為何有此等舉動而投以奇怪的目光,讓神父有所顧忌。

曾有主日學導師告訴我,她會要求學生在彌撒中要坐在前排,因為孩子會顧忌後面教友們的目光而只好專心地參與彌撒。但若坐在後排的位置,他們能避過這無形的監察而容易在彌撒中走神,甚至時而去洗手間,時而聽電話。

事實上,教友出於包容,又或「他們還是小孩子」的理由,並不會作出提醒或指責。不過,小孩倒是會意識到,自己的不當行為可能被別人看在眼裡,而選擇乖乖的參與彌撒。

同樣道理,一個人除了自己端正自己的行為及他人的提醒外,也會怯於別人的目光而有所警惕。本堂神父跟那女子的不恰當行為可發生於其他隱密地方,而逃過途人或教友的「提醒」。但若神父時刻穿戴著白領,他和對方就有可能會意識到神職人員身分而有所顧忌,不敢放肆。

這只是個別較為嚴重的例子。但以我所知的另一情況,是國內某地區的一些神職人員時有打麻將「消閒」的習慣而耽誤牧靈工作。我建議有這樣嗜好的神父也多穿戴白領,讓別人提醒自己之餘,也讓自己多留意自己的行為和銘記自己選擇要過的是甚麼生活。

在年少反叛之時,曾有修女語重心長地向我講解過「十誡」的意義。

十誡在我看來是一道一道的規條,但她提議我把它看成為是空中吊橋的兩邊把手或圍欄。她說,我們的人生就是要從吊橋的這邊走到另一邊,若沒有這十誡把手,我們會很容易從高處掉下。

她強調天主設定的「十誡」並不是要為難、管束或懲罰我們,而是希望我們能更平安地回到祂的身邊。

如今想來,這小小的白領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因此,神父不用為了神職服而糾結,因為它除了是為主作證的標記,同時也是敢於接受無形的監察和批評的表現。我相信很多教友會為了你無時無刻在人前配戴白領而感到自豪。

撰文:小小羊兒,一位香港教友。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周報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台南市玉井天主堂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屏東縣萬金天主堂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高雄市聖若瑟天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