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用一個秘密來開始這篇看似「告解」的短文:我非天主教徒,也不是什麼基督徒,我是一個世俗的穆斯林,是個酷愛閱讀哲學及歷史的人,對正確的真理,保持堅定不移的决心,那怕它違背普羅大衆一般持有的信念。

我在過去幾年,悉心研究基督信仰的歷史,尤其中世紀的天主教會,卻驚訝地發現,我們過往認識的天主教,實際上是被一些反天主教的偏見言論誤導了。在西方和中東,大多數人也認為天主教會抑制了科學、理性和知識,但事實剛剛相反,我找到的結果卻証明他們不只不會抑制,反之在許多情況下,他們會從世俗的方向、用科學的角度和極尊重人的理性去分析一切。更令人吃驚的是,中世紀黑暗時代在智力方面,並不如記載中那麼貧瘠。

這時代並沒完全停滯,社會也沒有被迷信充斥或被一般哲學家打壓;反之,常常舉辦甚開放的學術及智力辯論的大學,便是在中世紀盛期產生的。十二及十三世紀的天主教科學家,全都忠於基督信仰和科學,就是他們奠定了當時的科學革命,就是因為當時出版了兩本書而引發這場革命,其一是尼古拉·哥白尼的「天體運行論」,另一本便是安德雷亞斯·維薩里的「人體的構造」,其實是證明這場革命並不是創造力突然爆發,而是一場從中世紀盛期已開始的智力延續。同樣令人震撼的是中世紀的天主教神學家和哲學家如何努力不懈地綜合理性和信仰。故此,多年的深入研究使我尊敬甚至敬佩天主教會。我在開始時已說過,我來自世俗的阿拉伯家庭,我們會為了找尋真相,不會被任何先入為主的概念左右我的觀點,更不會理會普遍持有的信念。

我對中世紀天主教隱修士和隱修院的工作有最崇高的敬意,他們在推動智力發展不遺餘力,是天主教歷史上光輝的一頁。隱修院提供地方作為教學、學習之用,更設獎學金,可稱為「原大學」。在隱修院有授語法、邏輯、修辭,及後更加入數學、音樂和天文學。他們在西方思想搜集了許多及重要的資料,因為他們複製、抄錄和存儲了大量寶貴的文本(58)。儘管天主教會一直被指摘為摧毀古典或希臘羅馬文化,但事實是這些隱修院在悉心保存古典文化及教會教父的作品上應記一功,因這兩樣也是西方文明的核心。(未完待續…)

本文轉載自號角報

 

延伸閱讀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台南市玉井天主堂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屏東縣萬金天主堂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高雄市聖若瑟天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