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 年二戰結束台灣劃歸中國屬地,國民政府開放台灣原住民保留地禁區,讓基督宗教各教派傳教士能夠進入傳教,這可能與當時的總統蔣介石是基督徒有關。新竹縣尖石鄉地區的天主教宣教活動始於 1955 年 7 月,當時客家地區芎林鄉本堂主任、法國紀書年神父,因水田部落居民的邀請,進入尖石鄉開教。不久法國耶穌會金若望神父也入山協助紀書年神父推動教務。

如同 1861 年郭德剛神父受到萬金平埔族的邀請前去當地傳教,用意希望藉由天主教的力量,「幫助他們與客家人對抗。水田部落泰雅族人的主動邀約,或許出於其他原因,但天主教能夠進入該區傳教,客家人扮演了相當關鍵的角色。

目前住在內灣的客籍人士陳振雲先生曾經在外籍耶穌會士來到新竹的年代,帶領不熟悉客家話的神父去到客家鄉親的家中協助傳教。人稱陳木匠的陳振雲先生,當時因為做木工又會講國語,因此展開了與天主教會的不解之緣:「講的話叫標準的國語,北平話,我是這樣的學,…,他們來的時候,製造〔教堂〕裡面的木具啊,普通鋪子買不到的,那就叫我做,因為講話懂,國語懂,比較順暢,後來他就畫圖給我,後來我就給他做。」

當時初到芎林的耶穌會士,是在現今的廣福宮附近的文昌街上租借民宅傳教。教堂用的家具、桌子以及會士生活所需的櫥櫃等都請陳木匠製做。神父住所的廁所、廚房設備需要修改,也要陳木匠幫忙找人來改建。


經過一些合作與工作接觸之後,陳先生的能力與工作態度獲得神父相當地認可,之後所有教會的相關工作,都會叫陳木匠負責執行。陳木匠便在教會的培訓下,積極學習各種的建造技術,並在神父的建議之下,接受了教會的聘雇,在教會工作,為教會建造教堂。於是陳木匠因應天主教宣教工作的擴大,以芎林為中心,前進到橫山九讚頭、內灣,一直到尖石,長達 30 年的時間,直到 60 歲退休為止。

陳振雲先生回憶當時在耶穌會士的訓練之下,開啟了教堂建築的工作:「一個星期去三個晚上,從芎林喔,七公里騎腳踏車到新埔,在那邊聽他〔修士〕上課,房子構造怎麼樣,鐵怎麼樣,我學習。後來他來芎林,圖給我啦,後來就蓋房子,這樣開始。」

隨著耶穌會士於新竹縣芎林、橫山、尖石三個鄉鎮的前進、移動與落腳,一所一所的天主堂也沿著道路,從地表浮出、直入天際,象徵福音傳播的具體成就。這一條路線上的許多天主堂與會所都由神父提出構想,再交由陳木匠負責建造的工作。這時陳木匠就會去組織一個 7、8 個人的建築小部隊,工人多數來自平地的客家人,有人擔任挑工、有人打石頭、有人鋸木頭,另外也要有人會做泥水、木工等。

由於道路難行,許多路段需步行才能到達,建築小部隊工程期間駐紮工地,生活用品吃的、喝的、穿的都要自己扛上去。蓋教堂的建材因為運輸問題,很大部份都就地取材。

陳振雲先生描述當時艱困的工作情況:「那個蓋的就地去取材,因為那個時候路不好,所以都要揹那個,在那邊砍樹,叫一個,從前那個鋸木的啊,那個老鋸木師傅。鋸那個木頭鋸,那個時候都是走路啊,沒有車子,所以那個磚子不能夠運對不對,就是那個打石頭,後來洋灰那個,要怎麼上去,這個半包半包,叫人揹,半包揹,五十公斤,是不是,他就揹半包,走一天,有的一天半。沙子是本地採,木頭是到那邊鋸,這樣子。後來工人我們進去是在那邊做,打石頭還要叫人扛…。然後再蓋房子,很辛苦喔…。在山上蓋房子,蓋一個房子不那麼簡單,好幾個月。從芎林坐車子,坐巴士還要轉車到尖石,從尖石開始走路,還有吃的東西要揹上去,罐頭啦,這都要自己揹,衣服要揹。」(未完待續…)

本文摘錄自林文玲所撰 跨文化接觸:天主教耶穌會士的新竹經驗 一文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會士剪影】因他被造,驚奇神奧──嘉理陵神父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新竹市天主聖神堂
  • 【父親節專題】爸爸親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