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常會從一些傳道員口中聽到、由一些教會報刊看到,非常尖刻批評教友誦念傳統經文的話語就是:"死念經!念死經!"不少神父也有這種說法,久久思索之後,總覺得這樣的批評不太適宜不太恰當,值得所有運用者深思。

當然,這種批評的動機也許很好,為了糾正教友念經時間太長,或者有口無心、"言不由衷",或者不解其意,只是機械念誦等等,但絕不能將那些祖祖輩輩念了幾代人的美好經文稱作"死經",這些經文之所以能夠流傳久遠膾炙人口,就是因為其內容深刻,情感真摯,足以讓人動情動心悔悟反省,諸如:"吾主天主,因爾從無生我,安養保存,頃刻無間,又降生救我,受難贖我。況爾本性自有無窮美善,可愛無比,我為此愛爾在萬有之上,及為爾愛人如己……"這樣的經文,可說是對天主情真意切的頌詞。我們絕不能將教會先賢嘔心瀝血字斟句酌所創作的優美經文稱作"死經"!

正因為有人常提"死念經、念死經"這一句,致使一些本來就不喜歡祈禱的人也有了充足的推辭理由,因此也產生了相當大的"負作用"。堂區一位老人曾向我敘述他孫子的實況:整天迷戀網吧,每次催他念經時,他就會搬出那句"術語"來反駁:"現在教會早就不讓人‘死念經,念死經’了!"甚至還說,念那麼多經有什麼用?

筆者發現,受這種觀點影響,不少堂區取消了"早晚課",領聖體前後當念的幾段經文也省了,唱一首歌或是表演一個手語歌曲,就開始做彌撒。等彌撒結束後,再唱一首歌就行了,好像念經成了多餘的事!曾經還有一位傳道員這樣說:"有人領了聖體以後,還要念經,真讓人難以捉摸。"而我自己反覺得他的這種說法讓人難以接受。

教友們所說的念經,其實就是口禱而同天主說話,當真天主又真人的救主耶穌來到自己心中,又怎能不繼續和他說話,傾訴心聲,向他表示感謝、讚美、愛慕、願意以愛還愛、以心體心,繼續誦念與此相應的經文呢?

常常批評別人"死念經,念死經"的傳道員,他們的口號卻總是"祈禱祈禱,越多越好!"同時在教唱或領唱歌曲時也總是唱保祿宗徒的那句語錄歌:"應常歡樂,不斷祈禱,事事感謝!"(得前5:16-18)不知這"不斷祈禱"和"越多越好"與"死念經,念死經"的區別在哪裡?難道和自己所唱所念相同的才是"活的"?難道別人念他們常念的、熟悉的、"傳統的"經文就是"死念經,念死經"?

傳教主保小德蘭未離開過修院就是靠著祈禱而成為傳教主保的,算不算"死念經,念死經"?聖保祿宗徒曾說過:"栽種的不算什麼,澆灌的也不算什麼……而使之生長的卻是天主"(格前3:6-7),也許天主因著別人的祈禱而感動了更多的人心,使其歸返聖教,進入了上主的羊棧。那麼我們隨意批評別人對嗎?那些行走不便、不善言辭、文化程度不高的老年人、終年臥床不起的病人,如果不"死念經,念死經",又該做些什麼?非要他們外出傳福音、給別人宣講嗎?

不管自己的動機如何,請不要讓"死念經,念死經"的批評成為口頭禪!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延伸閱讀 

  • 【會士剪影】來台近四十載.加籍神父華思儉落根台灣
  • 【社會文摘】我們有時不如蜜蜂和樹葉
  • 【馬年賀歲】耶穌會的春節祝福──修士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