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我想起了父親,告訴了剛才所發生的事情。父親說:"你實在要走,你就走吧,你媽說的是氣話,沒事,等我回來了再勸勸她。"父親的話一下子就讓我平靜了很多,雖然痛苦,但我明白了,這就是愛啊!我向天主祈求勇氣和力量來讓我面對這件事,而沒有求天主拿去我的痛苦。我慢慢走回屋裡,直挺挺地跪下,哭著對母親說:"我是你們生的,怎麼可能不愛你們,即使你們不要我,我也不能不管你們,你們不支持我,我走得會很痛苦很艱辛,但我相信,總有一天你們會明白的。"此時母親哭得更厲害了,讓我起來,我不起,母親便來拉我起身,遞給我一塊毛巾讓我擦拭眼淚,說:"你走吧!"我黯然無語地走出了家門,將近一年的時間生活在這份痛苦的陰影下。

我把從母親那裡受到的疼痛都交托給天上的母親,於是,我開始每天中午朝拜聖體和誦念玫瑰經,把自己的聖召交托給聖母無玷聖心,祈求聖母的眷顧。天主沒有讓我在痛苦中沉淪,他讓我沐浴在他慈悲的泉源裡,使我如同一滴水完全消融在他愛情的海洋中。

四、四面楚歌祈求指引

經過一段時間的成長,蠶寶寶結束了進食,開始吐出潔白的蠶絲將自己結成一個蠶繭,等待它的將是生命的黑夜與歷練。
進入佘山修院半年之後,我就開始失眠,最嚴重的是每天最多只能睡一個小時。從實習到去年,我在為主工作中漸漸疏離了深愛我的天主,缺少了祈禱,我就像那蠶繭中的蠶蛹一樣,周圍全是黑暗,令人絕望的黑暗。

妹夫得了類似白血病的疾病,為了治病連新買的房子也賣了,還欠了很多錢,母親因此不願我再回修院,跟我吵鬧,要跟我斷絕關係,這些傷害使我在痛苦中頹廢到了極點,失眠更嚴重了,聖召也亮起了紅燈。

面對這樣的危機,我懇求天主親自告訴我答案,我是堅持還是放棄?當我去唐墓橋教堂朝聖時,耶穌告訴我,他願意我繼續跟隨他,但是他不會拿去對我的考驗。在這之後有兩個我並不熟悉的人對我說的話讓我再次確定天主對我的召叫。

我實習工作時的總經理是一位香港的教友,有一天他對我的朋友宋姐說:"王俊修士在我這裡不會太長的,他很快就會返回修院,因為天主借著他要幫助許多的靈魂。"另一位是宋姐的朋友,她沒有信仰,但是她卻對我說:"王俊,你將來要救許多的靈魂。"天主的計畫是多麼奇妙啊!感謝天主賜我在這茫茫黑夜中看見了他為我點燃的那座燈塔,使我在聖召的路上繼續前行。雖然這些考驗讓我痛苦不堪,但是我非常感恩,正因為有了這些坎坷的經歷,讓我的靈性生命更加強壯,讓我的聖召之路更加精彩。我好像在攀登一座高山,每當我踏上一個新的臺階,就是一種勝利,往下看路上的風景就會領略到又是一種不同的美麗。每當我回頭去看走過的足跡時,我看到的是每一步都有耶穌的攙扶和聖母的呵護。

五、信賴交托憧憬未來

蠶蛹在這黑暗中,不停地在向外衝擊,因為它知道在這看似安全的牢籠裡,如果它不能打破生命的藩籬,等待它的將是生命的窒息。它深深渴望生命的蛻變,渴望破繭而出,享受新生命的自由。

我亦如蠶蛹一般,生命處於低谷,四面楚歌,無力自救。我不斷地蛻變,不停地撕咬著我周圍的蠶繭,雖然舉步維艱,但是我沒有失去內心那份來自天主的喜樂與平安。我在等待天主的力量,這力量是祈禱的翅膀,聖神利劍般的牙齒,聖體、聖言強化的雙手,聖母給我的有力的雙足,我相信我定會破繭而出。

我期待著生命最後的蛻變,期待破繭成蝶的時刻,就在不久的將來,相信我將會如同美麗的蝴蝶,自由喜樂地在上主的葡萄園裡翩翩起舞,舞出喜樂又幸福的生命樂章。

願主與王修士同行!(全文完)

作者:王俊修士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丁神父時間】九大快樂秘方(一)
  • 【我們的故事】拓墾天主之國
  • 【我們的故事】敬憶 善牧 良師 益友──齊敏哲神父