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若望與紀書年兩位神父於1958至1964年間,在尖石全鄉不單是建立教堂與分堂,同時也陸續尋覓適當地點,興建禮堂、活動中心、學生宿舍、修女院以及小醫院等房舍,擴大對泰雅族信徒的各項服務與生活協助。天主教堂的不斷建造顯示了這期間改宗信仰天主教人數增長的狀況。

1950年到1968年有10萬以上的台灣原住民皈依天主教,佔當時全台灣原住民人口的三分之一,其中四分之一以上曾在長老教會受過洗,後改入天主教。新竹縣尖石鄉在耶穌會開始入山進行傳教工作的最初幾年,有不少新教友是從當地的長老教會脫離出來,改信天主教。從基督教改奉天主教的原因,除了美援救濟品藉由天主教發放之外,外籍傳教士對當地的生活、教育、婦幼照護工作的積極推動也是原因之一。

這個時期在原住民地區服務的外籍傳教士,他/她們犧牲奉獻的精神,確實感動了不少部落的居民。尤其當時前往山區的道路崎嶇難行,交通與生活物品都相當匱乏,但這些外籍傳教士並不畏懼住在這些飲食、住宿極為簡陋的偏遠部落。此外,他/她們隻身一人遠離故鄉來到這些偏遠地區,沒有家庭生活並貢獻一生的心力服務大家,感動了不少原住民朋友。

1958年至1963年尖石地區的神父不斷為各個部落的青少年、成年人領洗,每年至少有50人到80人之間。同時每年也有將近100到120位嬰兒與小孩受洗。這些人大都是祖父母、父母、小孩在同一天或數月之間皈依領洗的家族式皈依模式。1963年底尖石鄉傳教區的教友已超過2000人,占全鄉人口約五分之二的比例,這個比例維持至今,沒有很大改變。

雖然耶穌會於新竹地區的福傳工作從一開始就決定不接受任何永久性的法定工作,但教務工作的推動從來沒有鬆懈過。

1950、60年代於這個區域的傳教士來自中國各個教區的耶穌會士,多半有著中國長時間的福傳工作經驗,這些傳教士來到台灣,心中對「中國」有相當的情感,也懷想著有朝一日回到中國的原來教區工作。1953年3月2日郭若石總主教與殷保羅神父所簽訂的協定可見一般。這一協定兩邊都為期15年,並且可以更新。15年之內如果這一協定因為重大原因必須放棄,耶穌會應於6個月之前通知台北總主教。而所謂的重大原因,例如「有能回到中國」這一重大變化的出現。

座落在新竹縣尖石鄉嘉樂村三鄰138號現址的尖石露德聖母天主堂,從落成、毀壞到重建,承載著跨文化互動中西方傳教士對中國的記憶與情懷。尖石露德聖母堂於1961年10月15日落成,當時杜寶晉主教參加了啟用典禮。這座用水泥建造的大教堂有九公尺寬,十五公尺長,如此大的空間能夠作一般主日用,遇到大節日時則可以開啟大門,使教堂變成二十五公尺長的更大空間,而門後的大活動間,可用作托兒所。露德聖母堂位於尖石部落的中心,所有通往後山的人,路過此處都可以看到眼前很大的十字架。

自落成日開始,露德聖母堂即成為尖石地區的傳教中心,本堂紀書年神父坐鎮在這座象徵教務蓬勃發展的「基地」,持續推動各項建設與服務事功。1963年6月19日紀神父的一封書信提到:「我(要)趕快結束初中男生宿舍與傳道員辦公室,明年我打算建林文玲‧跨文化接觸立將來到尖石服務的肋傷修女會所需要的房舍。我已經買好了土地並已畫好了房屋設計圖。本工程會有三部分:首先托兒所、婦女裁縫教室與女生宿舍;後來是診所與小醫院;最後是修女院。」 紀神父的教務規劃並沒有順利進行,1972年8月16日Betty颱風來襲,露德聖母堂與肋傷會會院都被大水沖毀,造成重大傷害。

本文摘錄自林文玲所撰 跨文化接觸:天主教耶穌會士的新竹經驗 一文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會士剪影】因他被造,驚奇神奧──嘉理陵神父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新竹市天主聖神堂
  • 【父親節專題】爸爸親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