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本書作者畢克神父(Nestor Pycke, cicm)是聖母聖心會檔案室的前主任,他運用原手史料,敘述1861到1868年間聖母聖心會的創會歷史。此外,作者還以他豐富的神學修養,反思並論述今日的傳教方式及未來的走向。

這並不是會祖南懷義一生的傳記,但卻呈現他的理念及人格特質。此書最吸引人之處有兩點:一是修會會祖如何從無到有,與少數同伴創會的過程,而卻在來華三年後猝逝,在此危急存亡之際是如何安然渡過,並且後來開枝散葉,成為一個橫跨歐美亞非的國際修會;其二是在當今「去基督宗教化」(de-Christianization)的世俗世界中,傳教修會如何在邊縁化、弱勢化的環境裡,不懷憂喪志,奮力進行梵二之後的「福傳使命」(Evangelizing Mission)。對教會史、危機處理以及今日天主教何去何從有興趣及關心的人,允宜人手一冊,細心體會本書提供的訊息及智慧。

精采書摘

誕生於十七世紀西歐的近代文化,自二十世紀六十至七十年代以來愈益彰顯,天主教會和基督宗教的地位,則在它們與近代性的交鋒之中產生劇變。宗教在這樣的文化裡不再扮演不可或缺的支配角色,天主教會也逐漸喪失過去的文化及社會地位。當然,宗教並未從社會中銷聲匿跡,但已不再居於社會的中心,而且被邊緣化。宗教和活出來的信仰即使是在大庭廣眾下實踐,仍不免成為私人事務。天主教會在西歐及美洲部分地區的處境,也不同於在非洲、拉丁美洲及亞洲的狀況。然而,我們不應低估近代性帶給全球的衝擊,特別是在思考教會的前途時。

此外,我們也生活在多元文化、多元信仰的社會裡。堅守各式各樣意識形態的個人,連同隸屬於其他文化、其他信仰的團體及社,都在我們的組織化社會裡居住著。

在近代文化降臨之前,天主教會處在這樣的一個世界:宗教在其中不但地位明確,更被認定是人與社會的前提及唯一基礎。長久以來,教會一直倚賴著這樣一個時代和文化,但它們都已消逝;今天的教會再也無法依靠這樣的宗教基礎,而成了少數教會。

第二次梵蒂岡大公會議(1962-1965)最重要的目標,就是真誠地向近代世界與近代文化敞開大門。教宗若望二十三世在1959年1月宣布召開大公會議時說,天主教會之窗必須向全世界開啟。近代的人對於個人自主性,以及自身對建構世俗世界的責任感,都有著更強烈的自覺。自第二次梵蒂岡會議起,天主教會認可了人文科學及其他眾多學門(哲學、歷史、數學、自然科學及美術)的正當自主地位;它也認知到人類自身理應享有的行動自由(見《論教會在今日世界牧職》憲章,Gaudium et Spes, nos. 57、59)。但這一自主性絕不排斥與天主的連結,否則我們都會淪落在世俗主義中。受造真實決定於祂,人不能任意使用。在這個意義上,我們可以接受一種確保人向天主敞開的世俗化形式。

詳細資訊

原著:聶斯托‧畢克Nestor Pycke, CICM

譯者:蔡耀緯

出版社光啟   訂購書籍

ISBN:978-957-546-8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