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此,我們是否已解決所有問題呢?非也,至少還有個更根本的問題。何以聖經的譯本取自一種語言(希臘文或希伯來語),但禮儀引用聖經時卻譯自另一種語言 呢?這所謂的『差別待遇』,從梵二對研究聖經及在禮儀中使用聖經的不同指示看來,就不太令人意外。一方面,在容許禮儀以本地語言舉行時,《禮儀憲章》寫 道:「由拉丁文譯成本地語言,在禮儀中使用……」(36段,第4點)。換言之,梵二認為,禮儀中的一切,若非全以拉丁語舉行,就要從拉丁語直接譯成本地語 言使用。但另一方面,在鼓勵聖經譯成各地語言時,啟示憲章卻說:「教會以慈母的心腸,設法促使適當而且正確的各種語言之譯本出版,尤其按聖經原文翻譯更 好」(22段)。換言之,梵二同時希望教友可閱讀直接從原文翻譯成自己母語的聖經。

那麼,我們該如何面對這問題呢?一方面,教友在不同的情況下會讀到譯自不同語言的聖經翻譯,由於這樣的兩個翻譯定必常有差異,而這確實會造成不便。但另一 方面,翻譯本質上就無法完全把由一種語言寫成的文字變成另一種語言,而且在過程中,譯者定必無可避免地要做出大大小小一系列的詮釋決定,以致「有一切翻譯 皆詮釋」(all translation is interpretation),甚或在意大利語中有「翻譯就是反逆」(Traduttore, traditore=to translate is to betray)的說法。即使由同一語言譯成另一語言,由不同的人去翻譯的譯本大概也不盡相同。因此,我大膽認為,只要在我們閱讀譯文時,緊緊記著我們在讀 的不過是譯文,因而不要妄自就譯文中難解之處作出判斷。遇有難題,懂得翻查原文或請教懂得原文的人便可。當然,在絕大部分(無爭議)的經文中,各譯本已盡 力為讀者把原文本意譯過來。因此,在一般情況下,無需對譯本採取過份懷疑的態度。

【註】雖然本文例子顯示《思高本》並不完全按希伯來文本翻譯,但筆者仍需指出,以當時的歷史背景而言──即梵二之前,雷永明神父及其同仁決定在翻譯 《舊約》的過程中以原文希伯來文本為底本,並參考希臘文本及其他近東古文譯本,而《拉丁通行本》只是參考之一。這決定在當時已屬破舊立新之舉。思高本的翻 譯原則,詳見《天主教思高聖經光碟版》中《中文聖經譯本史》中的《思高譯本》。(全文完)

本文轉載自號角報 梁展熙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神學展望】天主(不)「甘飴」嗎?──淺談聖經翻譯與禮儀翻譯(上)
  • 【活動報導】羅東聖母醫院陳永興院長 榮獲醫療奉獻獎
  • 【好書推荐】教宗方濟各、教宗本篤十六世希望你知的十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