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子、金子我沒有,但把我所有的給你……」這是伯多祿的名句(宗三:6)。應用在張神父身上是最恰當不過!他沒有捐款給明愛,但他對明愛的厚愛展現在天主賦予他的愛主愛人才學智慧,特別是靈修方面指導,明愛是終身受益的!

張神父不只是一位在神學學術方面的專家,他在教會對社會問題的教導上也給予關懷!

三月十七日是張神父的殯葬彌撒,很遺憾無法出席,但那一天,我正好坐在高鐵自上海往南京去,經過張神父的家鄉蘇州時,以玫瑰經獻給張神父並懷念他對明愛的恩澤!

選過他的課後,發覺他的教導雖然很深奧加上鄉音有時難以暸解其內涵,但久而久之跟隨他的教學法1、2、3的大綱,慢慢就喜歡上它,雖然跟張神父建立了友誼,但見面的機會並不頻繁,一方面是不想浪費他寶貴的時間,再來是有時見面會談,自己會不知所云,所以我會以書信或電話請教神父一些問題,他呢,有時乾脆就在我的信紙空白處回函批改、修正或答覆我的詢問。這樣的友誼來往,不但個人受益匪淺,更越來越認識了這位神學大師不是閉門造車的思想家、神學家。原來他的興趣非常廣泛,對台灣社會尤其更以教會教導的角度去分析、去理解、去指出應走的方向。

回國前夕接到任命函,要我在台北服務,一是于斌樞機主教成立的中互協會(由汪德明神父負責),另一是賈總主教接管的台灣明愛會(由梅冬祺神父主管)。

修會、教會給予我進修及服務的機會,幫助我更肯定自己的聖召,熱愛窮人,為窮人服務。這是教會的使命及任務!與幾位耶穌會的好神父,袁國慰、袁國柱、汪德明、古尚潔,跟他們同事幾年也加深了我的使命感。可是常常會被雜務世俗價值所困!在國外所學的,真的不夠用!知道自己不是一個愛讀書的人,所知有限。為求好心切,就是常找機會聆聽專家的教導。

 

七○年後社會服務在台灣的NGO像雨後春筍般的四處林立,有樣學樣的開設社會服務中心,然而品質、目標不是那麼清晰。在教會內亦是如此,各做各的,彼此沒什麼交流。常常聽到一些聲音,就是教會的社會工作者只是一位Social Worker 而已!那麼福音的Diakonia 精神在哪裡?我們服務的基礎為何?

跟張神父的友誼久了!就請教張神父什麼是共融的精神?形式又該如何?教會的社會教導要如何能深入淺出傳達到每一位服務者的身上?

我遂開始邀請張神父寫文章在我們的明愛月刊上刊登,沒想到,他這一寫就沒停過,更將他在教會外報章上的稿子也寄給我們,這些都是他面對台灣社會發生變化而表達的天主教社會思想。我們收集成三冊,取名「關懷社會」。不久,水到渠成,社會發展委員會暨明愛會就邀請了張神父為上百位的社服機構工作人員帶領避靜,這次的靈修體驗,讓與會者深深地體會到靈修生活的必要性。張神父的大小避靜道理匯集成書後,取名「社工人員的基本神修」,贈送給各機構使用。

張神父在避靜最後一天的叮嚀,也是誠懇地要求大家一定要找機會「共融」,才會使這次得到的靈氣成長而能走出俗氣!大家都在洗耳恭聽大師的吩咐後採取了一些行動:

1)同性質的工作同仁及單位成立聯誼會,如啟智中心聯誼會每年召開。
2)中央大樓是個很特殊的地點,其中有不少單位機構,因此每天能在一起慶祝感恩祭是最好的「共融」時刻。與主相遇、彼此關懷!
3)張神父曾又義不容辭的定期來中央大樓獻感恩祭,並帶領半日靈修的證道。
4)中央大樓同仁們後來又共同決定在復活節、聖誕節擇日輪流負責慶祝聚餐會。介紹各單位的服務工作及進展。
5)每日感恩祭都要為一個機構的意向祈禱!在此感謝幾十年來星期一至星期五每天都有一位神父來共襄盛舉。如:八樓旅北中心歐義明神父、五樓韓德力神父、九樓梅冬祺神父、十樓聖母聖心會會長神父,加上常受邀的朱立德神父、吳偉立神父、林瑞德神父等。這已成為中央大樓的傳統。充滿了喜樂及感恩!

張神父於2001年,正是教宗良十三世的「新事」勞工通諭的一百一十週年,此後教會訓導陸續有所進展,張神父給明愛出版的「教會社會訓導與神學工作」,它的特點是張神父回應這些訓導的文章做為我們神學反省與具體實際的推動。

台灣明愛會有今天,能為窮苦人的需要勇敢的回應,無論是服務難民、勞工、外勞、受壓迫的人、被冷落的邊緣人,都可說是來自張神父的鼓勵,為這一切,我們怎能不感謝張春申神父留給我們的恩澤呢!

本文轉載自台灣明愛會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