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神父想要重建這座教堂,但因土地、教務以及資源的種種問題,遲遲未能展開。數年之後終於排除萬難,即將進行重建,於是紀書年神父就跟陳木匠說:「我死以前我一定要看見有中國樣子的屋頂的…我說神父你欸,我,這個房子蓋好了我要退休,六十歲,差兩個月還是三個月,我說你怎麼算我不管啦!我要退休,後來他說你要退休可以,你按照這個要做給我乾乾淨淨,前面天主堂,以後後面留一個地方,以後蓋修女院的那個醫院,他有這個計畫,所以我蓋前面天主堂,後來他要一個中國樣子的那個…那個叫什麼中國瓦的呀!好像這個瓦,這個瓦這樣子,要中國樣子的,他的心願,後來我就給他蓋一個這樣的,蓋好了,後來他就准我退休了。」

陳木匠順應這位最早進入尖石傳教神父的心願,找來中國瓦試著將中國的樣子做出來。陳木匠回憶當時的建造難度:「很難做耶,又小,後來又要這樣翹起來,四根翹起來,後來我用那個板模做好了,跟著那個師父跑了一百多公尺那個這邊大橋」,從橋的這邊望向部落,看看教堂的屋瓦四角有沒有對稱、平不平衡,最末還需為這個飽含中國風味(卻絲毫沒有當地泰雅族文化色彩)的鐘樓裝上燈泡,讓象徵天主信仰的塔樓整個亮起來,指引方向、護衛大家。

紀書年神父是來自法國的耶穌會士,也是第一位在芎林地區開教的外籍神父。他來到台灣之前曾經在中國河北省的鄉下服務近20年的時間。1949年國共戰爭為了躲避戰亂,紀神父與其它中外傳教會士隨著國民黨政府遷移至台灣,繼續福音傳播的任務。紀書年神父在尖石傳教期間創辦學生宿舍,為募款籌建簡易自來水系統而四處奔走,努力改善尖石鄉的生活狀況,貢獻良多。1984年尖石露德聖母新堂落成,1991年2月紀神父去世。


紀書年神父的喪禮彌撒於竹東鎮的無玷聖母堂舉行。當時教堂的布置接合了本地化殯葬儀式,有鮮花、素果、酒以及香等物件。這樣的安排傳承了耶穌會的宣教特徵:對於「敬孔」、「祖先崇拜」等中國傳統文化不加以排斥。而于斌樞機主教在1971年的舊曆新年公開舉行的「祭天祭祖的彌撒」,透露了天主教於生命儀禮上所採取的兼顧在地固有的文化精神及倫理,融合本地文化傳統及習俗的做法,也在這位長年於中國與台灣新竹縣奉獻自己生命的外籍神父的喪禮儀式中落實。

雖然多數天主教傳教士不贊成「巫術」,但是盡量設法讓基督信仰包容傳統祭儀中好的因素,因此他們對於原住民祖靈的敬拜也採取包容的態度,讓原住民在天主教禮儀中舉行一些傳統儀式,鼓勵他們保留傳統祭儀。天主教傳教士強調傳統信仰儀式與天主教儀式的連貫與互為補充。或許因為對宣教地點及其文化信仰較為寬容的態度,讓原住民與天主教有一種相當的聯繫關係。從紀書年神父的喪禮中穿著傳統服裝的原住民為神父抬棺、送葬,看到這位懷想著回去度過大半輩子的中國,在台灣這塊土地安息。當地原住民教友的一路相送,述說著信仰傳播的跨文化接觸之下的具體生命故事與真實的人際互動。

本文摘錄自林文玲所撰 跨文化接觸:天主教耶穌會士的新竹經驗 一文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會士剪影】因他被造,驚奇神奧──嘉理陵神父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新竹市天主聖神堂
  • 【父親節專題】爸爸親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