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奉獻生活者,是上主花園中最漂亮的花朵,美麗而芬芳。司鐸,被稱為"基督第二",甘願奉獻自己,自願選擇了獨身生活,只是為了全身心地服務教會。

但是,神父榮耀的身份背後,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辛勤付出,甚至為了信仰獻出生命。

大概有不少人知道聖若望•臬波謨神父,他是14世紀一位波希米亞皇后的聽告解神父,當時國王多疑,懷疑皇后有不軌行為,便強迫神父把皇后所告之罪說出。神父堅拒了,於是國王將神父拘禁獄中,威逼利誘,用盡各種方法,但均失敗。最後喪心病狂的國王把神父裝入一個大皮囊內,拴上一塊大石,投入河中。國王以為如此殺人滅跡,誰也不知道。誰知,當晚皮囊浮起來,神父遺體四周滿被光彩,伴著天使們的歌聲。因此民眾得以用最光榮的儀式,把神父的遺體埋葬。1729年臬波謨神父殉道四百周年紀念,教會將其列入聖品,人們發現他的屍骨中,舌頭仍鮮潤如生。神父為了告解聖事的神聖,竟然無懼死亡,讓人充滿敬意。

在中國藏地,僅有幾位年輕的藏族神父,為西藏、四川、雲南三地交界的萬餘名藏族教友服務,這片地廣人稀的高原地帶,交通不便。

十多年前,聽神父說過一件事,有一次神父接到一封邀請函,外地一位修士聖神父,請他前往參禮,一看晉鐸日期,早過了半個多月,信件走了足足兩個多月。好在今日的藏區,手機和網路慢慢也普及了,與外界的聯繫方便順暢了。近幾年,到藏區旅遊朝聖的教友越來越多,他們一致的感受是當地神父的牧靈太不易了。當地山高路險,溝深水急,教友居住又很分散。據藏族的丁耀華神父分享,常常是一個堂點到另一個堂點送彌撒,有時走一天都到不了,必須在半路歇腳,很多時野地露宿。即便能看到河對面的村寨,繞道過去幾乎就得一天時間。神父說,好幾次趕急出終傅,差點兒墜落山澗,全賴天主助佑才倖免於難。但為了教友的靈魂需要,幾位元神父無怨無悔默默無聞地奔波在這片土地上。

二十多年前,一位剛晉鐸的神父被分配到塞外一個有上千教友的堂區,這地方風大土薄,十年九旱,農民收入微薄。一年只有可憐的幾百元彌撒獻儀,連堂裡的煤水電都不夠。每年入冬之前神父都會到較富裕的堂區找神父討些錢,買教堂用的過冬煤,順便也不忘為貧困教友討些哀矜買些米麵。神父每天5點起床做早彌撒,農閒時給教友講道理,假期給孩子們辦班開聖體、堅振。為了自養,神父開始到草灘上掰蘑菇、挖藥材,後來又養羊、養牛,不用教友一分錢,硬是蓋起了一座新教堂。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堂區的男人們都到城裡打工了,孩子們也到城裡念小學、中學甚至大學,村裡只剩些孤寡老人,很多人勸神父離開,但神父說,即使還有一個教友他都不會放棄!

神父們為了照顧教友,真的做了太多太多的奉獻和犧牲,那麼看看我們教友怎麼對待神父的吧。

某城市堂口,進行過一次百人的抽樣調查。

“對神父的認識"一項,答案讓許多人感到驚訝,知道本堂神父名字的教友只有可憐的6人,知道神父姓的也只有35人,即是說有一半多的教友對神父不瞭解。"接觸神父的方式"一項,除了聖事需求外,很少有其他的選項。"對神父有過哪些實質性的幫助"一項,答案五花八門,其中求過彌撒的有27人(彌撒獻儀姑且算作一種幫助),給過神父錢、買過衣物的5人,請神父吃過飯的僅有1人。

僅以上幾個調查,就足以說明教友們對神職人員關心照顧的多麼不夠。

神父是我們靈魂的父親,他們一心一意無私地為我們教友服務,那麼我們不妨以愛還愛,以心體心,試著獻給神父一個微笑,送上一句真誠的問候,給予不拘金錢、物品等一個實實在在的支援吧。

願主降福度奉獻生活者。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會士剪影】因他被造,驚奇神奧──嘉理陵神父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新竹市天主聖神堂
  • 【父親節專題】爸爸親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