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工期間有時也會有當地原住民前來幫忙,雙方在語言、生活與習慣等方面都產生一定的交流與互動。尖石鄉於這段期間興建而成的天主教堂或會所,基本上都涵納了這樣一種跨文化接觸與合作的工作模式:外籍耶穌會神父與會士提出建造的想法與規劃,籌措資金,提供技術;陳木匠承接建造工程、募集人力、分配工作、建材取得並推動建造工作;當地原住民貢獻勞力、協助工程的進行或建材的取得(例如竹子、石材等)。

1958 年 6 月 29 日水田聖伯多祿天主堂(又稱:水田教堂)落成。這座全尖石鄉的第一座教堂(是用水泥材料製造的)由金若望神父推動建造而完成。這座教堂,「有一座固定小聖堂,九公尺寬,是屬於兩個樑區之房間、三個樑區之活動室,所以可使聖堂擴大成活動間、大聖堂。另外兩個樑區為神父辦公室、倉庫、臥室等。」

從金神父的描述,可以知道這座教堂內部的長型空間能夠彈性使用,也看到作為當時美援物資存放空間的倉庫,於神父的報告書信中明確舉出。

這座樸素而功能取向的教堂,於教堂中央入口的上方有一個相當醒目而特別的塔樓。這個塔樓以充滿中國風的亭台樓閣與欄柱構築而成。塔樓有溫柔莊嚴的聖母瑪利亞懷抱聖嬰站立在亭台裡。教堂正面的欄柱以中式雕花作裝飾,教堂入門口還有兩隻石獅子。這個由平地漢人施工、矗立在原住民部落,融合了中西文化與元素的教堂,訴說跨文化(信仰)接觸的另一則故事。

金神父所構想、落實,有著濃郁中國風的水田教堂(於 1958 年落成),並非受到梵二新精神(1965 頒布實施)的啟發,反而是受到來自中國的天主教主教團想法的影響。這個影響也見諸於神父對泰雅族文化、祭儀與語言所抱持的態度。官錦生與田盛吉兩位泰雅族傳道員,對於金神父當時所推動的漢人化基督教禮儀,相當不能接受:


「金神父慢慢地在主日彌撒和所有的葬禮,加一些和我們的文化完全沒有關係的漢族風俗,例如上香或敬拜祖先牌位。這樣的禮儀漢化,是我們很難接受的,但是我們很尊重神父,所以一直不敢跟他說。1958 年,他在水田蓋一座很漂亮的大教堂,但是我們都不太喜歡,因為它很像漢人的廟。」

官錦生與田盛吉也談到金神父對泰雅語的刻意「忽視」:「他們〔指金神父與紀書年神父〕認為,把原住民青少年漢化,是可以提高原住民在社會階級的唯一方法,為此,他們一方面很鼓勵青少年們加強他們的國語能力,另一方面強調保留原住民母語不是很有用的,並不是有希望的。」。

由於,1950、60 年代來到尖石前後山傳教的外籍神父,大多數因為國共爭戰而隨著國民黨撤退來到台灣。神父們進入山區宣揚基督信仰,目睹原住民的貧窮生活景況,便參照從大陸遷來台灣的天主教主教團的看法,就是推行國民黨的漢化政策、接受漢人教育、說中文等,(相信)如此將可以讓原住民脫離窘困的生活處境,晉升成為平等的國家公民。從這個角度來看,有著強烈中國風的水田教堂(其實)表達了西方神父意圖透過信仰工作的推動,落實漢化(生活方式、價值以及語言等)以提升當地泰雅族人的整體社會地位。(全文完)

本文摘錄自林文玲所撰 跨文化接觸:天主教耶穌會士的新竹經驗 一文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會士剪影】因他被造,驚奇神奧──嘉理陵神父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新竹市天主聖神堂
  • 【父親節專題】爸爸親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