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我想再談談歐里亞的克吉爾伯特,之前我曾提過他能鑄造技巧精緻的,時鐘,他是奧圖文藝復興的關鍵人物,是當時歐洲最知識廣博的學者,他那如百科辞典的知識囊括數學、天文學、哲學、邏輯學、拉丁文文學、音樂和神學。他因引入算盤(或稱計數板)和印度-阿拉伯數碼(Huff-現代科學技術的崛起50),而鞏固了他在西方科技發展史上的地位。他曾居西班牙三年,可能就是在那時掌握了阿拉伯知識,故被譽為「首位引進阿拉伯科學到西方」的學者,他的天文和數學文本也表露出阿拉伯對他的影響(Zuccato 192-93)。在登為教宗前兩年,克吉爾伯特收到德國皇奧圖三世的信,御請克吉爾伯特為他效勞及懇請他當其老師,解釋一數學書籍。克吉爾伯特接受了邀請,並告訴了德國皇,當時的羅馬帝國是有合法權利去爭取希臘和羅馬智慧為其國有(Woods 23)。

克吉爾伯特就像他之前的艾留傑納和及後許多教會人物,同樣強調有必要把信德融合於學習、知識和科學。據報導他曾經說過:「正義的人要有信德,但能把科學加入信德是更好」;「天主性給了我們信德這份大禮,但並沒有拒絕他們爭取知識的權利,」他更說:「沒擁有知識的應稱為愚笨」(23)。就是他們對理性那深奧承擔,使我欽佩天主教哲學家和神學家。

基督信仰學者和哲學家聖安瑟倫 (1033-1109,坎特伯雷的總主教),也是令我十分欽佩。聖安瑟倫被稱為「傳統學術之父」(Stokes48) 和「十一世紀最顯赫的哲學家」(Kenny 119)。從他以士言論,我們便看得出他對信德和理性有多麼樣有承諾:「在我看來,當我們有了堅定的信德後,卻不繼續去認識我們所信的,那實在是疏忽點了」(Watson 330)。安瑟倫從不會純粹只因信德便接受天主的存在,相反地,他會為天主的存在,設計理性的論據,其中以本體存在論的論證而更被肯定。他也為道成肉身這個基督信仰道理想出另一理性的論據。就如他後期的亞奎納,安瑟倫認定理性作為維護和確定信德的合法工具。

安瑟倫對天主的定義,據他說,是基督信徒和非信徒也同意的,就是基於他所創的本體論論證。他把天主界定為沒任何比祂更偉大的存在物。天主是完美的存在物,在任何角度下也是最完美的實體,他認為 一個最完美的實體必定擁有「存在」這個性質。如果否定天主的存在,祂便不完美。說「天主不存在」這個理據是自相矛盾的,所以天主「一定」存在,而且非但存在,是不可能不存在。 (Stokes 49).

安瑟倫的理論引來本篤會士高尼羅的反駁,如你幻想一無比大的島,而安瑟倫的推理是正確的話,那麼這島必須存在,否則它便不再是大無比的島了。這就是高尼羅用杰駁斥安瑟倫的論證會泛化到一切可想象的客體,是有缺陷的(49)。安瑟倫回應說他的定義僅適用於天主,所以不應用在其他存在者或物體。高尼羅和安瑟倫的爭辯是說出一切事物也發自智慧,包括天主的存在這論點;如若要討論,也應用「理性」角度,天主是可作任何存在物看待 … (Watson 368)

安瑟倫也盡他所能去證明聖子降生成人或天主道成肉身。亞當的原罪是嚴重冒犯了天主,故其應得的懲罰該是等同其罪的嚴重性。人是「有限」的,是不能為無限制的罪自訂補贖,所以必須尋求神聖的援助或介入。Kenny解釋說:「只有真人(即亞當的繼承者)和真天主(可給無限賠償)賦予的補贖才能稱為足夠,故此,如要原罪全面赦免和救贖世人,天主聖子降生成人是必須的」(121)。(未完待續…)

本文轉載自號角報

 

延伸閱讀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台南市玉井天主堂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屏東縣萬金天主堂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高雄市聖若瑟天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